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希同倒台之内幕及幕后原因!
 
——跟陈老哥唠唠心里话
 
2000-11-21
 
【人民报讯】俺说希同他大兄弟,这是咋说得呢?

本以为你老打九五年开始的这一劫随着16年监禁的判决,就算告一段落了。可怎么又听说你不服判决,决定上诉。你是不是叫这一个跟头摔坏了脑子,把咱这党国官场上的规矩全忘咧?得了,你这边坐下,让俺老汉吸袋“关东烟”,把这官运、气数啦再给你聊聊,免得你再摔第二个跟头。

你以为你这还真是生活作风、经济案子呀,你可别逗咧。您老一贯的“PC”(politically correct)----政治正确,那是人所周治的,特别是您在八九年当机立断,对学生运动做出的结论,使邓老先生痛下决心,力排众议,出动军队,血洗京城,才挽救了革命、挽救了党、挽救了无数先烈抛头颅、撒热血换来的红色江山。

特别是这一下子拱倒了那个老赵(紫阳),空出了大位,凭空落在了上海人江泽民身上,成就了江氏的一代王朝。从这个意义上讲,你对老江有功有恩,人家老江不是“拎不清”的人,不会心中无数。

希同他大兄弟,老江整你,问题出在你的身上。你也是个为党工作一辈子的老党员、老干部、老同志了,咋把这党内官场的规矩给忘了?

俗话说,“花花轿子人抬人”,官场上自古以来就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上下级、同级之间对各种事彼此心照不宣、但心知肚明。你看看你自打老江到北京后的态度就看出问题了。你不服气人家老江是不是?

“天无二日、人无二主”。这是咱大清国,哦,不,大中华人民共和国恒古不变的规矩。啥时也不能变的。老毛为啥整刘少奇,这不明摆的么。

记得不,五十年代刘青山、张子善贪污多少?一亿元。那是旧币,一万对一块,合今天的钱是一万多块,咋样,惹恼了毛泽东,龙颜大怒,一声令下,给毙了不是。

江泽民跟你够意思,把你收别人的贵重礼品折合了56万元,别的就那么随便一提,弄个16年,诏示一下世人算拉倒了。你却没明白人家的一番好心。

没错,江泽民已经没有老毛那种“龙颜”本事了。可人家也是老邓一手提拔的,那也叫“御笔亲点”、多少也有“奉天承运”的含义在里面。老江不是“真龙天子”,可也是出山猛虎,虎气生生呀。人家党(总书记)、政(国家主席)、军(中央军委主席)三权一把抓,可别理解错了,当人家是“纸老虎”。

的确,老江不知家族祖辈哪只坟头冒了股青烟,稀里糊涂就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王朝的一代皇帝。好多人不理解、不服气。邓老人家人矮眼不矮,早就告诫群臣“不要不服气,要注意班子团结”。

你看人家李鹏,弯子就转得快,知道自己本事不济、形象不佳、人品不高,听了邓老人家的话后,决定奉江泽民为老大,自己甘当老二了。

(你乐什么?老二?哦,俺说的是“党内二把手”,不是咱们东北乡下人的土话里的“老二”)。

可你陈希同就偏偏不信邪,不服气,是不是?这就是你的不是了。

“千里做官只为财”。人家江泽民从上海“不远万里”来到北京,你以为人家是来挽救社会主义、建设共产主义来的?人家刚一来,生活上有很多不方便,你在北京,是主人,给人家方便了吗?你上人家串门“问寒问暖”,送上“党的关怀”了吗?

啥?你不愿意卑躬屈膝地服软?

嗨嗨,你又钻牛角尖了不是?

这皇帝位子不是谁都能坐的。那得讲个“运”、“势”。

“运”就是时运、官运、红运。“运”字当头,官场上就一帆风顺、一无反顾、一往无前、一路绿灯、一鸣惊人、一飞冲天。

“势”字就是气势、态势、王势、霸势。有了它,你可以据高临下、装腔做“势”,没了它,就啥也不是。你知道古人说的“去势”是什么意思吗?这是一个道理。就象李鹏这小子,有“运”没“势”,就只能老老实实当老二了。

北京城再大,还是个北京城,中国再小,也装下、管辖你北京城。这又是一种“势”,老江再没出息,他也压你一“势”。

从命相上,你陈希同满脸皱纹,一看就是个劳累的苦命。从古到今,哪个皇帝不得“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的?人家老江好歹也弄个细皮嫩肉,肥头大耳,那也是一种福相,不,“福势”。

再说了,北京市这些年搞了多少大工程,上了多少大项目,二环路、三环路、机场高速路、举办亚运、争办奥运、这商城、那广场,多大的油水,你让老江家人沾了么?老江的儿子你咋不给个小同那样的肥缺呢?王冶坪你咋不给她在哪个工程、项目中弄个“副总指挥”干干呢?

更不象话的是,你还在底下搞小动作,到处去挖人家老江的材料。这就坏了党内官场的规矩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官场本来是你好我好大家好,要官官相护,不要互相拆台。你这么搞,不是把人家往死里整么,人家为了自保,也得反击你呀。

你陈希同是河北大侠,大刀王五的武功底子。可人家老江来自上海,秉承了当年青帮、红帮的优良传统,单练玩不过你,给你来帮会“组织”力量,正面玩不过你,给你玩偏门,明的暗的一起上,后发制人却后发先至,到底把你给玩了把。

其实,陈希同你别太想偏了。老江跟你没私仇,也没死仇。你就是感上“点儿背”了。这共产党就跟这社会上的帮会一样,龙头老大必须恩威并重,方可统领群豪。你想,老江刚从上海来,对大伙儿谈不上有啥“恩惠”。这就得弄点威严出来让大伙看看。你知道,过去在土匪帮里,老大动不动就祭刀杀人,那绝不是因为他奢杀,其实是杀给下属看的。

同样,这回老江拿你陈希同开刀,那十成中有九成是给别人看的,那叫“杀猴子给鸡看”,取“杀一儆百”之效。

老江对你希同手下留情,你可别不识好歹。

你二人当着天下武林比武,你要点人家老江死穴,老江躲了过去,然后用高深内功废了你的一身武功,给你留下一条性命。你小子别忘了,人家可以轻易地取你性命的。

俺老汉约摸着老江的意思是你就老老实实地颐养天年吧,当官你这辈子就别想了。老江上海人,喜欢哼两句戏文,估计“黛玉葬花词”一定熟悉,对你多少有点“它年葬我知是谁”的感触,多少给自己留了点后路。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为官之人,多栽花。少栽刺,竖敌太多没好处,尤其是竖你这样的死敌更没必要。

老陈你想开点,做人你也够本了,一辈子做威做福,吃香喝辣,出入香车美人,还有啥想不开的?你就是入了大狱,也不比俺乡下人过的日子强上百倍?别再攀比别人如何如何了,你没听人说“人比人得活着,货比货得留着”?好死不如赖活着,你说是不,希同他大兄弟?

让俺最后指点你几句:千万别再上诉了。老江和你好多事心照不宣得了。你一上诉,那不是给老江上眼药,给党中央出难题,让法院、检察院为难吗?

你在党里混了一辈子了,怎么也糊涂起来搞什么法律程序来了?咱这国家党决定法,人决定党,这么简单的道理怎么给忘了?难道真是九五年的大跟头摔坏了脑子?

跟你明说吧,这案子是党定的。你老老实实地别知声,在监狱特别待遇间呆上一年半载的,不会让你吃什么苦,毕竟是老革命、老同志了嘛。然后悄没声的弄个“年老体弱多病,保外就医”就出来得了。你和何平的别墅中央另有它用,不能再让你回去住了。但你放心,房子有你的,不会比老赵的差,五室、六室一厅的任你选。

由于你知道太多的党和国家的最高机密,我们不得不对你严加保护,也好,反正社会治安愈来愈恶化,这样安排对你也有好处。但每年可以由国家出钱让你到北戴河、黄山呀去渡渡假,免得外国人总说我们没有人权。

虽然你没有权力了,但你从前的财产、帐户什么的都还是你的,日后和老江服个软、求求情,上下活动活动,把小同也弄出来,然后悄悄地把子女送到国外去,让他们去找何平阿姨,她那儿不还有你一大笔钱吗?瞧,你这一生还有啥遗憾,还有啥搁不下的?

陈希同他大兄弟,我这几句话你看可对路?

就先唠到这儿吧。

(唉,这关东烟味道可不如从前了,唷,掺了这老多树叶子。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转自小参考(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