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國情報官員驚爆中國諜報系統秘幕
 
2000-11-26
 
【人民報訊】大紀元11月25日報導,前美國情報官員艾氏所著《中國情報系統》一書代表了美國軍界和情報界對中國情報界的一派觀點,備受爭議。現摘選譯文部份章節,從美國人眼裡看看中國情報機器的運轉和結構。

前往中國的一般遊客、學者或商人不會馬上注意到監視活動或公開的情報搜集活動。然而,為中國共產黨搜集情報的內部安全機構存在於中國社會結構各領域之中。

所有共幹都是耳目

國內搜集情報最基本的場所就是工作單位和居委會。每個單位或居委會都有其成員的檔案,中共領導們就有辦法強迫所有成員互相監督。國安部利用這些單位以及執法和情報機構來有效監督被認為是有威脅的活動。《紐約時報》記者福克斯·巴特費爾德拜訪一位在華中師範大學做研究的學者米謝爾·蓋斯特,剛到他的住所,學校領導就打電話詢問來訪者身份及來訪目的──該單位有人注意到來了一位陌生人並報告了保衛處。後來蓋斯特告訴記者單位不斷監視他所有活動。

除黨委,中國情報機構還能依靠國家政府各部門、人民友好協會、學術機構和軍工機構來支持諸如招收情報人員、搜集情報以及提供掩護之類的活動。許多對外國人開放的重要賓館都裝有監視客人和來訪者的技術性設備。常去建國飯店的中國妓女們說,賓館內供外商使用的客房還裝有監聽錄音器。香山飯店的一位美國承建商在該賓館建造過程中與中國官員們展開了一系列舌戰,中方要求在每一房間內安裝另外的電線以連接監聽錄音器。表面上裝在街燈上的攝像機是用來觀察交通情況的,然而,它們可輕易被用來豐富由國安部監視小組搜集來的情報。

監視無微不至無遠弗屆

中國技術上的監視活動由幾個機構分工。例如,總參謀部第三部負責監視與外國人士有關的外交、軍事和國際聯絡活動,負責信號和聯絡方面的情報;對在中國的外國人進行監聽和監視是國安部的職責。郵電部負責監視中國人的國際郵件和電信。1985年,平均26%國際郵件被郵電部竊取和阻隔,現在百分比肯定更高。

國安部的國內或內部職責似乎集中於滲入外國情報機構,為國內外諜報活動招收情報人員、偵察國外諜報活動和搜集有關反革命活動份子的材料。國安部主要是一個情報機構,但和美國聯邦調查局一樣,它也影響警察的職責。國安部在國內情報活動中有很大權力範圍,這種權力跨入公安部執法職責之中。

國安部的內部情報職責包括對國內各種異議分子的鎮壓。西藏和以穆斯林為主的新疆自治區的獨立活動,和以城市為據點的民運活動是當局主要關心的問題。因宗教、種族、政治或意識形態原因而對這些運動表示同情的國家官員也很可能引起國安部更多的注意。自1989年以來,有關「美國和平演變活動」的信息被列在中國重要情報搜集名單之首。

北京成立綜合性機構相互合作,在西藏最為明顯,國安部、公安部、統戰部、民族事務委員會、國家宗教事務局、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國家文物局和國家商檢局聯合搜集情報。

國安部在滲入和制止民運地下組織方面成績出色。基層情報人員準確而及時地查明許多處於萌芽狀態的異議組織。上海民運小組主辦的《論壇》在第一期出版前該小組就被查封了。

監視外國記者以控制信息

國安部對外國記者進行監視。國安部向各省外事局印發有關外國記者信息的小冊子,省外事局根據它來決定是否允許某一記者進入某一特別區域。

用來監視和控制外國媒體的其他方法包括強迫記者們一起住在指定住宅區。這些住宅區由武警看守,攝像和竊聽外國記者家用和工作電話是常有的事。國安部不是想獲取具體的情報,而主要是想制止這些記者的活動。部分原因是,中國共產黨維持權力的重要因素就是控制信息。

國安部還試圖利用電子技術滲入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和駐上海領事館。1985年,國安部從大使館的垃圾箱撿到了建築物藍圖,國安部認為這一信息非常有價值,負責這項工作的女情報官獲成果獎。秘密技術滲透的另一事例於1987年5月被公開,一位美國國務院外交保安人員在北京大使館和上海領事館發現了電子監聽設備。

在本土招收境外情報人員

在自己領土上招收外國人似乎是進行諜報活動的穩妥而行之有效的方法。這種方法的主要好處就是:如果對方拒絕,官員仍然有安全環境並沒有人知道。中國情報和安全機構在前來中國的外國人中尋找潛在的情報人員,瞄準外交官、政府官員、學者、記者以及商人。國安部招收這些人員來對他們自己的政府進行諜報活動,影響海外的事件,或提供商業情報和有特殊用途的技術。國安部和軍事情報部門還以研究學會和大學的名義邀請外國學者來中國講學或參加會議。情報機構常為講學人士及其家屬提供所有費用。

學者專家被中國情報機構視作有利目標,其原因是:一、他們在國安部或軍事情報部感興趣的領域內有獨到的見解;二、他們能接近決策者和其他潛在招收目標。

軍事情報機構瓜分全球

在解放軍總參謀部軍事情報部的世界地圖上,所有的大洲海島都被分片包乾。

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的軍事情報部被稱為二部,負責搜集並向軍事統帥機構及時提供情報。

現任副總參謀長,中將熊光楷曾是二部部長。熊的上司是總參謀部副總參謀長徐信(已除役,上將)參加過朝鮮戰爭,1957年畢業於蘇聯軍事學院。上校李寧是熊某的助理,是二部一位新的職業情報官員。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後期,他曾是駐倫敦的軍事特使。他在那兒的主要情報活動就是在中東為中國武器出口找到新市場,和非法獲取有軍事應用價值的高新技術。1990年,他在華盛頓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研究學院完成研究生學業。

評估周邊國家的軍事威脅

二部的情報搜集活動包括戰術性、戰略性和技術性三種。目前花大部分精力致力於了解和評估中國邊界上潛在的軍事威脅。職責可分成以下幾類:

戰爭種類 與中國相鄰國家軍隊的大小、位置、裝備及能力;
軍事地理 各鄰國的地形特徵;
軍事學說 現有和潛在的敵對國的哲學和目標;
軍事經濟學 其他國家的工農業潛能、軍事技術水平及戰略儲備;
個人情報 有關外國軍官們的材料;
核目標 外國政治、軍事、情報和人口中心的大小、位置。

可以推測,二部有能夠滿足各級需求的區域性和全國性監視中心網絡。二部還熱衷於獲取高新技術,特別是有軍事應用價值的技術。事實上,根據某些描述,軍事情報部是中國在這方面的主要情報機構。由於中國軍事特使人數有限,二部好像沒有派人在海外主要從事外國高新技術搜集活動,但既然二部人員以領事官的身份工作,那麼,搜集者人數實際上要多得多。

按地區劃片分工把口

為滿足戰略性需求而搜集和傳達情報的地點就是地方情報中心,情報似乎是通過總部被傳達給其他軍區的。人民解放軍三軍偵察分隊負責搜集戰略性情報。陸軍和海軍特別工作小組為集團軍指揮官進行目視偵察和用電子技術竊取情報。軍區情報搜集小組隸屬於二部。二部由兩個搜集處、四個分析處和一個新成立的科技研究處組成。

一處按地域將情報搜集任務劃分為五個分區:北京分區、瀋陽分區、上海分區、廣州分區和南京分區。北京分區瞄準在北京的外國人士,還是所有其他分區的聯絡辦公室,其他分區在進行所在區的工作時必須與北京協調。北京分區還幫助瀋陽分區。北京分區利用兩家賓館搜集情報,其中一家是黃龍賓館,被用來為在北京培訓或路過北京的軍事情報官員服務。該賓館還為完成海外任務後回國的軍事情報人員提供住處。

五個分區還在海外進行秘密情報搜集活動。瀋陽分區負責搜集有關俄國、東歐和日本的信息。按理說,南韓和北韓應該是瀋陽分區的目標,但沒有信息支持這一觀點。瀋陽分區目標之一就是東方快車。該次列車在前往俄國和歐洲的途中橫穿中國東北部,列車上的某些工作人員要麼是情報官員,要麼需向情報官員匯報。

廣州分區主要目標是香港、澳門和臺灣人士,大量使用商貿作掩護。例如,香港華人集團的一位副總裁原本就是來自廣州的軍事官員。他在華人集團的掩護下協調其他情報人員的搜集活動。該分區在香港和澳門還有其他幾家掩護公司。

上海分區和南京分區分別瞄準西歐和美國,這兩個分區情報官員經常在國內外活動。上海分區負責幾個歐洲目標的主要城市,而南京分區則擔任美國的幾個學術交流項目。

培養和管理軍事特使

二部為滿足軍事戰略情報需求而從事搜集活動的軍事特使,屬於該部特使處。特使處又叫三處,有四百多員工,按地理位置和所在地區對特使搜集活動的重要性,又被細分為幾個小組。其中最重要也許是最活躍的一個小組是以土耳其為基地。另一小組設在非洲。但我們不知道那些小組的活動中心在哪裏。中國軍事特使搜集有關外國武器技術、戰爭規模、軍事學說、經濟和政策方面的情報。很多這種信息都能從公開渠道得到,但敏感技術一般來說還必須採取秘密方式才能獲得。

情報人員以前全天24小時監聽監看外國電視,現在又得增加對電子網絡的監視

中國軍事特使肩負秘密搜集情報的責任,所以,應有內部培訓項目來訓練他們這方面技能,培訓項目包括諜報技巧和語言能力。南京外交學院

最近又重新命名為人民解放軍國際關係學院

就是二部培訓諜報技巧和外語能力的學校。

二部有加工和傳達情報的分析處,對情報進行基本的全方位的分析──所謂「全方位」是指利用來自所有情報渠道的信息。每天上午七點,分析處要提交一份報告,總結發生在前二十四小時內的有意義的軍事情報活動。該報告被呈報給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政治局和各總部主任。該處設在總參謀部11號樓內。分析處和北京國際戰略研究所共同合作,所以又被稱為「北京國際戰略學會」,成立於1979年,自稱「為研究國際戰略問題的學術機楸ㄒ員慵笆敝С止壹毒霾。這種情報中心很可能存在於分析處內,因為分析處可得到能證實和詳細描述即將出現的軍事威脅的各種渠道的數據。

分析處各有特定目標國

二部還有三個情報分析處,負責對特定地域的目標進行深層次的情報分析:四處集中了解獨聯體和東歐的政治軍事政策,而另一處即六處則把工作重點放在與中國嗔詰難侵薰疑稀A硪換貢懷莆攔蛭鞣焦曳治齟Γ次宕Α8麼υ誚姓魏途梅治鍪敝饕黴賴玫降某靄嫖鎩8麼ψっ攔姆治黽頁3R諉攔ぷ骱芏嗄輳蛭庖惶厥獾難芯吭謚泄楸ㄈδ諳磧薪細叩納M笨贍芤ㄏ嗟倍嗍奔浜途磁嘌鎇閱芰η康姆治黽遙庋拍鼙姹鴣雒攔團分薰靄嫖鎦興從車奈幕駝渦畔ⅰN宕ψ釹不兜牧礁雒攔柿俠叢淳褪槍岬謀ǜ婧蚏AND公司的文件。

二部新成立的科技處,又叫七處,職責是研究、設計和開發技術。有六個研究機構屬該處管理:開發諜報設備的第五十八研究所、生產技術性援助設備的海鷗電子設備廠、北京電子廠、第五十七研究所、北方交通大學計算機中心和該處自己的計算機中心。七處的存在表明,二部正在考慮和策劃瞄準國外未來科學技術的諜報活動。軍事技術搜集單位和科研中心的密切關係,強有力地證明了技術情報援助在武器計劃進展過程中所起的明顯的作用。

二部還有以下幾個部門:

檔案局

收藏海外的公開出版物。一個下屬單位就是對外軍事出版公司,該公司負責翻譯和重新出版其他國家的軍事雜誌。

機要局

負責處理、傳達和收藏機密文件,還為文件的分類統一標準。

綜合局

為工作人員提供後勤服務,如交通、辦公設備、娛樂中心和飲食。

警衛局

負責中央軍委委員和各總部領導的人身安全。在二部各機構的安全工作中它還享有司法權。據說,在預算和支配行動方面該單位享有最大的自主權。

華裔影星楊紫瓊因參予「○○七」新片而備受矚目。其實中國情報人員驚險生涯也不遜色。就下屬機構的數量而論,二部似乎能在規模上和國安部抗衡不掛招牌的情報分店。中國大陸許多科技、社工和宣傳部門都被賦予成為紅色政權的矛或者盾的神聖使命。

中共還設有為數不少的較為分散、表面看來也不那麼引人注意的情報部門。

解放軍總政治部:

總政一大職責是進行反情報調查,主要由總政下屬的保衛部負責。威脅或對共產黨領導軍隊表示質疑的任何行為都被定義為廣義的政治案件。1986年1990年,軍事法庭和檢察院受理了六百多起與低層官員有關的政治案件,其中涉及400多人的35個案件被定為是「陰謀組織反革命小集團」。

總政下屬的聯絡部也從事秘密情報活動,將官員以商人身份安置在海外搜集有關臺灣的信息。該部的主要對象可能就是臺灣軍事人員。據報導,聯絡部官員都是有教養、有經驗的中級官員。

國防科學技術工業委員會(後改為總裝備部):

它在各省和生產軍用物資的十四個部門內都設有辦公室。該委員會負責軍事技術和武器方案的研究和策劃。該委員會主要依靠總參二部,但同時也依靠國安部來非法得到所需的外國技術。由於有必要得到高技術知識,所以該委員會工作人員也試圖竊取有軍事應用價值的外國技術,將科學家以學術交流的身份派到海外搜集信息。該委員會人員經常以新世紀公司人員的身份去美國和西歐購買和獲得那些標明不能出口的技術。成立於1986年的新世紀公司和保利技術公司實際上是武器進出口的軍事機構,具有同樣業務的另一表面獨立的公司,是下屬於解放軍總後勤部的新興公司。

保利技術公司屬於中國國際信托投資公司。但它實際上隸屬總參謀部。現任總裁賀平娶了鄧小平的女兒鄧榕。新世紀和保利和以下公司有聯繫:中國北方工業公司、中國精密機械進出口公司、中國國家造船公司、長城公司、中國電子進出口公司、中國航空技術進出口公司,以及中國核能工業公司。

八十年代中期,新世紀公司到波士頓非法購買和運輸了標明不能出口的船上航海設備。用來獲取技術信息的另一方法是邀請外國專家訪問中國。該委員會通常負責訪問科學家及家屬的所有費用。參加外國來訪者特別會議的某些人可能就來自該委員會的情報研究所,該所負責研究和分析軍工發展中科技應用和管理的問題。

新華社:

在海外安置了數百名記者搜集外國新聞,大量編發《內部參考》等各種只向副部級或副部級以上官員發行的信息匯編。

中國共產黨統戰工作部:

該部有著從事秘密活動和搜集活動的職責。其公認的義務就是和非政府(非共產主義)機構一起共同推行貫徹中國的外交政策,為了達到中國對外政治目的而進行秘密活動以試圖影響其他國家的組織機構,例如,操縱海外的華人組織在某一特定?br>1952年期間,他是美國駐上海和香港領事館的翻譯人員,還是駐朝鮮軍隊的口譯人員。1952年後,他在中央情報局駐克納瓦、加州聖塔羅沙和維吉尼亞的羅斯利的對外廣播情報機構工作。

金給中國提供了有關美國對華外交政策方面的情報。他承認於1970年10月向中國傳送了討論尼克松總統希望與中國建交的機密文件,所以中國領導人提前了解了尼克松的意圖。這也許讓中國及時改變其對內對外政策以得到最大政治利益。

作為分析家和中央情報局少有的通曉漢語的人,金某能夠傳送各種信息:中國及東亞情報信息報導、中央情報局人員生平簡介和評價、機構內秘密人員的姓名和身份。同時還提供了有關中國被招收的情報人員的信息。由於中央情報局內部分類規定,金某不知道他們真實姓名和身份,但能推斷出他們的工作地點及權力級別。中國反諜報和安全機構便能據之確證其身份。

媒體把金某諜報活動的暴露,歸因於1985年中國國安部外事局主任俞強生(現任中國建設部長俞正聲的兄弟)叛逃到西方。但聯邦調查局和財政部對金的詳盡調查於1982年就已經開始了。事實上,當金某1982年2月從北京旅行回來時,海關在搜查他的行李時就記錄了他房間鑰匙的號碼。這種「全面海關搜查」,只有當某個人被海關財政執行聯絡電腦系統認定為某項犯罪調查的嫌疑犯時才履行這種程序。聯邦調查局肯定已於1981年某個時候向海關證實了金某這個人。

根據金選擇文件的標準以及已知或懷疑他已提供給北京的數據,我們可看出其幾個目的:

1、有關對華外交、政治和經濟政策方面的信息;2、對以中國為目標的國外情報運作的了解;3、與中國有關的美國信息需求方面的信息;4、美國情報官員們的生平簡介;5、安全聯絡能力的詳細材料。

對金某案例進一步分析證實了國安部常用的諜報技巧。例如,諜報網絡在目標國內運作,但操縱該網絡的官員生活和工作在第三國,以防止目標國政府反情報機構查出其諜報活動。

金某主要運作活動,即傳遞機密數據和接受命令,通常在中國大陸以外第三國進行。金至少有六次在多倫多同一購物中心內將未沖洗的膠卷交給國安部信差李先生。金每次只花大約五分鐘時間去這家購物中心。其他時候是由在香港工作的中國官員向他詢問情況。國安部偏向於單獨詢問情況,而不應用非私人性的秘密聯絡方式,國安部對其他情報人員的管理也證明了這一點。

金某要傳遞情報時,總是先發信到澳門、廣東或香港三個地點中的一個住宅地址。這種信只秘密說明他所去的第三國家的時間和地點。這種諜報方式不適合快速傳遞數據,但比在目標國內進行類似的活動要安全得多。然而,正如尼克松政策文件的案例所示,金某也有緊急情況下迅速傳遞信息的方法。此外,對第三國操縱技巧的運用顯示中國情報機構了解美國的反情報能力。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