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喜怒無常的變臉絕技
 
林保華
 
2000-11-21
 
【人民報訊】上月底曾在北京中南海大罵香港記者的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十一月十七日在汶萊參加亞太經濟合作會議時,利用參觀皇室博物館,本來只安排接受中資的鳳凰衛視訪問,突然通過港府新聞官通知香港記者也可以前去訪問,由於事出突然,只有四家香港電視臺和兩家電臺的記者訪問,報章記者沒有一個在場。

江澤民以和顏悅色、笑容可掬的態度接受記者叁分鐘的提問,借以挽回上次所造成的惡劣形象。在他離開時,還畫蛇添足的回頭問記者:「你們滿意了吧?」而更是狗尾續貂的是,事後江澤民的秘書還打電話給記者,問他們對這次安排是否滿意。

這次接受採訪比上次怒斥香港記者少了一分鐘。時間上倒不是問題,反而是這種刻意的安排,充滿江澤民特色的作秀色彩,使這次採訪更顯得虛偽,結果帶來更多的負面評價。

北京人評價江澤民是戲子。江澤民的喜怒無常,使人想起川劇中的變臉絕技。不久前香港著名歌星劉德華拜川劇的一位師傅學藝,學的就是變臉絕技,結果被四川主管單位所阻止,說這是國家機密,怎麼可以傳授給外人?可見不論劉德華如何賣命唱「我是中國人」,當局還是把他當外人。果然如此,如果「外人」都學到了這些變臉絕技,中共領導人的表演一下全被揭穿,他們日子怎麼混下去?

江澤民這次表演變臉有好多方面的原因,主要大致如下幾個:

一,上次怒罵香港記者在國際上造成極壞的影響,不但電視臺轉播,外國報章還發表評論。醉心於樹立國際形象的江澤民不能不換個臉色來改變他的暴君形象。

二,中共的全國政協主席李瑞環十一月初訪問香港,對香港媒體態度頗為友好,回答問題也少官腔,不是胡亂「挺董」,而是指出香港不團結的危機,對「愛國人士」告禦狀也不以為然。在香港市民眼中和媒體的評論,李瑞環一下把江澤民比下去了。江澤民對朱熔基比他更受歡迎早就容不下,對李瑞環更加耿耿於懷了。所以要趕快表演一番。

叁,本來十一月四日江澤民在深圳為鄧小平銅像揭幕也是表演的好機會,然而在鄧小平六公尺高的銅像面前,不到兩公尺高的江澤民顯得是侏儒了。在那個場合記者提問會是有關鄧小平的問題,需要講鄧小平的好話,那就沒有機會吹噓自己,從而影響到自己的高大形象,所以不如不讓香港記者上門。這並非外界評論江澤民「餘怒未息」那樣簡單。

十一月十七日那天突然召見香港記者,也不一定是江澤民心情好,而是在「調教」香港記者。眾所周知,媒體和記者都是中共眼中的「工具」,上次發火,就是因為香港記者不明白這一點,而是提出他們不應該提出的問題。上次把香港記者罵了一頓趕走,這次一聲令下,香港記者就匆匆趕來,就是江澤民在訓練香港記者是否「召之即來,揮之則去」的工具。

這次香港記者提出的問題果然是回避了敏感問題,更不提上次發生的事件,而是問了一些可以讓江澤民宣示政策,甚至提供教訓臺灣和美國的機會。這說明江澤民上次的訓斥還是發生了效果,香港記者「孺子可教也」。這次其實不應該是他問香港記者是否滿意,而是香港記者問江澤民,提這種問題江主席滿意不滿意?

在香港記者提出的六七個問題中,關於臺灣的是問江澤民目前兩岸有沒有談判的勢頭,江澤民說不了解,因為臺灣現在處在「很不穩定的狀態」。《蘋果日報》為此發表社論,勸諭臺灣注意,這種混亂狀態是中共乘虛而入的最佳時機,因為中共曾將臺灣出現失控局面作為它出兵臺灣的叁個條件之一。據筆者了解,現在也有中共對臺問題的「智囊」和海外一些馬屁精向江澤民獻策應該趁此機會對臺灣出兵。目前看來江澤民還沒有這個膽量,但是臺灣朝野還是不能不有所警覺。

問起香港對臺灣的示範作用,江澤民強調香港和臺灣的不同。看來「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失敗,再談示範無疑是在拆自己的墻腳。
轉自(大參考)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