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国情报官员惊爆中国谍报系统秘幕
 
2000-11-26
 
【人民报讯】大纪元11月25日报导,前美国情报官员艾氏所著《中国情报系统》一书代表了美国军界和情报界对中国情报界的一派观点,备受争议。现摘选译文部份章节,从美国人眼里看看中国情报机器的运转和结构。

前往中国的一般游客、学者或商人不会马上注意到监视活动或公开的情报搜集活动。然而,为中国共产党搜集情报的内部安全机构存在於中国社会结构各领域之中。

所有共干都是耳目

国内搜集情报最基本的场所就是工作单位和居委会。每个单位或居委会都有其成员的档案,中共领导们就有办法强迫所有成员互相监督。国安部利用这些单位以及执法和情报机构来有效监督被认为是有威胁的活动。《纽约时报》记者福克斯·巴特费尔德拜访一位在华中师范大学做研究的学者米谢尔·盖斯特,刚到他的住所,学校领导就打电话询问来访者身份及来访目的──该单位有人注意到来了一位陌生人并报告了保卫处。後来盖斯特告诉记者单位不断监视他所有活动。

除党委,中国情报机构还能依靠国家政府各部门、人民友好协会、学术机构和军工机构来支持诸如招收情报人员、搜集情报以及提供掩护之类的活动。许多对外国人开放的重要宾馆都装有监视客人和来访者的技术性设备。常去建国饭店的中国妓女们说,宾馆内供外商使用的客房还装有监听录音器。香山饭店的一位美国承建商在该宾馆建造过程中与中国官员们展开了一系列舌战,中方要求在每一房间内安装另外的电线以连接监听录音器。表面上装在街灯上的摄像机是用来观察交通情况的,然而,它们可轻易被用来丰富由国安部监视小组搜集来的情报。

监视无微不至无远弗届

中国技术上的监视活动由几个机构分工。例如,总参谋部第三部负责监视与外国人士有关的外交、军事和国际联络活动,负责信号和联络方面的情报;对在中国的外国人进行监听和监视是国安部的职责。邮电部负责监视中国人的国际邮件和电信。1985年,平均26%国际邮件被邮电部窃取和阻隔,现在百分比肯定更高。

国安部的国内或内部职责似乎集中於渗入外国情报机构,为国内外谍报活动招收情报人员、侦察国外谍报活动和搜集有关反革命活动份子的材料。国安部主要是一个情报机构,但和美国联邦调查局一样,它也影响警察的职责。国安部在国内情报活动中有很大权力范围,这种权力跨入公安部执法职责之中。

国安部的内部情报职责包括对国内各种异议分子的镇压。西藏和以穆斯林为主的新疆自治区的独立活动,和以城市为据点的民运活动是当局主要关心的问题。因宗教、种族、政治或意识形态原因而对这些运动表示同情的国家官员也很可能引起国安部更多的注意。自1989年以来,有关「美国和平演变活动」的信息被列在中国重要情报搜集名单之首。

北京成立综合性机构相互合作,在西藏最为明显,国安部、公安部、统战部、民族事务委员会、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国家文物局和国家商检局联合搜集情报。

国安部在渗入和制止民运地下组织方面成绩出色。基层情报人员准确而及时地查明许多处於萌芽状态的异议组织。上海民运小组主办的《论坛》在第一期出版前该小组就被查封了。

监视外国记者以控制信息

国安部对外国记者进行监视。国安部向各省外事局印发有关外国记者信息的小册子,省外事局根据它来决定是否允许某一记者进入某一特别区域。

用来监视和控制外国媒体的其他方法包括强迫记者们一起住在指定住宅区。这些住宅区由武警看守,摄像和窃听外国记者家用和工作电话是常有的事。国安部不是想获取具体的情报,而主要是想制止这些记者的活动。部分原因是,中国共产党维持权力的重要因素就是控制信息。

国安部还试图利用电子技术渗入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和驻上海领事馆。1985年,国安部从大使馆的垃圾箱捡到了建筑物蓝图,国安部认为这一信息非常有价值,负责这项工作的女情报官获成果奖。秘密技术渗透的另一事例於1987年5月被公开,一位美国国务院外交保安人员在北京大使馆和上海领事馆发现了电子监听设备。

在本土招收境外情报人员

在自己领土上招收外国人似乎是进行谍报活动的稳妥而行之有效的方法。这种方法的主要好处就是:如果对方拒绝,官员仍然有安全环境并没有人知道。中国情报和安全机构在前来中国的外国人中寻找潜在的情报人员,瞄准外交官、政府官员、学者、记者以及商人。国安部招收这些人员来对他们自己的政府进行谍报活动,影响海外的事件,或提供商业情报和有特殊用途的技术。国安部和军事情报部门还以研究学会和大学的名义邀请外国学者来中国讲学或参加会议。情报机构常为讲学人士及其家属提供所有费用。

学者专家被中国情报机构视作有利目标,其原因是:一、他们在国安部或军事情报部感兴趣的领域内有独到的见解;二、他们能接近决策者和其他潜在招收目标。

军事情报机构瓜分全球

在解放军总参谋部军事情报部的世界地图上,所有的大洲海岛都被分片包乾。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的军事情报部被称为二部,负责搜集并向军事统帅机构及时提供情报。

现任副总参谋长,中将熊光楷曾是二部部长。熊的上司是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徐信(已除役,上将)参加过朝鲜战争,1957年毕业於苏联军事学院。上校李宁是熊某的助理,是二部一位新的职业情报官员。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後期,他曾是驻伦敦的军事特使。他在那儿的主要情报活动就是在中东为中国武器出口找到新市场,和非法获取有军事应用价值的高新技术。1990年,他在华盛顿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研究学院完成研究生学业。

评估周边国家的军事威胁

二部的情报搜集活动包括战术性、战略性和技术性三种。目前花大部分精力致力於了解和评估中国边界上潜在的军事威胁。职责可分成以下几类:

战争种类 与中国相邻国家军队的大小、位置、装备及能力;
军事地理 各邻国的地形特徵;
军事学说 现有和潜在的敌对国的哲学和目标;
军事经济学 其他国家的工农业潜能、军事技术水平及战略储备;
个人情报 有关外国军官们的材料;
核目标 外国政治、军事、情报和人口中心的大小、位置。

可以推测,二部有能够满足各级需求的区域性和全国性监视中心网络。二部还热衷於获取高新技术,特别是有军事应用价值的技术。事实上,根据某些描述,军事情报部是中国在这方面的主要情报机构。由於中国军事特使人数有限,二部好像没有派人在海外主要从事外国高新技术搜集活动,但既然二部人员以领事官的身份工作,那麽,搜集者人数实际上要多得多。

按地区划片分工把口

为满足战略性需求而搜集和传达情报的地点就是地方情报中心,情报似乎是通过总部被传达给其他军区的。人民解放军三军侦察分队负责搜集战略性情报。陆军和海军特别工作小组为集团军指挥官进行目视侦察和用电子技术窃取情报。军区情报搜集小组隶属於二部。二部由两个搜集处、四个分析处和一个新成立的科技研究处组成。

一处按地域将情报搜集任务划分为五个分区:北京分区、渖阳分区、上海分区、广州分区和南京分区。北京分区瞄准在北京的外国人士,还是所有其他分区的联络办公室,其他分区在进行所在区的工作时必须与北京协调。北京分区还帮助渖阳分区。北京分区利用两家宾馆搜集情报,其中一家是黄龙宾馆,被用来为在北京培训或路过北京的军事情报官员服务。该宾馆还为完成海外任务後回国的军事情报人员提供住处。

五个分区还在海外进行秘密情报搜集活动。渖阳分区负责搜集有关俄国、东欧和日本的信息。按理说,南韩和北韩应该是渖阳分区的目标,但没有信息支持这一观点。渖阳分区目标之一就是东方快车。该次列车在前往俄国和欧洲的途中横穿中国东北部,列车上的某些工作人员要麽是情报官员,要麽需向情报官员汇报。

广州分区主要目标是香港、澳门和台湾人士,大量使用商贸作掩护。例如,香港华人集团的一位副总裁原本就是来自广州的军事官员。他在华人集团的掩护下协调其他情报人员的搜集活动。该分区在香港和澳门还有其他几家掩护公司。

上海分区和南京分区分别瞄准西欧和美国,这两个分区情报官员经常在国内外活动。上海分区负责几个欧洲目标的主要城市,而南京分区则担任美国的几个学术交流项目。

培养和管理军事特使

二部为满足军事战略情报需求而从事搜集活动的军事特使,属於该部特使处。特使处又叫三处,有四百多员工,按地理位置和所在地区对特使搜集活动的重要性,又被细分为几个小组。其中最重要也许是最活跃的一个小组是以土耳其为基地。另一小组设在非洲。但我们不知道那些小组的活动中心在哪里。中国军事特使搜集有关外国武器技术、战争规模、军事学说、经济和政策方面的情报。很多这种信息都能从公开渠道得到,但敏感技术一般来说还必须采取秘密方式才能获得。

情报人员以前全天24小时监听监看外国电视,现在又得增加对电子网络的监视

中国军事特使肩负秘密搜集情报的责任,所以,应有内部培训项目来训练他们这方面技能,培训项目包括谍报技巧和语言能力。南京外交学院

最近又重新命名为人民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

就是二部培训谍报技巧和外语能力的学校。

二部有加工和传达情报的分析处,对情报进行基本的全方位的分析──所谓「全方位」是指利用来自所有情报渠道的信息。每天上午七点,分析处要提交一份报告,总结发生在前二十四小时内的有意义的军事情报活动。该报告被呈报给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政治局和各总部主任。该处设在总参谋部11号楼内。分析处和北京国际战略研究所共同合作,所以又被称为「北京国际战略学会」,成立於1979年,自称「为研究国际战略问题的学术机楸ㄒ员慵笆敝С止壹毒霾。这种情报中心很可能存在於分析处内,因为分析处可得到能证实和详细描述即将出现的军事威胁的各种渠道的数据。

分析处各有特定目标国

二部还有三个情报分析处,负责对特定地域的目标进行深层次的情报分析:四处集中了解独联体和东欧的政治军事政策,而另一处即六处则把工作重点放在与中国嗔诘难侵薰疑稀A硪换贡怀莆拦蛭鞣焦曳治龃Γ次宕Α8么υ诮姓魏途梅治鍪敝饕霉赖玫降某霭嫖铩8么ψっ拦姆治黾页3R诿拦ぷ骱芏嗄辏蛭庖惶厥獾难芯吭谥泄楸ㄈδ谙碛薪细叩纳M笨赡芤ㄏ嗟倍嗍奔浜途磁嘌镅阅芰η康姆治黾遥庋拍鼙姹鸪雒拦团分薰霭嫖镏兴从车奈幕驼涡畔ⅰN宕ψ钕不兜牧礁雒拦柿侠丛淳褪枪岬谋ǜ婧蚏AND公司的文件。

二部新成立的科技处,又叫七处,职责是研究、设计和开发技术。有六个研究机构属该处管理:开发谍报设备的第五十八研究所、生产技术性援助设备的海鸥电子设备厂、北京电子厂、第五十七研究所、北方交通大学计算机中心和该处自己的计算机中心。七处的存在表明,二部正在考虑和策划瞄准国外未来科学技术的谍报活动。军事技术搜集单位和科研中心的密切关系,强有力地证明了技术情报援助在武器计划进展过程中所起的明显的作用。

二部还有以下几个部门:

档案局

收藏海外的公开出版物。一个下属单位就是对外军事出版公司,该公司负责翻译和重新出版其他国家的军事杂志。

机要局

负责处理、传达和收藏机密文件,还为文件的分类统一标准。

综合局

为工作人员提供後勤服务,如交通、办公设备、娱乐中心和饮食。

警卫局

负责中央军委委员和各总部领导的人身安全。在二部各机构的安全工作中它还享有司法权。据说,在预算和支配行动方面该单位享有最大的自主权。

华裔影星杨紫琼因参予「○○七」新片而备受瞩目。其实中国情报人员惊险生涯也不逊色。就下属机构的数量而论,二部似乎能在规模上和国安部抗衡不挂招牌的情报分店。中国大陆许多科技、社工和宣传部门都被赋予成为红色政权的矛或者盾的神圣使命。

中共还设有为数不少的较为分散、表面看来也不那麽引人注意的情报部门。

解放军总政治部:

总政一大职责是进行反情报调查,主要由总政下属的保卫部负责。威胁或对共产党领导军队表示质疑的任何行为都被定义为广义的政治案件。1986年1990年,军事法庭和检察院受理了六百多起与低层官员有关的政治案件,其中涉及400多人的35个案件被定为是「阴谋组织反革命小集团」。

总政下属的联络部也从事秘密情报活动,将官员以商人身份安置在海外搜集有关台湾的信息。该部的主要对象可能就是台湾军事人员。据报道,联络部官员都是有教养、有经验的中级官员。

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後改为总装备部):

它在各省和生产军用物资的十四个部门内都设有办公室。该委员会负责军事技术和武器方案的研究和策划。该委员会主要依靠总参二部,但同时也依靠国安部来非法得到所需的外国技术。由於有必要得到高技术知识,所以该委员会工作人员也试图窃取有军事应用价值的外国技术,将科学家以学术交流的身份派到海外搜集信息。该委员会人员经常以新世纪公司人员的身份去美国和西欧购买和获得那些标明不能出口的技术。成立於1986年的新世纪公司和保利技术公司实际上是武器进出口的军事机构,具有同样业务的另一表面独立的公司,是下属於解放军总後勤部的新兴公司。

保利技术公司属於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但它实际上隶属总参谋部。现任总裁贺平娶了邓小平的女儿邓榕。新世纪和保利和以下公司有联系:中国北方工业公司、中国精密机械进出口公司、中国国家造船公司、长城公司、中国电子进出口公司、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公司,以及中国核能工业公司。

八十年代中期,新世纪公司到波士顿非法购买和运输了标明不能出口的船上航海设备。用来获取技术信息的另一方法是邀请外国专家访问中国。该委员会通常负责访问科学家及家属的所有费用。参加外国来访者特别会议的某些人可能就来自该委员会的情报研究所,该所负责研究和分析军工发展中科技应用和管理的问题。

新华社:

在海外安置了数百名记者搜集外国新闻,大量编发《内部参考》等各种只向副部级或副部级以上官员发行的信息汇编。

中国共产党统战工作部:

该部有著从事秘密活动和搜集活动的职责。其公认的义务就是和非政府(非共产主义)机构一起共同推行贯彻中国的外交政策,为了达到中国对外政治目的而进行秘密活动以试图影响其他国家的组织机构,例如,操纵海外的华人组织在某一特定?br>1952年期间,他是美国驻上海和香港领事馆的翻译人员,还是驻朝鲜军队的口译人员。1952年後,他在中央情报局驻克纳瓦、加州圣塔罗沙和维吉尼亚的罗斯利的对外广播情报机构工作。

金给中国提供了有关美国对华外交政策方面的情报。他承认於1970年10月向中国传送了讨论尼克松总统希望与中国建交的机密文件,所以中国领导人提前了解了尼克松的意图。这也许让中国及时改变其对内对外政策以得到最大政治利益。

作为分析家和中央情报局少有的通晓汉语的人,金某能够传送各种信息:中国及东亚情报信息报道、中央情报局人员生平简介和评价、机构内秘密人员的姓名和身份。同时还提供了有关中国被招收的情报人员的信息。由於中央情报局内部分类规定,金某不知道他们真实姓名和身份,但能推断出他们的工作地点及权力级别。中国反谍报和安全机构便能据之确证其身份。

媒体把金某谍报活动的暴露,归因於1985年中国国安部外事局主任俞强生(现任中国建设部长俞正声的兄弟)叛逃到西方。但联邦调查局和财政部对金的详尽调查於1982年就已经开始了。事实上,当金某1982年2月从北京旅行回来时,海关在搜查他的行李时就记录了他房间钥匙的号码。这种「全面海关搜查」,只有当某个人被海关财政执行联络电脑系统认定为某项犯罪调查的嫌疑犯时才履行这种程序。联邦调查局肯定已於1981年某个时候向海关证实了金某这个人。

根据金选择文件的标准以及已知或怀疑他已提供给北京的数据,我们可看出其几个目的:

1、有关对华外交、政治和经济政策方面的信息;2、对以中国为目标的国外情报运作的了解;3、与中国有关的美国信息需求方面的信息;4、美国情报官员们的生平简介;5、安全联络能力的详细材料。

对金某案例进一步分析证实了国安部常用的谍报技巧。例如,谍报网络在目标国内运作,但操纵该网络的官员生活和工作在第三国,以防止目标国政府反情报机构查出其谍报活动。

金某主要运作活动,即传递机密数据和接受命令,通常在中国大陆以外第三国进行。金至少有六次在多伦多同一购物中心内将未冲洗的胶卷交给国安部信差李先生。金每次只花大约五分钟时间去这家购物中心。其他时候是由在香港工作的中国官员向他询问情况。国安部偏向於单独询问情况,而不应用非私人性的秘密联络方式,国安部对其他情报人员的管理也证明了这一点。

金某要传递情报时,总是先发信到澳门、广东或香港三个地点中的一个住宅地址。这种信只秘密说明他所去的第三国家的时间和地点。这种谍报方式不适合快速传递数据,但比在目标国内进行类似的活动要安全得多。然而,正如尼克松政策文件的案例所示,金某也有紧急情况下迅速传递信息的方法。此外,对第三国操纵技巧的运用显示中国情报机构了解美国的反情报能力。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