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希同倒臺之內幕及幕後原因!
 
——跟陳老哥嘮嘮心裡話
 
2000-11-21
 
【人民報訊】俺說希同他大兄弟,這是咋說得呢?

本以為你老打九五年開始的這一劫隨著16年監禁的判決,就算告一段落了。可怎麼又聽說你不服判決,決定上訴。你是不是叫這一個跟頭摔壞了腦子,把咱這黨國官場上的規矩全忘咧?得了,你這邊坐下,讓俺老漢吸袋「關東煙」,把這官運、氣數啦再給你聊聊,免得你再摔第二個跟頭。

你以為你這還真是生活作風、經濟案子呀,你可別逗咧。您老一貫的「PC」(politically correct)----政治正確,那是人所周治的,特別是您在八九年當機立斷,對學生運動做出的結論,使鄧老先生痛下決心,力排眾議,出動軍隊,血洗京城,才挽救了革命、挽救了黨、挽救了無數先烈拋頭顱、撒熱血換來的紅色江山。

特別是這一下子拱倒了那個老趙(紫陽),空出了大位,憑空落在了上海人江澤民身上,成就了江氏的一代王朝。從這個意義上講,你對老江有功有恩,人家老江不是「拎不清」的人,不會心中無數。

希同他大兄弟,老江整你,問題出在你的身上。你也是個為黨工作一輩子的老黨員、老幹部、老同志了,咋把這黨內官場的規矩給忘了?

俗話說,「花花轎子人擡人」,官場上自古以來就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上下級、同級之間對各種事彼此心照不宣、但心知肚明。你看看你自打老江到北京後的態度就看出問題了。你不服氣人家老江是不是?

「天無二日、人無二主」。這是咱大清國,哦,不,大中華人民共和國恒古不變的規矩。啥時也不能變的。老毛為啥整劉少奇,這不明擺的麼。

記得不,五十年代劉青山、張子善貪污多少?一億元。那是舊幣,一萬對一塊,合今天的錢是一萬多塊,咋樣,惹惱了毛澤東,龍顏大怒,一聲令下,給斃了不是。

江澤民跟你夠意思,把你收別人的貴重禮品折合了56萬元,別的就那麼隨便一提,弄個16年,詔示一下世人算拉倒了。你卻沒明白人家的一番好心。

沒錯,江澤民已經沒有老毛那種「龍顏」本事了。可人家也是老鄧一手提拔的,那也叫「禦筆親點」、多少也有「奉天承運」的含義在裡面。老江不是「真龍天子」,可也是出山猛虎,虎氣生生呀。人家黨(總書記)、政(國家主席)、軍(中央軍委主席)三權一把抓,可別理解錯了,當人家是「紙老虎」。

的確,老江不知家族祖輩哪隻墳頭冒了股青煙,稀裡糊塗就成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王朝的一代皇帝。好多人不理解、不服氣。鄧老人家人矮眼不矮,早就告誡群臣「不要不服氣,要注意班子團結」。

你看人家李鵬,彎子就轉得快,知道自己本事不濟、形象不佳、人品不高,聽了鄧老人家的話後,決定奉江澤民為老大,自己甘當老二了。

(你樂什麼?老二?哦,俺說的是「黨內二把手」,不是咱們東北鄉下人的土話裡的「老二」)。

可你陳希同就偏偏不信邪,不服氣,是不是?這就是你的不是了。

「千里做官只為財」。人家江澤民從上海「不遠萬里」來到北京,你以為人家是來挽救社會主義、建設共產主義來的?人家剛一來,生活上有很多不方便,你在北京,是主人,給人家方便了嗎?你上人家串門「問寒問暖」,送上「黨的關懷」了嗎?

啥?你不願意卑躬屈膝地服軟?

嗨嗨,你又鉆牛角尖了不是?

這皇帝位子不是誰都能坐的。那得講個「運」、「勢」。

「運」就是時運、官運、紅運。「運」字當頭,官場上就一帆風順、一無反顧、一往無前、一路綠燈、一鳴驚人、一飛沖天。

「勢」字就是氣勢、態勢、王勢、霸勢。有了它,你可以據高臨下、裝腔做「勢」,沒了它,就啥也不是。你知道古人說的「去勢」是什麼意思嗎?這是一個道理。就像李鵬這小子,有「運」沒「勢」,就只能老老實實當老二了。

北京城再大,還是個北京城,中國再小,也裝下、管轄你北京城。這又是一種「勢」,老江再沒出息,他也壓你一「勢」。

從命相上,你陳希同滿臉皺紋,一看就是個勞累的苦命。從古到今,哪個皇帝不得「天庭飽滿、地閣方圓」的?人家老江好歹也弄個細皮嫩肉,肥頭大耳,那也是一種福相,不,「福勢」。

再說了,北京市這些年搞了多少大工程,上了多少大項目,二環路、三環路、機場高速路、舉辦亞運、爭辦奧運、這商城、那廣場,多大的油水,你讓老江家人沾了麼?老江的兒子你咋不給個小同那樣的肥缺呢?王冶坪你咋不給她在哪個工程、項目中弄個「副總指揮」幹幹呢?

更不象話的是,你還在底下搞小動作,到處去挖人家老江的材料。這就壞了黨內官場的規矩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官場本來是你好我好大家好,要官官相護,不要互相拆臺。你這麼搞,不是把人家往死裡整麼,人家為了自保,也得反擊你呀。

你陳希同是河北大俠,大刀王五的武功底子。可人家老江來自上海,秉承了當年青幫、紅幫的優良傳統,單練玩不過你,給你來幫會「組織」力量,正面玩不過你,給你玩偏門,明的暗的一起上,後發制人卻後發先至,到底把你給玩了把。

其實,陳希同你別太想偏了。老江跟你沒私仇,也沒死仇。你就是感上「點兒背」了。這共產黨就跟這社會上的幫會一樣,龍頭老大必須恩威並重,方可統領群豪。你想,老江剛從上海來,對大夥兒談不上有啥「恩惠」。這就得弄點威嚴出來讓大夥看看。你知道,過去在土匪幫裡,老大動不動就祭刀殺人,那絕不是因為他奢殺,其實是殺給下屬看的。

同樣,這回老江拿你陳希同開刀,那十成中有九成是給別人看的,那叫「殺猴子給雞看」,取「殺一儆百」之效。

老江對你希同手下留情,你可別不識好歹。

你二人當著天下武林比武,你要點人家老江死穴,老江躲了過去,然後用高深內功廢了你的一身武功,給你留下一條性命。你小子別忘了,人家可以輕易地取你性命的。

俺老漢約摸著老江的意思是你就老老實實地頤養天年吧,當官你這輩子就別想了。老江上海人,喜歡哼兩句戲文,估計「黛玉葬花詞」一定熟悉,對你多少有點「它年葬我知是誰」的感觸,多少給自己留了點後路。畢竟,冤家宜解不宜結。為官之人,多栽花。少栽刺,豎敵太多沒好處,尤其是豎你這樣的死敵更沒必要。

老陳你想開點,做人你也夠本了,一輩子做威做福,吃香喝辣,出入香車美人,還有啥想不開的?你就是入了大獄,也不比俺鄉下人過的日子強上百倍?別再攀比別人如何如何了,你沒聽人說「人比人得活著,貨比貨得留著」?好死不如賴活著,你說是不,希同他大兄弟?

讓俺最後指點你幾句:千萬別再上訴了。老江和你好多事心照不宣得了。你一上訴,那不是給老江上眼藥,給黨中央出難題,讓法院、檢察院為難嗎?

你在黨裡混了一輩子了,怎麼也糊塗起來搞什麼法律程序來了?咱這國家黨決定法,人決定黨,這麼簡單的道理怎麼給忘了?難道真是九五年的大跟頭摔壞了腦子?

跟你明說吧,這案子是黨定的。你老老實實地別知聲,在監獄特別待遇間呆上一年半載的,不會讓你吃什麼苦,畢竟是老革命、老同志了嘛。然後悄沒聲的弄個「年老體弱多病,保外就醫」就出來得了。你和何平的別墅中央另有它用,不能再讓你回去住了。但你放心,房子有你的,不會比老趙的差,五室、六室一廳的任你選。

由於你知道太多的黨和國家的最高機密,我們不得不對你嚴加保護,也好,反正社會治安愈來愈惡化,這樣安排對你也有好處。但每年可以由國家出錢讓你到北戴河、黃山呀去渡渡假,免得外國人總說我們沒有人權。

雖然你沒有權力了,但你從前的財產、帳戶什麼的都還是你的,日後和老江服個軟、求求情,上下活動活動,把小同也弄出來,然後悄悄地把子女送到國外去,讓他們去找何平阿姨,她那兒不還有你一大筆錢嗎?瞧,你這一生還有啥遺憾,還有啥擱不下的?

陳希同他大兄弟,我這幾句話你看可對路?

就先嘮到這兒吧。

(唉,這關東煙味道可不如從前了,唷,摻了這老多樹葉子。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轉自小參考(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