開啟兩岸桎枯的鑰匙: 一個民主的中國
 
石巍
 
2000-11-30
 
【人民報訊】臺海兩岸分裂已過半個世紀,兩岸的政治家和平民百姓都意識到不能再這樣拖下去了.已經有國際法專家說一個政權連續存在50年,它就有了在國際上被承認的法律基礎,也許是由於改革開放以來大陸的實力大增,也許是由於香港澳門問題的解決,使大陸領導人突然意識到"毛澤東辦不到的事我不一定辦不到."於是把個50年前留下的問題突然"提上了議事日程",叫臺灣立刻來人談,揚言不談就開打,接著是火炮演練,兩棲登陸演習,導彈滿天飛.軍方放出話來,五年內臺海必有一戰.在臺灣方面,兩岸關係成了大選的頭號議題,主張獨立的和主張歸順的都灰溜溜地落了馬.陳水扁一上臺馬上請江澤民先生朱容基先生到臺灣訪問.接著臺灣的頭面人物絡繹不絕地到大陸"觀光旅遊""祭祖忍宗".1949年4月以來,第一次由錢其琛,汪道涵這樣級別的人物接待了在任的國民黨副主席.人們覺得似乎統一就是眼前的事了.其實不然,目前既獨不了,也統不成.因為,無論是江澤民還是陳水扁都沒有拿到開啟兩岸桎枯的鑰匙.
  一,兩岸問題的由來

  大陸領導人從毛澤東到鄧小平,一直到第三代核心,都一再指責臺灣領導人製造兩個中國,"一中一臺".並稱這是中國遲遲不能統一的症結所在.可是他們忘了,製造兩個中國的不是別人,正是中共自己.

  本來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就像世界上只有一個美利堅合眾國,一個法蘭西共和國一樣地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唐宋元明清之後是1912年孫中山領導建立的中華民國.誰也沒聽說一個中國還成了問題.

  可是到了1949年情況發生了變化.4月21日毛澤東一聲令下,百萬雄師過長江.鐘山風雨起蒼黃,陳毅拔了南京總統府上的青天白日旗,毛澤東宣布推翻了國民黨的反動統治,迫不及待地於10月1日登上天安門城樓,兩字一頓三字一停地向全世界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

  其實此時國民黨的反動統治並沒有被推翻,中華人民共和國實際控制的領土也不過全國領土的一半多一點.陳毅拔下的那面旗,第二天就在廣州的總統府上飄揚了.雖然不久它又換到了臺北,但它卻一直在中華民國的總統府上飄揚著.臺北說它是中央,北京說它代表中國,這才形成了兩個中國並存的局面.

  當初如果毛澤東宜將剩勇追窮寇,把蔣介石趕到太平洋裡去,而不是趕到"幾個小島上",再成立什麼國,也許就沒有今天的問題了.可惜他登極心切,中華民國還沒被堅決,徹底,全部,乾淨消滅光,就另立了一個國.本以為解放軍所向披靡,生擒蔣賊已是指日可待.未料昨日之八路,今日之解放軍皆以翻身農民為主,未經正規訓練,更不習水戰.初戰金門小島,葉飛的七千人馬大部分當了烈士,餘下的全當了俘虜.這使一向心高氣盛的毛澤東著實吃驚不小,從此害上了恐海症,對近在咫尺的蔣家王朝再也不敢輕舉妄動了.直到他駕崩游泳池,雖然口裡還念念不忘解放臺灣,也只能望臺興嘆,從而使自己成了製造兩個中國的千古罪人.

  其實在此二十年前,他就在江西瑞金搞過一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自任主席.可見毛澤東分裂祖國的罪惡活動由來已久.

  1953年朝鮮停戰,志願軍回國,毛澤東倒是想趁熱打鐵,解放臺灣.1954年讓久居深宮的朱德出面發誓說不解放臺灣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奇恥大辱.可惜也是只說不練,鼓噪了一陣也就偃旗息鼓了.

  1962年大陸鬧饑荒,民不聊生,怨聲載道.蔣介石以為此乃天助我也,揚言要反攻大陸.實際上特務是派了幾個,那些反共救國先遣軍也都進了中共的監獄.蔣氏父子倆到死也沒能"三民主義統一中國".

  毛澤東死後,面對立體防禦的臺澎金馬,雖然美國的13航空隊和第七艦隊早已撤走,中共再也不敢妄言解放臺灣了.1979年葉劍英出面改口要臺灣回歸祖國,說保證不降低("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的")臺灣人民的生活水平.這分明是一廂情願,臺灣不買賬,至今臺灣也沒能回到祖國懷抱.

  中國改朝換代的事屢見不鮮,卻很少有另立一國的.孫中山是個例外.他推翻了滿清政府以後,把大清國改成了中華民國.在此後一段很長時間裡,雖然皇帝還在紫禁城裡享受著供奉,但沒人敢在天安門城樓上插青龍旗.所以並沒形成兩個中國.

  中共解放了全國大部領土以後,要建立自己的政府,也在情理之中.但它既然承認孫中山是先行者,就不應當另起爐灶.如果當初它組成中華民國的新一屆政府,而不是建立另一個國家,即使有兩個政府並存,爭論也只是誰有權代表這個國家的問題,而不會有兩個中國的問題.

  現在中共說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這是一個邏輯錯亂的說法.國與府是兩回事.政府下臺,更叠,並存,被打倒,而國仍為其國,這在現代國家生態中是極普通的現象.可中共的說法是: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共產黨政府.那結論自然是:非共政府=另一國.

  中共說的唯一合法政府,不知道它指的是什麼法.它可從來沒加說明.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前的中華民國憲法和法律裡恐怕很難找到一條一款作它合法的依據.中共信奉的是槍桿子裡面出政權,以武裝斗爭推翻一個合法的政府,再建立自己的政府.今天在中國大陸,如果有人敢說幾句中共不願聽的話,動輒以顛復國家之罪名投入大牢,甚至處死.靠暴力推翻一個政府建立自己的政府,怎麼可以大言不慚地自詡為"合法"且"唯一"呢!

  當然中華人民共 和國的每一個細節都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可是這也可以說成是合法的話,世界上還有什麼不合法的事嗎?自己圈定幾個人來開個會,讓他們舉手通過一個什麼"綱領",什麼"組織法",再舉手選舉自己為"主席",就說自己合法了.合什麼法,"共同綱領","中央人民政府組織法"!中共的幾代核心都不管這個說法多麼地荒唐可笑,儘管一路說下去.

  中共的另一個說法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得到了世界上一百多個國家的承認,在聯合國享有合法席位,所以是合法政府,臺灣的政府不合法.可是它又忘了,它這個"國家"成立後的20多年間,得到世界上一百多個國家承認,並在聯合國享有合法席位的正是中華民國,而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那時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除了社會主義陣營的兄弟國家以外,就寥寥無幾了.它拼命"擴大國際生存空間",一遍又一遍地唆使個別聯合國成員國提出所謂中國代表權問題,千方百計擠進這個只有主權國家才能參加的政府間國際組織,它豈不是早就在國際上製造兩個中國了嗎?

  這段歷史就是昨天發生的事.中共才是製造兩個中國的始作俑者.這一點中共和臺灣都清楚,但又都噤若寒蟬.不過中共是裝糊塗,臺灣是有苦難言."你還沒把我消滅乾淨就著急建國,能不形成兩個中國嗎?"這話是很難說.所以臺灣諸公,寧願含冤也不辯污.

  可是不弄清這點就不可能找到解決問題的症結.

  二,兩岸問題症結

  由於歷史真相被長期掩蓋,兩岸關係出現一個怪現象.靠作亂坐大的中共處處理直氣壯,頤指氣使,而孫中山傳承的繼任者卻處處忍氣吞聲,曲意逢迎,以致許多西方媒體提到臺灣的時候,總要在後面加一個註解說是"中國的一個叛亂的省份".

  中共說只有一個中國,從李登輝到陳水扁對此卻總是吞吞吐吐.大陸的幾個御用"學者"就用酸溜溜的口吻逼問說,"怎麼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就這麼難?"對此李陳二人都三緘其口,誰也不答.

  這也難怪.中共在"一個中國"後面加了一個尾巴,"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唯一合法的政府.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承認了一個中國就等於承認了這個尾巴.承認是中國人就等於承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子民.這叫堂堂的中華民國的一個大總統怎麼說得出口?要是承認了這"一個中國"他這個總統不是要接受江澤民或李鵬的委任狀嗎?這豈不是要叫他當兒總統嗎?臺灣的選民會讓這樣的總統幹下去嗎?

  中共把它定義的"一個中國"說成是原則,先承認了才能談.這等於是談判沒開始就取得了結果.毛澤東五百萬解放大軍沒能消滅的中華民國,不費一槍一彈就把它從地圖上抹掉,這是多麼如意的小算盤!可惜它沒有任何的現實性.一個冷冰冰的事實是,臺灣幾乎沒人願意投身到中共的極權統治之下.臺灣大選三大派沒一個敢說它承認這個"原則".於是統一成了解不開的結.

  中共的方案是一國兩制,不僅保障臺灣人民生活方式不變,那位設計師還放出話來,"不是副總理的問題,我看可以到北京來當國家副主席嘛.%%$看上去夠開明的了,可是明眼人一看便知,這玩的不過是一個招安勸降的小把戲而已.只要一簽字,你就變成了地方政府,好,先把外交國防大權交出來吧.28個駐外使館換上五星紅旗,明斯克號巡洋艦開進高雄港,中正路上駐紮著南京路上好八連,臺北最耀眼的大樓掛上中央特派員的牌子,所謂兩制會是什麼,臺灣人民是不缺乏想象力的.

  香港人已經初步領教了.不過臺灣問題解決之前,香港還要發揮示範作用,中共還會極力做好這個秀.待統一祖國大業完成以後,全世界才能看到什麼是真正的一國兩制.

  不要以為人民解放軍會包Я⒎ㄔ?也不要以為中央會派一個政治局委員來當臺灣特首.共產黨沒有這麼愚不可及.

  會有知名學者社會名流大學教授寫文章說全民普選是假民主,會有歷史學家出版專著證明沒有共產黨就沒有中國.深孚眾望的法學家說臺灣的終審法院的判決應當服從全國人大的解釋.

  普選不會被取消.但選舉程序會有些變動.候選人的產生辦法裡出現了"協商"這個新詞,立法院裡有了"功能組別","當然代表".整個選舉過程好象不再那麼簡單,一人一票,同意誰就選誰.但新辦法似乎也有它的道理,普通百姓根本沒時間去仔細琢磨其中的奧秘.

  當初日本人到了臺灣,人生地不熟,都能找到一批中國人鞍前馬後地為皇軍效勞.共產黨只要假以時日就不難找到聽話的草根院長,草根委員.

  有些公司會很容易地得到大陸的巨額訂單,它的老板還可能會意外地收到全國政協常委的委任狀.而另一些公司卻不能繼續在大陸撈好處.工商局物價局稅務局公安局環保局防疫站甚至街道居委會一撥一撥地光顧他的公司.雖然兩者都是個別現象,但所有的企業家心裡都明白了他們應該說什麼不應該說什麼,應該做什麼和不應該做什麼.

  沒有報紙被查封.但有的報紙自行宣布停刊.有的報刊發現突然大陸沒人來登廣告,它的記者被拒絕採訪某些重要會議,其理由僅僅是受名額限制.某位記者的令媛,臺大的高材生,報考北京國際關係學院拔得頭籌,卻莫名其妙地沒被錄取.越來越多的新聞從業人員開始自律.與此同時,臺灣文匯報卻鋪天蓋地.它登的東西與別的報紙說的總是不一樣,久而久之老百姓也不知道誰說的對.

  不會重新實行黨禁.但有的政黨會發現它們處處碰壁,寸 步難行.有的政黨會大行其道.勞動黨工人黨甚至就是共產黨在各地設立了市委縣委鎮委鄉黨總支村黨支部.他們不厭其煩地宣傳他們是"三個代表".

  好登秘聞的一家小報說某軍某師某團發現了地下的共黨組織,好幾個團發現了他們的黨代表.其它報紙紛紛跟進,這裏說地檢暑發現了黨小組,那裏說警暑發現了黨委.某縣居然發現了政法委.

  並不禁止遊行示威,但法律規定,不得把臺灣變成反共基地.紀念六四的燭光晚會的申請仍會被批准,但地點有可能被指定在日月潭.而慶祝七一黨的生日的遊行隊伍卻可以大搖大擺地通過臺北鬧市區.那時不愁沒人參加.君不見還沒等到統一,不是就有打著五星紅旗的車隊在臺北街頭招搖過市嗎?

  事態合乎邏輯的發展自然是,許多立法委員慷慨陳詞,要求廢區建省,真正回到祖國懷抱.一些有影響的社會知名人士發表言論表示支持.遊行示威,簽名陳情,報紙社論,一波又一波.中央再三再四說不行,一國兩制不能改,可是臺灣人民就是不依不饒.

  最後中央不得不依照人民的意願,提交全國人大討論,宣布撤銷臺灣特別行政區,恢復臺灣省,同時宣布調福建省長任臺灣省長,任命上海省委書記任臺灣省委書記.他們到任後的第一件事是成立領導全省鎮壓反革命的五人領導小組."時候一到,一切都報",呂秀蓮第二次啷當入獄.早就告訴過你,"走著瞧".

  至此,"誰也不吃掉誰"總算有了最後的註釋.

  這些話聽起來有點不著邊際.可要是看看五十年前的所謂綏遠方式,北京方式,湖南方式,雲南方式,新疆方式,西藏方式,再看看董其五,程潛,傅作義,龍雲,達賴喇嘛這些人的下場,就知道這絕不是癡人說夢.如果再想想1957年"大鳴大放"中毛澤東說"不抓辮子,不打棍子----"這"五不"時是多麼的誠懇,1959年在廬山"神仙會"上毛澤東叫彭德懷他們"缺點談透"時是多麼的謙虛,1972年鄧小平呈表對毛澤東說"永不翻案"時是多麼的忠貞,1989年李鵬對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說"絕不搞秋後算帳"時是多麼的信誓旦旦,1997年江澤民對香港同胞說要給他們"高度自治,港人治港"時是多麼的煞有介事,你要是對他們這些美麗動聽,誠懇之極的話所實行的最後結果略有所知的話,就知道共產黨開出的支票能兌出幾分錢了.

  由於上述種種原因,臺灣領導人不能直截了當地承認"一個中國".但,不是一個中國談何統一!於是想出"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各自表述一個中國""中華民國在臺灣""主權獨立的國家"等等各種說法,不一而足,以圖既承認一個中國又不會掉進中共的圈套.

  統一是為了一個中國,可悲的是"一個中國"反成了阻礙統一的症結.

  其實大可不必.再簡單不過的事實是,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臺灣和大陸都是中國的一部分.

  這是兩岸都可以接受,不想接受也沒法拒絕的說法.只要中共不在後面加任何尾巴,兩岸和談就不應當有任何不可逾越的障礙.

  可喜的是不久前錢其琛先生公開採納了這一定義.不知道這是他個人一時即興的一種說法,還是中共高層深思熟慮的共識.近期以來,大陸領導人的說法比較混亂臺灣所謂跨黨派小組提出所謂按臺灣的憲法規範"一中",那不過是兩國論的翻版.臺灣的憲法說只有一個中國,即中華民國,大陸說只有一個中國,即中華人民共和國,豈不還是兩個中國嗎?陳水扁值此時刻應力排眾議,公開敦請大陸領導人鄭重澄清"一中"的含義是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臺灣和大陸都是中國的一部分.如果證實中共確實放棄了它一貫的說法,雙方都不再說這一個中國是中華民國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陳水扁就沒有理由不立即宣布承認一個中國,除非他確如中共所言,是假統真獨.

  三,兩岸關係的未來

  縱觀中國歷史,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未曾有過永久的分,也未曾有過永久的合.七雄鼎立,齊楚燕韓趙魏秦都稱國,三國紛爭,曹劉孫各為主.黃河"兩岸"有過南北朝,長江"兩岸"各稱過帝,但結局還是統一.民國初始,某省某地發個通電就宣布獨立,老百姓見怪不怪,中國也沒分裂.

  臺海的兩岸不存在巴爾幹型的民族衝突,不存在類似印巴之間的宗教對立,也沒有魁北克與加拿大之間的語言差別.中華民族的大統一有著歷史的合理性.

  兩岸統一的障礙是社會制度,即民主統一極權,還是極權統一民主,二者水火不相容.為此有人說可以聯邦,有人說應該邦聯.

  名稱並不重要.蘇聯名為"聯盟",16個(後來是15個)加盟共和國,各有蘇維埃和部長會議,有的在聯合國還有席位.但他們除了聽命於斯大林勃列日涅夫這些現代沙皇還能做些什麼呢?日本稱國,它的沖繩縣知事可以對首相的決定抗命不遵,七品芝麻官可以和當朝宰相對簿公堂.由是觀之,關鍵在"制",不在名.

  不過要是聯邦或邦聯意味著大陸和臺灣將要變成印度和巴基斯坦甚至緬甸和南非的關係,所謂"統一"僅限於一年開一次首腦會議,恐怕不僅中共不會同意,兩岸的老百姓也不會投贊成票.那不過是把分立加上了一層統一的釉彩而已.英聯邦從來就沒說自己是個統一的國家.

  政治制度不具備民族宗教語言差別那樣的恒定性.蘇聯和東歐的社會主義可以頃刻瓦解,那裏的宗教民族差別卻可以延續數百年甚至上千年.

  提出以邦聯或聯邦解決兩岸前途的政治家或學者,如果不是懷有偏安的心態,就 是對統一的前景過於悲觀.

  極權制度是人類的恥辱.民主政治是世界的潮流.中國的民主化是歷史的必然.一個民主的中國是開啟兩岸關係桎枯,實現民族大統一的金鑰匙.爭取中國的統一必須和爭取中國的民主結合為一體.民主是統一的基礎,統一是民主化的推動力.

  臺灣的民主化將加快大陸民主化的進程.臺灣的民主化才真正把統一提上了議事日程.

  統一中國的主導力量是臺灣,而不是中共.談到統一,臺灣的政治家不應當象小媳婦那樣忸忸怩怩,應當理直氣壯,大聲疾呼.佃農的兒子當上臺灣的總統,抱負不小,焉知就不能當上統一的民主大中國的總統?

  趙紫陽在1986年學潮時說,中國不能實行直選,因為中國的農民太多,還有大量文盲.李鵬在1989年民運中說,西方的民主不適合中國國情.江澤民1999年對政協說,我們永遠不搞議會民主,三權分立那一套.臺灣民主化的成功,使他們的歪理邪說不攻自破.他們在國人面前丟盡了面子.

  臺灣對中國的民主化不僅是個示範.它將引爆蘊藏在13億人民中的巨大政治潛能.在和大陸的政治角力中,臺灣似乎太小了,但由於它代表著人性的趨向,歷史的潮流,它將發揮四兩撥千斤的作用.看不到這點是政治上的近視症.

  在確認"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臺灣和大陸都是中國的一部分"是中共的正式官方定義後,陳水扁先生應當立刻宣布承認一個中國的原則,並呼籲立即開始兩岸的實質性政治談判.

  這一談判不可能很快取得成果,但是談判一開,戰爭將被制止.對維護海峽和平來說,兩岸統一的政治談判將比一紙結束敵對狀態的協議更有效.

  談判將成為中國最大的民主論壇.談判的過程就是推進中國民主化的過程.

  大體會有四個階段.

  第一,預備階段.雙方要達成的共識主要是確定談判的原則:

  雙方宣布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臺灣和大陸都是中國的一部分;

  代表大陸的是北京政府代表團,代表臺灣的是臺北代表團,雙方有平等的地位和權利;

  任何一方提出的議題均無條件地列入談判議程(不是說什麼都可以談嗎);

  談判將輪流在北京和臺北舉行.會場內不懸掛任何一方的國旗,國徽,不演奏,播放和唱任何一方的國歌.任何一方也不得要求東道主在會場外的任何地方不懸掛自己的國旗,國徽,不演奏,播放和唱自己的國歌;

  談判的全過程必須公開進行(專家組的技術性談判除外),允許全世界任何新聞機構採訪,大陸的央視和臺灣的臺視必須全過程直播,不得剪輯.

  第二,談判階段.雙方要達成的共識是,在實行統一前要達成以下目標.

  雙方同意修改自己的憲法,取消某一黨派為國家法定領導力量,信奉何種思想和理論,實行何種主義,由何階級實行專政的規定;

  雙方同意在自己的轄區內實行最高領導人的全民直選;

  雙方的各政黨得在民意機構裡組成議會黨團,但不得在任何司法行政機構裡建立政黨組織,更不得建立淩駕於立法司法行政機構之上的"黨組";

  一切公職人員依法由選舉產生或按法定程序任命,聘任.國家取締任何黨管幹部的非法行為;

  雙方實行軍隊國家化.軍隊的任務是保衛國防和世界和平.軍隊不得介入國內政治.軍內禁止任何政黨活動;

  雙方實行司法獨立.政黨行政機構干預司法視為違憲;

  雙方允許民眾自由組建政黨和其它社團,不禁止任何公開的政黨活動.允許對方的的黨派在自己的轄區內設立和發展組織,進行活動;

  一切黨派民眾團體經費自理,其工作人員不得視為國家公職人員;

  雙方允許民眾社團政黨辦報紙廣播電視互聯網等各種新聞媒體,確保民眾言論自由;

  雙方允許對方報刊在自己轄區內發行,允許對方的廣播電視在自己的轄區內設立轉播機構.雙方不對任何國際媒體在自己轄區內的傳播加以限制或干擾;

  雙方同意釋放全部政治犯,並對歷來因受政治言論宗教信仰和社團活動而遭不公正待遇的人給予道歉和賠償;

  雙方同意廣泛實行不同層次的地方自治和民族自治,確保民族自決;

  雙方同意保障財產私有權,實行市場經濟.政府扶持私有經濟,不干預民間的經濟活動;

  雙方同意對方在國際上開展正常交往.在聯合國和其它國際組織中,以等額人數共同組成的中國代表團取代現有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團和中國臺北代表團.

  第三,實施階段

  雙方共同建立一個混合委員會,監督實施上述協議.此一委員會將是未來統一的政府的胚胎和雛型.它將逐步演化成未來統一的政府的籌組機構.

  第四,統一階段 待上述協議得到完全實行以後,

  制定新憲法;

  撤銷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建立統一的中華共和國;

  在聯合國監督下,舉行全國統一的普選,產生統一的國家機構和領導人;

  撤銷北京和臺北兩個首都,設南京為首都;

  重新制定和頒布國旗國徽和國歌;

  在一切公共建築,大型廣場,政務機構的會議廳和首長辦公室等重要場所,只懸掛孫中山的畫像和本屆最高領導人的畫像;

  採用國際上通用的公元紀元;

  以新的華元取代現有的人民幣和新臺幣.

  一個民主,統一,和平,富強的中華共和國將屹立在世界的東方. (博訊網)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