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作家魏巍在志願軍赴朝作戰上的自欺欺人
 
2000-11-26
 
【人民報26日訊】

「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打敗美帝野心狼!」這首在五十年代一度響徹中國大地、家喻戶曉的歌曲,最近忽然又在耳邊響起,原來中國人民志願軍開赴朝鮮作戰,進行所謂「抗美援朝,保家衛國」戰爭五十周年紀念日已經到來了。

10月25日,北京召開了由江澤民以下全體黨政軍要員出席的大會,隆重紀念了這個「在中國現代史上有重大意義」的日子。當天下午,北京中央電視臺播出該臺記者採訪《誰是最可愛的人》一文作者魏巍的畫面,這位年逾八十、滿頭白髮的作家侃侃而談,大講當年他寫出這篇名文的經過,為這篇早已進入小學語文課本,至今仍為供廣大少年學習誦讀的範本,而自吹自擂,得意洋洋。  

我相信大陸上的多數聽眾,聽了他這話一定會肅然起敬。然而我卻感到一陣噁心,這倒不是由於魏巍多年以來一直在「左王」鄧力群手下主編左派刊物之一的《真理的探求》,與賀敬之等人沆瀣一氣,成為毛澤東原教旨主義的吹鼓手,並不斷對民主改革派進行圍剿,而是因為這樣一位被譽為「人類的靈魂工程師」的作家,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竟然至今還肆無忌憚地厚著臉皮當眾撒謊,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雖然毛澤東和其他中共當權者蓄意製造的彌天大謊早已被揭穿,然而由於中共一向對媒體嚴密控制,封鎖消息,至今大陸上大多數民眾還蒙在鼓裡。「抗美援朝,保家衛國」仍被認為是「偉大領袖的英明決策」,是什麼「愛國主義與國際主義相結合的範例」。最初,南北韓兩方在「誰開了第一槍」的問題上各說各話,儘管後來早已查明,事實上是金日成首啟戰端,在取得斯大林支持下大舉進攻南韓,並一直打到釜山,妄圖一舉吞併南韓。美軍進行反擊,在仁川登陸,但並無將戰火延續到中國東北的計劃,這就使志願軍參與這場戰爭的正當性受到懷疑。

後來揭出的事實證明,毛澤東派遣志願軍入朝作戰是上了斯大林的當,為蘇、朝火中取栗,自己卻得不償失。斯大林答應出動空軍支援的諾言並未兌現,中共以人海戰術迎戰美軍的現代化武器,致使幾十萬志願軍官兵慘遭犧牲,成了炮灰。據中共官方公布的中國士兵在朝戰中犧牲的有五十多萬人(非官方報導的數字則為九十多萬人)。

被俘的兩萬多人,其中6673人在停戰後返回大陸,12000多人去了臺灣。這六千多名志願軍戰俘在返回大陸後的命運是非常悲慘的,他們一直被調查、審查,遭到人們歧視,許多人都悲嘆自己生不如死。

我在幾年前曾認識一個餐館老板,當過志願軍戰俘,常有難友來他這兒聚會,大家訴說往事,往往傷心落淚。而在他國,被俘將士獲釋返國後,出於個體生命重於一切的人道主義,一般會受到英雄式的歡迎。更可悲的是,他們以巨大的犧牲換來的卻是金日成和金正日父子統治下的專制政權的延續,朝鮮人民幾十年來一直在暴政下呻吟,連年饑荒,連肚子都吃不飽。而光榮凱旋歸國的志願軍官兵,他們過的日子也好不到哪裏去,據報導,有一名叫張立春的在抗美援朝時任連長,立過五次戰功,晚年卻淪落在遼寧省朝陽市街頭擦皮鞋為生,日前,他胸前掛滿獎章,在該市中共市委門前擺攤擦皮鞋,以此發泄他對社會制度的不滿。

真相一切大白以後,這些被魏巍稱為「最可愛的人」的中國志願軍官兵應該改稱「最可憐的人」才符合實際。然而,他們的悲慘遭遇在大陸一直是諱莫如深的。因為廣大人民的知情權完全被剝奪,人們根本不了解事情真相。而以魏巍的資歷和官階,他不會不知道所有這一切,因此他至今還在重覆過去的說辭,除了蓄意繼續騙人,還能有其他的解釋嗎?

一位已故的經濟學家、《資本論》中譯者王亞南說過:「專制制度下只有兩種人:一種是騙子,一種是啞子。」魏巍在電視屏幕上的這種表演,再一次為王亞南這一論斷做了註腳。

轉自23日「中國觀察」(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