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两岸桎枯的钥匙: 一个民主的中国
 
石巍
 
2000-11-30
 
【人民报讯】台海两岸分裂已过半个世纪,两岸的政治家和平民百姓都意识到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已经有国际法专家说一个政权连续存在50年,它就有了在国际上被承认的法律基础,也许是由于改革开放以来大陆的实力大增,也许是由于香港澳门问题的解决,使大陆领导人突然意识到"毛泽东办不到的事我不一定办不到."于是把个50年前留下的问题突然"提上了议事日程",叫台湾立刻来人谈,扬言不谈就开打,接着是火炮演练,两栖登陆演习,导弹满天飞.军方放出话来,五年内台海必有一战.在台湾方面,两岸关系成了大选的头号议题,主张独立的和主张归顺的都灰溜溜地落了马.陈水扁一上台马上请江泽民先生朱容基先生到台湾访问.接着台湾的头面人物络绎不绝地到大陆"观光旅游""祭祖忍宗".1949年4月以来,第一次由钱其琛,汪道涵这样级别的人物接待了在任的国民党副主席.人们觉得似乎统一就是眼前的事了.其实不然,目前既独不了,也统不成.因为,无论是江泽民还是陈水扁都没有拿到开启两岸桎枯的钥匙.
  一,两岸问题的由来

  大陆领导人从毛泽东到邓小平,一直到第三代核心,都一再指责台湾领导人制造两个中国,"一中一台".并称这是中国迟迟不能统一的症结所在.可是他们忘了,制造两个中国的不是别人,正是中共自己.

  本来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就象世界上只有一个美利坚合众国,一个法兰西共和国一样地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唐宋元明清之后是1912年孙中山领导建立的中华民国.谁也没听说一个中国还成了问题.

  可是到了1949年情况发生了变化.4月21日毛泽东一声令下,百万雄师过长江.钟山风雨起苍黄,陈毅拔了南京总统府上的青天白日旗,毛泽东宣布推翻了国民党的反动统治,迫不及待地于10月1日登上天安门城楼,两字一顿三字一停地向全世界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

  其实此时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并没有被推翻,中华人民共和国实际控制的领土也不过全国领土的一半多一点.陈毅拔下的那面旗,第二天就在广州的总统府上飘扬了.虽然不久它又换到了台北,但它却一直在中华民国的总统府上飘扬着.台北说它是中央,北京说它代表中国,这才形成了两个中国并存的局面.

  当初如果毛泽东宜将剩勇追穷寇,把蒋介石赶到太平洋里去,而不是赶到"几个小岛上",再成立什麽国,也许就没有今天的问题了.可惜他登极心切,中华民国还没被坚决,彻底,全部,干净消灭光,就另立了一个国.本以为解放军所向披靡,生擒蒋贼已是指日可待.未料昨日之八路,今日之解放军皆以翻身农民为主,未经正规训练,更不习水战.初战金门小岛,叶飞的七千人马大部分当了烈士,余下的全当了俘虏.这使一向心高气盛的毛泽东着实吃惊不小,从此害上了恐海症,对近在咫尺的蒋家王朝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直到他驾崩游泳池,虽然口里还念念不忘解放台湾,也只能望台兴叹,从而使自己成了制造两个中国的千古罪人.

  其实在此二十年前,他就在江西瑞金搞过一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自任主席.可见毛泽东分裂祖国的罪恶活动由来已久.

  1953年朝鲜停战,志愿军回国,毛泽东倒是想趁热打铁,解放台湾.1954年让久居深宫的朱德出面发誓说不解放台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奇耻大辱.可惜也是只说不练,鼓噪了一阵也就偃旗息鼓了.

  1962年大陆闹饥荒,民不聊生,怨声载道.蒋介石以为此乃天助我也,扬言要反攻大陆.实际上特务是派了几个,那些反共救国先遣军也都进了中共的监狱.蒋氏父子俩到死也没能"三民主义统一中国".

  毛泽东死后,面对立体防御的台澎金马,虽然美国的13航空队和第七舰队早已撤走,中共再也不敢妄言解放台湾了.1979年叶剑英出面改口要台湾回归祖国,说保证不降低("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台湾人民的生活水平.这分明是一厢情愿,台湾不买账,至今台湾也没能回到祖国怀抱.

  中国改朝换代的事屡见不鲜,却很少有另立一国的.孙中山是个例外.他推翻了满清政府以后,把大清国改成了中华民国.在此后一段很长时间里,虽然皇帝还在紫禁城里享受着供奉,但没人敢在天安门城楼上插青龙旗.所以并没形成两个中国.

  中共解放了全国大部领土以后,要建立自己的政府,也在情理之中.但它既然承认孙中山是先行者,就不应当另起炉灶.如果当初它组成中华民国的新一届政府,而不是建立另一个国家,即使有两个政府并存,争论也只是谁有权代表这个国家的问题,而不会有两个中国的问题.

  现在中共说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这是一个逻辑错乱的说法.国与府是两回事.政府下台,更迭,并存,被打倒,而国仍为其国,这在现代国家生态中是极普通的现象.可中共的说法是:国=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共产党政府.那结论自然是:非共政府=另一国.

  中共说的唯一合法政府,不知道它指的是什麽法.它可从来没加说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的中华民国宪法和法律里恐怕很难找到一条一款作它合法的依据.中共信奉的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以武装斗争推翻一个合法的政府,再建立自己的政府.今天在中国大陆,如果有人敢说几句中共不愿听的话,动辄以颠复国家之罪名投入大牢,甚至处死.靠暴力推翻一个政府建立自己的政府,怎麽可以大言不惭地自诩为"合法"且"唯一"呢!

  当然中华人民共 和国的每一个细节都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可是这也可以说成是合法的话,世界上还有什麽不合法的事吗?自己圈定几个人来开个会,让他们举手通过一个什麽"纲领",什麽"组织法",再举手选举自己为"主席",就说自己合法了.合什麽法,"共同纲领","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中共的几代核心都不管这个说法多么地荒唐可笑,尽管一路说下去.

  中共的另一个说法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得到了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的承认,在联合国享有合法席位,所以是合法政府,台湾的政府不合法.可是它又忘了,它这个"国家"成立后的20多年间,得到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承认,并在联合国享有合法席位的正是中华民国,而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那时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除了社会主义阵营的兄弟国家以外,就寥寥无几了.它拼命"扩大国际生存空间",一遍又一遍地唆使个别联合国成员国提出所谓中国代表权问题,千方百计挤进这个只有主权国家才能参加的政府间国际组织,它岂不是早就在国际上制造两个中国了吗?

  这段历史就是昨天发生的事.中共才是制造两个中国的始作俑者.这一点中共和台湾都清楚,但又都噤若寒蝉.不过中共是装糊涂,台湾是有苦难言."你还没把我消灭干净就着急建国,能不形成两个中国吗?"这话是很难说.所以台湾诸公,宁愿含冤也不辩污.

  可是不弄清这点就不可能找到解决问题的症结.

  二,两岸问题症结

  由于历史真相被长期掩盖,两岸关系出现一个怪现象.靠作乱坐大的中共处处理直气壮,颐指气使,而孙中山传承的继任者却处处忍气吞声,曲意逢迎,以致许多西方媒体提到台湾的时候,总要在后面加一个注解说是"中国的一个叛乱的省份".

  中共说只有一个中国,从李登辉到陈水扁对此却总是吞吞吐吐.大陆的几个御用"学者"就用酸溜溜的口吻逼问说,"怎麽承认自己是中国人就这麽难?"对此李陈二人都三缄其口,谁也不答.

  这也难怪.中共在"一个中国"后面加了一个尾巴,"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唯一合法的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承认了一个中国就等于承认了这个尾巴.承认是中国人就等于承认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子民.这叫堂堂的中华民国的一个大总统怎麽说得出口?要是承认了这"一个中国"他这个总统不是要接受江泽民或李鹏的委任状吗?这岂不是要叫他当儿总统吗?台湾的选民会让这样的总统干下去吗?

  中共把它定义的"一个中国"说成是原则,先承认了才能谈.这等于是谈判没开始就取得了结果.毛泽东五百万解放大军没能消灭的中华民国,不费一枪一弹就把它从地图上抹掉,这是多么如意的小算盘!可惜它没有任何的现实性.一个冷冰冰的事实是,台湾几乎没人愿意投身到中共的极权统治之下.台湾大选三大派没一个敢说它承认这个"原则".于是统一成了解不开的结.

  中共的方案是一国两制,不仅保障台湾人民生活方式不变,那位设计师还放出话来,"不是副总理的问题,我看可以到北京来当国家副主席嘛.%%$看上去够开明的了,可是明眼人一看便知,这玩的不过是一个招安劝降的小把戏而已.只要一签字,你就变成了地方政府,好,先把外交国防大权交出来吧.28个驻外使馆换上五星红旗,明斯克号巡洋舰开进高雄港,中正路上驻扎着南京路上好八连,台北最耀眼的大楼挂上中央特派员的牌子,所谓两制会是什麽,台湾人民是不缺乏想象力的.

  香港人已经初步领教了.不过台湾问题解决之前,香港还要发挥示范作用,中共还会极力做好这个秀.待统一祖国大业完成以后,全世界才能看到什麽是真正的一国两制.

  不要以为人民解放军会包Я⒎ㄔ?也不要以为中央会派一个政治局委员来当台湾特首.共产党没有这麽愚不可及.

  会有知名学者社会名流大学教授写文章说全民普选是假民主,会有历史学家出版专著证明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深孚众望的法学家说台湾的终审法院的判决应当服从全国人大的解释.

  普选不会被取消.但选举程序会有些变动.候选人的产生办法里出现了"协商"这个新词,立法院里有了"功能组别","当然代表".整个选举过程好象不再那麽简单,一人一票,同意谁就选谁.但新办法似乎也有它的道理,普通百姓根本没时间去仔细琢磨其中的奥秘.

  当初日本人到了台湾,人生地不熟,都能找到一批中国人鞍前马后地为皇军效劳.共产党只要假以时日就不难找到听话的草根院长,草根委员.

  有些公司会很容易地得到大陆的巨额订单,它的老板还可能会意外地收到全国政协常委的委任状.而另一些公司却不能继续在大陆捞好处.工商局物价局税务局公安局环保局防疫站甚至街道居委会一拨一拨地光顾他的公司.虽然两者都是个别现象,但所有的企业家心里都明白了他们应该说什麽不应该说什麽,应该做什麽和不应该做什麽.

  没有报纸被查封.但有的报纸自行宣布停刊.有的报刊发现突然大陆没人来登广告,它的记者被拒绝采访某些重要会议,其理由仅仅是受名额限制.某位记者的令媛,台大的高材生,报考北京国际关系学院拔得头筹,却莫名其妙地没被录取.越来越多的新闻从业人员开始自律.与此同时,台湾文汇报却铺天盖地.它登的东西与别的报纸说的总是不一样,久而久之老百姓也不知道谁说的对.

  不会重新实行党禁.但有的政党会发现它们处处碰壁,寸 步难行.有的政党会大行其道.劳动党工人党甚至就是共产党在各地设立了市委县委镇委乡党总支村党支部.他们不厌其烦地宣传他们是"三个代表".

  好登秘闻的一家小报说某军某师某团发现了地下的共党组织,好几个团发现了他们的党代表.其它报纸纷纷跟进,这里说地检暑发现了党小组,那里说警暑发现了党委.某县居然发现了政法委.

  并不禁止游行示威,但法律规定,不得把台湾变成反共基地.纪念六四的烛光晚会的申请仍会被批准,但地点有可能被指定在日月潭.而庆祝七一党的生日的游行队伍却可以大摇大摆地通过台北闹市区.那时不愁没人参加.君不见还没等到统一,不是就有打着五星红旗的车队在台北街头招摇过市吗?

  事态合乎逻辑的发展自然是,许多立法委员慷慨陈词,要求废区建省,真正回到祖国怀抱.一些有影响的社会知名人士发表言论表示支持.游行示威,签名陈情,报纸社论,一波又一波.中央再三再四说不行,一国两制不能改,可是台湾人民就是不依不饶.

  最后中央不得不依照人民的意愿,提交全国人大讨论,宣布撤销台湾特别行政区,恢复台湾省,同时宣布调福建省长任台湾省长,任命上海省委书记任台湾省委书记.他们到任后的第一件事是成立领导全省镇压反革命的五人领导小组."时候一到,一切都报",吕秀莲第二次啷当入狱.早就告诉过你,"走着瞧".

  至此,"谁也不吃掉谁"总算有了最后的注释.

  这些话听起来有点不着边际.可要是看看五十年前的所谓绥远方式,北京方式,湖南方式,云南方式,新疆方式,西藏方式,再看看董其五,程潜,傅作义,龙云,达赖喇嘛这些人的下场,就知道这绝不是痴人说梦.如果再想想1957年"大鸣大放"中毛泽东说"不抓辫子,不打棍子----"这"五不"时是多么的诚恳,1959年在庐山"神仙会"上毛泽东叫彭德怀他们"缺点谈透"时是多么的谦虚,1972年邓小平呈表对毛泽东说"永不翻案"时是多么的忠贞,1989年李鹏对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说"绝不搞秋后算帐"时是多么的信誓旦旦,1997年江泽民对香港同胞说要给他们"高度自治,港人治港"时是多么的煞有介事,你要是对他们这些美丽动听,诚恳之极的话所实行的最后结果略有所知的话,就知道共产党开出的支票能兑出几分钱了.

  由于上述种种原因,台湾领导人不能直截了当地承认"一个中国".但,不是一个中国谈何统一!于是想出"一个中国各自表述""各自表述一个中国""中华民国在台湾""主权独立的国家"等等各种说法,不一而足,以图既承认一个中国又不会掉进中共的圈套.

  统一是为了一个中国,可悲的是"一个中国"反成了阻碍统一的症结.

  其实大可不必.再简单不过的事实是,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和大陆都是中国的一部分.

  这是两岸都可以接受,不想接受也没法拒绝的说法.只要中共不在后面加任何尾巴,两岸和谈就不应当有任何不可逾越的障碍.

  可喜的是不久前钱其琛先生公开采纳了这一定义.不知道这是他个人一时即兴的一种说法,还是中共高层深思熟虑的共识.近期以来,大陆领导人的说法比较混乱台湾所谓跨党派小组提出所谓按台湾的宪法规范"一中",那不过是两国论的翻版.台湾的宪法说只有一个中国,即中华民国,大陆说只有一个中国,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岂不还是两个中国吗?陈水扁值此时刻应力排众议,公开敦请大陆领导人郑重澄清"一中"的含义是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和大陆都是中国的一部分.如果证实中共确实放弃了它一贯的说法,双方都不再说这一个中国是中华民国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陈水扁就没有理由不立即宣布承认一个中国,除非他确如中共所言,是假统真独.

  三,两岸关系的未来

  纵观中国历史,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未曾有过永久的分,也未曾有过永久的合.七雄鼎立,齐楚燕韩赵魏秦都称国,三国纷争,曹刘孙各为主.黄河"两岸"有过南北朝,长江"两岸"各称过帝,但结局还是统一.民国初始,某省某地发个通电就宣布独立,老百姓见怪不怪,中国也没分裂.

  台海的两岸不存在巴尔干型的民族冲突,不存在类似印巴之间的宗教对立,也没有魁北克与加拿大之间的语言差别.中华民族的大统一有着历史的合理性.

  两岸统一的障碍是社会制度,即民主统一极权,还是极权统一民主,二者水火不相容.为此有人说可以联邦,有人说应该邦联.

  名称并不重要.苏联名为"联盟",16个(后来是15个)加盟共和国,各有苏维埃和部长会议,有的在联合国还有席位.但他们除了听命于斯大林勃列日涅夫这些现代沙皇还能做些什麽呢?日本称国,它的冲绳县知事可以对首相的决定抗命不遵,七品芝麻官可以和当朝宰相对簿公堂.由是观之,关键在"制",不在名.

  不过要是联邦或邦联意味着大陆和台湾将要变成印度和巴基斯坦甚至缅甸和南非的关系,所谓"统一"仅限于一年开一次首脑会议,恐怕不仅中共不会同意,两岸的老百姓也不会投赞成票.那不过是把分立加上了一层统一的釉彩而已.英联邦从来就没说自己是个统一的国家.

  政治制度不具备民族宗教语言差别那样的恒定性.苏联和东欧的社会主义可以顷刻瓦解,那里的宗教民族差别却可以延续数百年甚至上千年.

  提出以邦联或联邦解决两岸前途的政治家或学者,如果不是怀有偏安的心态,就 是对统一的前景过于悲观.

  极权制度是人类的耻辱.民主政治是世界的潮流.中国的民主化是历史的必然.一个民主的中国是开启两岸关系桎枯,实现民族大统一的金钥匙.争取中国的统一必须和争取中国的民主结合为一体.民主是统一的基础,统一是民主化的推动力.

  台湾的民主化将加快大陆民主化的进程.台湾的民主化才真正把统一提上了议事日程.

  统一中国的主导力量是台湾,而不是中共.谈到统一,台湾的政治家不应当象小媳妇那样忸忸怩怩,应当理直气壮,大声疾呼.佃农的儿子当上台湾的总统,抱负不小,焉知就不能当上统一的民主大中国的总统?

  赵紫阳在1986年学潮时说,中国不能实行直选,因为中国的农民太多,还有大量文盲.李鹏在1989年民运中说,西方的民主不适合中国国情.江泽民1999年对政协说,我们永远不搞议会民主,三权分立那一套.台湾民主化的成功,使他们的歪理邪说不攻自破.他们在国人面前丢尽了面子.

  台湾对中国的民主化不仅是个示范.它将引爆蕴藏在13亿人民中的巨大政治潜能.在和大陆的政治角力中,台湾似乎太小了,但由于它代表着人性的趋向,历史的潮流,它将发挥四两拨千斤的作用.看不到这点是政治上的近视症.

  在确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和大陆都是中国的一部分"是中共的正式官方定义后,陈水扁先生应当立刻宣布承认一个中国的原则,并呼吁立即开始两岸的实质性政治谈判.

  这一谈判不可能很快取得成果,但是谈判一开,战争将被制止.对维护海峡和平来说,两岸统一的政治谈判将比一纸结束敌对状态的协议更有效.

  谈判将成为中国最大的民主论坛.谈判的过程就是推进中国民主化的过程.

  大体会有四个阶段.

  第一,预备阶段.双方要达成的共识主要是确定谈判的原则:

  双方宣布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和大陆都是中国的一部分;

  代表大陆的是北京政府代表团,代表台湾的是台北代表团,双方有平等的地位和权利;

  任何一方提出的议题均无条件地列入谈判议程(不是说什麽都可以谈吗);

  谈判将轮流在北京和台北举行.会场内不悬挂任何一方的国旗,国徽,不演奏,播放和唱任何一方的国歌.任何一方也不得要求东道主在会场外的任何地方不悬挂自己的国旗,国徽,不演奏,播放和唱自己的国歌;

  谈判的全过程必须公开进行(专家组的技术性谈判除外),允许全世界任何新闻机构采访,大陆的央视和台湾的台视必须全过程直播,不得剪辑.

  第二,谈判阶段.双方要达成的共识是,在实行统一前要达成以下目标.

  双方同意修改自己的宪法,取消某一党派为国家法定领导力量,信奉何种思想和理论,实行何种主义,由何阶级实行专政的规定;

  双方同意在自己的辖区内实行最高领导人的全民直选;

  双方的各政党得在民意机构里组成议会党团,但不得在任何司法行政机构里建立政党组织,更不得建立凌驾于立法司法行政机构之上的"党组";

  一切公职人员依法由选举产生或按法定程序任命,聘任.国家取缔任何党管干部的非法行为;

  双方实行军队国家化.军队的任务是保卫国防和世界和平.军队不得介入国内政治.军内禁止任何政党活动;

  双方实行司法独立.政党行政机构干预司法视为违宪;

  双方允许民众自由组建政党和其它社团,不禁止任何公开的政党活动.允许对方的的党派在自己的辖区内设立和发展组织,进行活动;

  一切党派民众团体经费自理,其工作人员不得视为国家公职人员;

  双方允许民众社团政党办报纸广播电视互联网等各种新闻媒体,确保民众言论自由;

  双方允许对方报刊在自己辖区内发行,允许对方的广播电视在自己的辖区内设立转播机构.双方不对任何国际媒体在自己辖区内的传播加以限制或干扰;

  双方同意释放全部政治犯,并对历来因受政治言论宗教信仰和社团活动而遭不公正待遇的人给予道歉和赔偿;

  双方同意广泛实行不同层次的地方自治和民族自治,确保民族自决;

  双方同意保障财产私有权,实行市场经济.政府扶持私有经济,不干预民间的经济活动;

  双方同意对方在国际上开展正常交往.在联合国和其它国际组织中,以等额人数共同组成的中国代表团取代现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和中国台北代表团.

  第三,实施阶段

  双方共同建立一个混合委员会,监督实施上述协议.此一委员会将是未来统一的政府的胚胎和雏型.它将逐步演化成未来统一的政府的筹组机构.

  第四,统一阶段 待上述协议得到完全实行以后,

  制定新宪法;

  撤销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建立统一的中华共和国;

  在联合国监督下,举行全国统一的普选,产生统一的国家机构和领导人;

  撤销北京和台北两个首都,设南京为首都;

  重新制定和颁布国旗国徽和国歌;

  在一切公共建筑,大型广场,政务机构的会议厅和首长办公室等重要场所,只悬挂孙中山的画像和本届最高领导人的画像;

  采用国际上通用的公元纪元;

  以新的华元取代现有的人民币和新台币.

  一个民主,统一,和平,富强的中华共和国将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博讯网)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