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寶森死因偵查紀實
 
倚天劍
 
2000-11-23
 
【人民報23日訊】崎峰茶山的槍聲

1995年4月5日下午,王寶森在北京西便門一個會議室裡出席北京市計委召開的有關金融、財稅體制改革的專題會議。據當時參加那次會議的人講,王寶森有些心不在焉,眼睛時不時地發呆。會還沒開完,王寶森就匆匆離開了會議室,讓他的司機驅車開往市政府。這時是下午5時左右。

進院後王寶森對司機說:「你在這裏等我,我一會兒要上懷柔。」大約一個小時以後,王寶森才出來。司機看見陳希同和王寶森在一起,兩個人邊說邊走出了市長樓。陳希同上了自己的轎車,王寶森也坐進了自己的車。這時的時間接近6時30分。王寶森對司機說:「走,上懷柔。」

不到一個鐘頭,車已經到了懷柔。在一個叫崎峰茶的地方,王寶森要司機停車,說他要下車抽根煙歇一會兒。王寶森下車後,點著了一根煙,面對腳下的懸崖斷壁發呆。一會兒,王寶森對司機說:「明天縣裡會有車送我的,你就直接回城裡上班吧。記住:不要對任何人講我在這下車的事。」

崎峰茶的一些村民這天夜裡聽到了一聲槍響,因為這裏常有一些人進山打獵,另外公路上汽車輪胎爆破的聲音也極似槍聲,因而沒有人對這種經常有的聲音給予關注。

老農發現王寶森屍體

第二天上午市裡開工作會王寶森沒有到,但辦公廳的人發現王的車在,於是詢問王寶森的司機。司機說不知道,昨天下午就沒看見副市長。

而此時的市政府已經炸了窩,連市委書記陳希同都已經急了,要求務必找到王寶森。各方面都動員起來,市公安局也出面了。在這種態勢下,王寶森的司機扛不住了,只好把昨天和王副市長一塊進山的事和盤托出。陳希同立即命令北京市公安局局長、政委帶隊,帶上警犬和有豐富探案經驗的二處幹警,還有法醫,立即隨王寶森的司機進山找人。

大約一小時後,在南坡接近半山腰的地方,一個老農發現,在一塊大石頭下,一個滿臉是血的人臥在那裏。幹警們迅速圍了過去,一些見過王寶森的人確認:這就是王副市長。陳希同接到匯報後向公安局下令保護現場,待市領導察看以後再作決定。

次日上午10時左右,領導的車隊終於到了,但來的不是陳希同,而是市長李其炎。在市公安局領導的陪同下,他仔細察看了出事地點,在公安局劃定的中心現場外轉了幾圈,沒有做任何表態。接著,王寶森的家屬也來了,確認了屍體,悲悲切切地要求公安幹警查明真相,嚴懲兇手。

是自殺不是他殺

北京市公安局二處在發現了王寶森的屍體後,迅速封鎖了現場,並確定中心現場任何人都不能接近,包括市裡領導。王寶森是頭朝北、緊貼一塊大石頭斃命的,頭部太陽穴上有一個槍打出的圓洞,身上沒有其它傷害。要確定自殺還是他殺,現場的腳印無疑是重要的證據。現場提取的腳印只有死者一人,這至少證明王寶森身邊是沒有作案嫌疑人的。

當然,這並不能排除其他人在遠距離射殺王寶森的可能。刑偵及技術部門在現場仔細檢查了王寶森太陽穴上的彈洞,發現彈洞周圍有火藥留下的火焰痕跡,而這種火焰在15厘米內才能留下痕跡。這說明槍口離創口很近,是接觸射擊,甚至是頂著太陽穴打的。

但由此斷定王寶森就是自殺還不足為憑。好在現場留下了一枝手槍,還找到了一顆子彈頭。經指紋檢測,這手槍確實是王寶森用過的,為八一式國產手槍。那顆子彈頭和王寶森槍裡的子彈完全一樣。王寶森持槍的檔案也找到了。王寶森領的槍隻子彈與現場發現的槍隻子彈完全吻合。

這樣,基本可以斷定是王寶森自己開槍擊斃了自己。為了做到萬無一失,市公安局刑偵技術部門還對王寶森持槍的手進行了殘存火藥微粒檢查。人在開槍的時候,火藥微粒會殘留在手上。運王寶森屍體的時候,王寶森的雙手都被套上了塑料袋,以便到實驗室提取火藥微粒。技術人員把王寶森手上的殘留火藥微粒與他手槍裡的子彈火藥進行了比較,證明是同一種火藥。

至此,王寶森自殺可以蓋棺定論了。但有人還提出質疑:王寶森自己開槍打了自己,那麼子彈殼跑哪去了?

找不到子彈殼,王寶森自殺的案子就定不了。就在大家焦急萬分、一籌莫展的時候,幹警們終於用探雷器找到了那枚已踩入土裡的彈殼。

1998年4月,經有關部門批准,犯下累累罪行的貪官王寶森的屍體被火化。

(生活時報)(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