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作家魏巍在志愿军赴朝作战上的自欺欺人
 
2000-11-26
 
【人民报26日讯】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打败美帝野心狼!」这首在五十年代一度响彻中国大地、家喻户晓的歌曲,最近忽然又在耳边响起,原来中国人民志愿军开赴朝鲜作战,进行所谓「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战争五十周年纪念日已经到来了。

10月25日,北京召开了由江泽民以下全体党政军要员出席的大会,隆重纪念了这个「在中国现代史上有重大意义」的日子。当天下午,北京中央电视台播出该台记者采访《谁是最可爱的人》一文作者魏巍的画面,这位年逾八十、满头白发的作家侃侃而谈,大讲当年他写出这篇名文的经过,为这篇早已进入小学语文课本,至今仍为供广大少年学习诵读的范本,而自吹自擂,得意洋洋。  

我相信大陆上的多数听众,听了他这话一定会肃然起敬。然而我却感到一阵恶心,这倒不是由于魏巍多年以来一直在「左王」邓力群手下主编左派刊物之一的《真理的探求》,与贺敬之等人沆瀣一气,成为毛泽东原教旨主义的吹鼓手,并不断对民主改革派进行围剿,而是因为这样一位被誉为「人类的灵魂工程师」的作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竟然至今还肆无忌惮地厚着脸皮当众撒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虽然毛泽东和其他中共当权者蓄意制造的弥天大谎早已被揭穿,然而由于中共一向对媒体严密控制,封锁消息,至今大陆上大多数民众还蒙在鼓里。「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仍被认为是「伟大领袖的英明决策」,是什么「爱国主义与国际主义相结合的范例」。最初,南北韩两方在「谁开了第一枪」的问题上各说各话,尽管后来早已查明,事实上是金日成首启战端,在取得斯大林支持下大举进攻南韩,并一直打到釜山,妄图一举吞并南韩。美军进行反击,在仁川登陆,但并无将战火延续到中国东北的计划,这就使志愿军参与这场战争的正当性受到怀疑。

后来揭出的事实证明,毛泽东派遣志愿军入朝作战是上了斯大林的当,为苏、朝火中取栗,自己却得不偿失。斯大林答应出动空军支援的诺言并未兑现,中共以人海战术迎战美军的现代化武器,致使几十万志愿军官兵惨遭牺牲,成了炮灰。据中共官方公布的中国士兵在朝战中牺牲的有五十多万人(非官方报导的数字则为九十多万人)。

被俘的两万多人,其中6673人在停战后返回大陆,12000多人去了台湾。这六千多名志愿军战俘在返回大陆后的命运是非常悲惨的,他们一直被调查、审查,遭到人们歧视,许多人都悲叹自己生不如死。

我在几年前曾认识一个餐馆老板,当过志愿军战俘,常有难友来他这儿聚会,大家诉说往事,往往伤心落泪。而在他国,被俘将士获释返国后,出于个体生命重于一切的人道主义,一般会受到英雄式的欢迎。更可悲的是,他们以巨大的牺牲换来的却是金日成和金正日父子统治下的专制政权的延续,朝鲜人民几十年来一直在暴政下呻吟,连年饥荒,连肚子都吃不饱。而光荣凯旋归国的志愿军官兵,他们过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据报导,有一名叫张立春的在抗美援朝时任连长,立过五次战功,晚年却沦落在辽宁省朝阳市街头擦皮鞋为生,日前,他胸前挂满奖章,在该市中共市委门前摆摊擦皮鞋,以此发泄他对社会制度的不满。

真相一切大白以后,这些被魏巍称为「最可爱的人」的中国志愿军官兵应该改称「最可怜的人」才符合实际。然而,他们的悲惨遭遇在大陆一直是讳莫如深的。因为广大人民的知情权完全被剥夺,人们根本不了解事情真相。而以魏巍的资历和官阶,他不会不知道所有这一切,因此他至今还在重覆过去的说辞,除了蓄意继续骗人,还能有其他的解释吗?

一位已故的经济学家、《资本论》中译者王亚南说过:「专制制度下只有两种人:一种是骗子,一种是哑子。」魏巍在电视屏幕上的这种表演,再一次为王亚南这一论断做了注脚。

转自23日「中国观察」(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