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大陸仍沒擺脫殘忍的政治迫害
 
2000-11-20
 
【人民報訊】

◎愚公/文
【大紀元訊】走向小康社會的大陸民眾仍然沒有擺脫傳統的人生苦惱──政治迫害。歷次政治運動曾經製造了大批冤假錯案,這些冤案和日後的大規模平反是大陸社會生活的一大特點。建國前從江西時期打「AB團」、「社會民主黨」、「改組派」到延安的「搶救運動」,建國後從「反胡風」、「反右派」、「文革十年」、「四五運動」、「六四事件」到目前的「法輪功事件」,搞得冤獄遍地、家破人亡、民眾絕望。誹謗、告密和暴力在政治運動中盛行,心術不正的人利用意識形態上的藉口隨便嫁禍於人,這些留給大陸中國人的只有難以忘懷的心酸血淚。

政治運動的不人道觸目驚心,許多「整人」的招數十分殘忍。在中央專案組處理賀龍「通敵」問題時,專案人員在北京軍區政委廖漢生的床前吊了一個三百瓦的大燈泡,整夜整宿不讓睡覺;裝甲兵副司令頓星雲拒絕誣陷賀龍,被專案人員一拳打瞎一隻眼睛;裝甲兵司令員許達光大將被逼迫趴下將故意倒在樓梯上的麵條舔乾淨。刑訊逼供、屈打成招的材料成了定案的鐵證,野蠻的「革命行動」碩果累累。

「文革」時期,生產衰退、生活困苦、文化雕零,一些年輕人心裡對「文革」產生了疑問。1969年2月29日,江西贛州女青年李九蓮在給戀人寫的一封信中表達了懷疑「文革」、同情劉少奇的情緒,就被贛州市公安局拘捕。後來,李九蓮又因為表達政治上的不滿被江西省委常委批准判處死刑。1977年12月14日,贛州市召開三萬人的公審宣判大會,李九蓮的下顎和舌頭事先被一根尖銳的竹簽刺穿連成一體以防止其申辯和喊口號。當日,李九蓮被遊街示眾後拉到贛州西郊槍決,拋屍荒野並被姦屍割去雙乳。十二名為她辯護的人被判重刑。

許多人因為創作歌頌中共和社會主義的作品卻被定為「反黨反社會主義」。湖南知青張揚創作了小說《第二次握手》,讚揚了海外知識分子回國效力的愛國之心、周恩來對科學的重視和知識分子之間的純真愛情。張揚的作品在各地被秘密傳抄,他卻被逮捕並被認定為「反黨」、「鼓吹科學救國」和「吹捧臭老九」,凡是閱讀、傳抄的人都被傳訊、搜查甚至拘留。張揚後來險些被判處死刑,坐了9年牢後於1979年1月經多方解救出獄。

那個時代,不存在思想和言論上的自由,不慎重的言論和獨立的思考可能構成刑事犯罪!據了解,僅僅在1978年到1981年期間就有300多萬件冤假錯案先後得到平反。每一個案件的背後都是「以革命和人民的名義」殘害善良公民的惡行,每一個「犯罪」背後都有一個通過誹謗、牽強附會和刑訊逼供編織的「生動故事」,每一個故事都是一部涉及許多人的血淚史。

二十年來的經濟建設使人們對「文革」的荒唐和暴虐淡忘了許多。但是,今天江澤民在鎮壓法輪功信眾中採取了許多「文革」時期的手法,拘留所和勞教所折磨法輪功信眾的招術和「文革」時期專案組的「寶貴經驗」如出一轍。江澤民在「文革」時沒有挨過整,卻學會「整人」的所有手法。政治──大陸社會生活中的決定性力量──蘊含著巨大的不道德因素和莫名其妙的破壞力量,始終困擾著大陸社會的發展和民眾對幸福的追求。

在歷次政治運動中,誹謗性的宣傳覆蓋了大陸的每一個角落,顛倒黑白、混淆視聽是每一次政治運動的開場白。在不同的階層中都有一些邪惡的人伺機對誠實、善良的人進行打擊和誣陷。「反右」期間,五十多萬人因為「提意見」遭受迫害;今天,煉煉法輪功或者上訪講句真話,就會被開除、拘留、勞教甚至判刑。歷史在何其相似地重演!

當然,每一次「整人」都一定有冠冕堂皇的幌子。沒有哪一次政治運動不是為了消除對「人民利益」的威脅和鞏固「社會主義事業」,沒有哪一次運動不是為了維護「社會穩定」和排除「海外敵對勢力的干預」。當年猶太人把耶穌基督帶到比拉多面前時,他們對比拉多說,「我們發現這個傢伙正在敗壞我們的民族」;蘇格拉底在被處死前被指控敗壞了年輕人的心靈;羅馬皇帝在對基督徒進行大肆殺戮時指控他們擾亂了公共安寧。今天,江澤民政府指控法輪功宣傳「歪理邪說」。多麼異曲同工的鎮壓理由啊!

大陸中國人一直渴望廉潔公正和真正為民作主的政府。但是,人們在幾十年的期望中卻一直承受著政治上莫名其妙的打擊和無以名狀的冤屈。多少人辛苦工作半輩子,到頭來卻因為一句真話再坐牢半輩子。如今,中共內部嚴重腐敗、民心渙散、經濟委靡不振,卻隆重推出一個針對法輪功的政治運動。實事求是很困難,講真話要坐牢,「真善忍」受迫害,人間還能有什麼?善良的人在推測政治上的歹毒用心時彷彿是霧裡看花,很難理解為什麼。反正,結果歷來是明確的:「整人」、「挨整」,然後平反。

領導人的惡劣品德是政治敗壞的根源,不講道德的政治對任何社會而言都是最大的危害。廉潔和公正的政府和領導人形像會有力地維護社會的道德,而一個腐敗的政府怎能讓人遵從勤勞的品德?一個打擊善良的政府怎能讓人相信公理的存在?一個暴虐、邪惡的領導人怎能不敗壞中共的威望?胡耀幫說,「五十一年以來,經常出現這樣或那樣的極其錯誤的審干政策和肅反政策;在錯誤路線的統治或干擾下,這種政策可以發展到極端荒唐、極其野蠻的地步」。在法輪功問題上,這樣的事情再一次出現了。人們說,一些領導人犯了什麼什麼政治錯誤。其實,政治錯誤首先都是一個道德上的錯誤,領導者應該學會尊重別人,人的基本權利和自由在任何政治制度下都應該得到保證。一個充滿妒忌和仇恨的人、一個偏執和自以為是的人,誰知道他在想什麼?健康正常地思維、講究做人的道德是政治生活中的一個基本原則。

在大陸追求經濟發展的今天,應該高度重視不良政治對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嚴重危害。就像「三年自然災害」,實質上是「左傾」錯誤造成的真正人禍。個別領導人政治上的錯誤曾經把大陸社會和民眾推向毀滅的邊緣,中華民族已經不能再承受類似的付出了。大陸歷來惡劣的政治現實已經侵害了人們對政治的興趣,人們對爾虞我詐、欺上瞞下的政治已經冷漠。但是,冷漠往往會構成對政治邪惡的縱容。明哲保身帶來的安寧固然好,但對正義的堅守會帶來良心上的真正滿足,而這對於一個誠實負責的人比安寧更重要。

邪惡的政治不會長久,「整人」的時代已經過去。歷史上的暴君得到的只有暫時的風光、不得好死的下場以及永久的詛咒,堅持正義的人們在暫短的痛苦後會品嘗真理的回報和正義的力量。一切邪惡都會得到最後的清算,一切惡人都逃脫不了處罰。歷史就是這樣!

一位正直的大陸人士說,「一個政權的合法性,取決於它的作為在多大程度上符合最大多數人的利益,在多大程度上實現了它所曾宣布的諾言。不論以什麼名義幹出傷天害理的事,都會喪失民心」。人們希望不要讓江澤民的倒行逆施敗壞了中共「為人民服務」的最高理念,正直的領導人應該拿出當年胡耀邦為冤假錯案平反的氣魄面對當前的時局。的確,邪惡是對每一個人良知和勇氣的考驗。

--------------------------
大紀元時報版權所有 註明出處後隨意轉載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