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人:美越交好抗衡中國
 
2000-11-21
 
【人民報訊】蘋果日報21日報導:對任何一個國家來說,美國總統到訪都是一件大事。上周全世界公眾特別注意克林頓作為首位美國總統訪問統一的共產國家越南。在此之前,克林頓在其任期之內已作了很大的努力,與這個曾擊敗世上最強國的國家建立新關係。儘管越戰死傷無數,近年美越兩國之間的關係卻不斷地露出曙光。發展下去會怎樣呢?

美越關係不斷改善

最近幾年的趨向無疑顯示出,兩國之間的關係將更為改善。克林頓於一九九四年取消對越南長期的貿易禁令,把球踢了出去。兩國於一九九五年建交,並於去年達成協議,發展正常的雙邊貿易關係。

越南最早的一輪改革始於一九八六年,只是在一九九○年代虎頭蛇尾地失敗了。除了越南國營大企業的明顯問題之外,近幾年亞洲的一場大衰退也暴露了許多經濟上的弱點。

問題之一是,越南過份依賴亞洲公司,它們占了外國直接投資的三分之二,在地區性衰退中外資撤走了。另一個威脅來自中國:中國大量製造廉價出口品,而且即將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越南政府因應這些問題,就採取了鼓勵私營部門增長的方法,並盡量使其貿易和資本流動多樣化,最明顯的就是與美國做生意。

私營企業、更加自由的市場,和外國投資,這些顯然都是美國人及其政府喜歡聽的話。任何國家只要打開其窗口,就會馬上接受美國文化和科技的清新空氣。一旦接觸到了,又有誰能抗拒呢?

美國總統在河內和胡志明市走來走去,越南民眾被超級大國的潛在影響力弄得神魂顛倒之時,兩國之間的差別就更易比較出來。但他們不應這樣神魂顛倒。

首先,對於改革的進度仍有疑問。即使越南繼續開放,也有另一個理由減低美國的影響力:雖然這可能令克林頓及其國人很吃驚,但在自由化和美國化之間始終存在非常大的區別。

對越南來說,更是如此。官僚和百姓一樣,正在向外部世界尋求經驗和教益。但他們會務實地汲取外頭的經驗。長期以來,越南領袖多半從中國尋找答案。不只是中國的儒家文化和幾千年的傳統影響了越南,而且這個北方巨人更向越南作出榜樣:一個共產主義官僚架構如何能夠促進經濟增長,而不明顯地犧牲穩定。由於中國自古以來就是一個對手,它的成功也成了對越南的一個直接挑戰。

對於美國,這意味什麼呢?經濟問題和地區政治都要加以考慮。越南除了要令自己的經濟多樣化之外,還明顯地希望美國抗衡中國在東南亞的影響力。在一九七九年越南推翻柬埔寨的紅色高棉政權,中國曾入侵越南,因此相對美國而言,中國更是越南的敵人,不論在古代還是近代均如此。中國主席江澤民在克林頓訪越前三天,在柬埔寨作了一次大事張揚的訪問,時間上引人起疑。

然而,戰略上的對抗並不是值得觀察的唯一問題。如果越南讓其經濟自由化,它還可以選擇其社會制度。目前,並不一定是選擇資本主義或是社會主義,而是選擇開放的程度。中國顯示出,一種不透明的制度在適當的條件下仍能產生令人驚訝的高增長。

中國是越頭號敵人

但越南在兩個方面與中國不同。第一,越南比中國小得多,因此不得不多生產出口導向的產品,並努力爭取外資。第二,海外越僑比華僑人數少得多,卻更西化。如果越南要吸引他們回越南(如從美國回越南),處事就必須更加開放。

自由化的越南到底選擇哪一條道路,情況還很不明朗。由於克林頓上週末玩了一趟,將會出現許多評論,讚揚兩國建立文化橋樑。不過,有很多「橋樑」不是越南當局急需建立的。(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