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喜怒无常的变脸绝技
 
林保华
 
2000-11-21
 
【人民报讯】上月底曾在北京中南海大骂香港记者的中共国家主席江泽民,十一月十七日在汶莱参加亚太经济合作会议时,利用参观皇室博物馆,本来只安排接受中资的凤凰卫视访问,突然通过港府新闻官通知香港记者也可以前去访问,由於事出突然,只有四家香港电视台和两家电台的记者访问,报章记者没有一个在场。

江泽民以和颜悦色、笑容可掬的态度接受记者叁分钟的提问,借以挽回上次所造成的恶劣形象。在他离开时,还画蛇添足的回头问记者:“你们满意了吧?”而更是狗尾续貂的是,事後江泽民的秘书还打电话给记者,问他们对这次安排是否满意。

这次接受采访比上次怒斥香港记者少了一分钟。时间上倒不是问题,反而是这种刻意的安排,充满江泽民特色的作秀色彩,使这次采访更显得虚伪,结果带来更多的负面评价。

北京人评价江泽民是戏子。江泽民的喜怒无常,使人想起川剧中的变脸绝技。不久前香港着名歌星刘德华拜川剧的一位师傅学艺,学的就是变脸绝技,结果被四川主管单位所阻止,说这是国家机密,怎麽可以传授给外人?可见不论刘德华如何卖命唱“我是中国人”,当局还是把他当外人。果然如此,如果“外人”都学到了这些变脸绝技,中共领导人的表演一下全被揭穿,他们日子怎麽混下去?

江泽民这次表演变脸有好多方面的原因,主要大致如下几个:

一,上次怒骂香港记者在国际上造成极坏的影响,不但电视台转播,外国报章还发表评论。醉心於树立国际形象的江泽民不能不换个脸色来改变他的暴君形象。

二,中共的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十一月初访问香港,对香港媒体态度颇为友好,回答问题也少官腔,不是胡乱“挺董”,而是指出香港不团结的危机,对“爱国人士”告御状也不以为然。在香港市民眼中和媒体的评论,李瑞环一下把江泽民比下去了。江泽民对朱熔基比他更受欢迎早就容不下,对李瑞环更加耿耿於怀了。所以要赶快表演一番。

叁,本来十一月四日江泽民在深圳为邓小平铜像揭幕也是表演的好机会,然而在邓小平六公尺高的铜像面前,不到两公尺高的江泽民显得是侏儒了。在那个场合记者提问会是有关邓小平的问题,需要讲邓小平的好话,那就没有机会吹嘘自己,从而影响到自己的高大形象,所以不如不让香港记者上门。这并非外界评论江泽民“馀怒未息”那样简单。

十一月十七日那天突然召见香港记者,也不一定是江泽民心情好,而是在“调教”香港记者。众所周知,媒体和记者都是中共眼中的“工具”,上次发火,就是因为香港记者不明白这一点,而是提出他们不应该提出的问题。上次把香港记者骂了一顿赶走,这次一声令下,香港记者就匆匆赶来,就是江泽民在训练香港记者是否“召之即来,挥之则去”的工具。

这次香港记者提出的问题果然是回避了敏感问题,更不提上次发生的事件,而是问了一些可以让江泽民宣示政策,甚至提供教训台湾和美国的机会。这说明江泽民上次的训斥还是发生了效果,香港记者“孺子可教也”。这次其实不应该是他问香港记者是否满意,而是香港记者问江泽民,提这种问题江主席满意不满意?

在香港记者提出的六七个问题中,关於台湾的是问江泽民目前两岸有没有谈判的势头,江泽民说不了解,因为台湾现在处在“很不稳定的状态”。《苹果日报》为此发表社论,劝谕台湾注意,这种混乱状态是中共乘虚而入的最佳时机,因为中共曾将台湾出现失控局面作为它出兵台湾的叁个条件之一。据笔者了解,现在也有中共对台问题的“智囊”和海外一些马屁精向江泽民献策应该趁此机会对台湾出兵。目前看来江泽民还没有这个胆量,但是台湾朝野还是不能不有所警觉。

问起香港对台湾的示范作用,江泽民强调香港和台湾的不同。看来“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失败,再谈示范无疑是在拆自己的墙脚。
转自(大参考)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