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大陆仍没摆脱残忍的政治迫害
 
2000年11月20日发表
 
【人民报讯】

◎愚公/文
【大纪元讯】走向小康社会的大陆民众仍然没有摆脱传统的人生苦恼──政治迫害。历次政治运动曾经制造了大批冤假错案,这些冤案和日后的大规模平反是大陆社会生活的一大特点。建国前从江西时期打「AB团」、「社会民主党」、「改组派」到延安的「抢救运动」,建国后从「反胡风」、「反右派」、「文革十年」、「四五运动」、「六四事件」到目前的「法轮功事件」,搞得冤狱遍地、家破人亡、民众绝望。诽谤、告密和暴力在政治运动中盛行,心术不正的人利用意识形态上的借口随便嫁祸于人,这些留给大陆中国人的只有难以忘怀的心酸血泪。

政治运动的不人道触目惊心,许多「整人」的招数十分残忍。在中央专案组处理贺龙「通敌」问题时,专案人员在北京军区政委廖汉生的床前吊了一个三百瓦的大灯泡,整夜整宿不让睡觉;装甲兵副司令顿星云拒绝诬陷贺龙,被专案人员一拳打瞎一只眼睛;装甲兵司令员许达光大将被逼迫趴下将故意倒在楼梯上的面条舔干净。刑讯逼供、屈打成招的材料成了定案的铁证,野蛮的「革命行动」硕果累累。

「文革」时期,生产衰退、生活困苦、文化凋零,一些年轻人心里对「文革」产生了疑问。1969年2月29日,江西赣州女青年李九莲在给恋人写的一封信中表达了怀疑「文革」、同情刘少奇的情绪,就被赣州市公安局拘捕。后来,李九莲又因为表达政治上的不满被江西省委常委批准判处死刑。1977年12月14日,赣州市召开三万人的公审宣判大会,李九莲的下颚和舌头事先被一根尖锐的竹签刺穿连成一体以防止其申辩和喊口号。当日,李九莲被游街示众后拉到赣州西郊枪决,抛尸荒野并被奸尸割去双乳。十二名为她辩护的人被判重刑。

许多人因为创作歌颂中共和社会主义的作品却被定为「反党反社会主义」。湖南知青张扬创作了小说《第二次握手》,赞扬了海外知识分子回国效力的爱国之心、周恩来对科学的重视和知识分子之间的纯真爱情。张扬的作品在各地被秘密传抄,他却被逮捕并被认定为「反党」、「鼓吹科学救国」和「吹捧臭老九」,凡是阅读、传抄的人都被传讯、搜查甚至拘留。张扬后来险些被判处死刑,坐了9年牢后于1979年1月经多方解救出狱。

那个时代,不存在思想和言论上的自由,不慎重的言论和独立的思考可能构成刑事犯罪!据了解,仅仅在1978年到1981年期间就有300多万件冤假错案先后得到平反。每一个案件的背后都是「以革命和人民的名义」残害善良公民的恶行,每一个「犯罪」背后都有一个通过诽谤、牵强附会和刑讯逼供编织的「生动故事」,每一个故事都是一部涉及许多人的血泪史。

二十年来的经济建设使人们对「文革」的荒唐和暴虐淡忘了许多。但是,今天江泽民在镇压法轮功信众中采取了许多「文革」时期的手法,拘留所和劳教所折磨法轮功信众的招术和「文革」时期专案组的「宝贵经验」如出一辙。江泽民在「文革」时没有挨过整,却学会「整人」的所有手法。政治──大陆社会生活中的决定性力量──蕴含着巨大的不道德因素和莫名其妙的破坏力量,始终困扰着大陆社会的发展和民众对幸福的追求。

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诽谤性的宣传覆盖了大陆的每一个角落,颠倒黑白、混淆视听是每一次政治运动的开场白。在不同的阶层中都有一些邪恶的人伺机对诚实、善良的人进行打击和诬陷。「反右」期间,五十多万人因为「提意见」遭受迫害;今天,炼炼法轮功或者上访讲句真话,就会被开除、拘留、劳教甚至判刑。历史在何其相似地重演!

当然,每一次「整人」都一定有冠冕堂皇的幌子。没有哪一次政治运动不是为了消除对「人民利益」的威胁和巩固「社会主义事业」,没有哪一次运动不是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和排除「海外敌对势力的干预」。当年犹太人把耶稣基督带到比拉多面前时,他们对比拉多说,「我们发现这个家伙正在败坏我们的民族」;苏格拉底在被处死前被指控败坏了年轻人的心灵;罗马皇帝在对基督徒进行大肆杀戮时指控他们扰乱了公共安宁。今天,江泽民政府指控法轮功宣传「歪理邪说」。多么异曲同工的镇压理由啊!

大陆中国人一直渴望廉洁公正和真正为民作主的政府。但是,人们在几十年的期望中却一直承受着政治上莫名其妙的打击和无以名状的冤屈。多少人辛苦工作半辈子,到头来却因为一句真话再坐牢半辈子。如今,中共内部严重腐败、民心涣散、经济委靡不振,却隆重推出一个针对法轮功的政治运动。实事求是很困难,讲真话要坐牢,「真善忍」受迫害,人间还能有什么?善良的人在推测政治上的歹毒用心时仿佛是雾里看花,很难理解为什么。反正,结果历来是明确的:「整人」、「挨整」,然后平反。

领导人的恶劣品德是政治败坏的根源,不讲道德的政治对任何社会而言都是最大的危害。廉洁和公正的政府和领导人形像会有力地维护社会的道德,而一个腐败的政府怎能让人遵从勤劳的品德?一个打击善良的政府怎能让人相信公理的存在?一个暴虐、邪恶的领导人怎能不败坏中共的威望?胡耀帮说,「五十一年以来,经常出现这样或那样的极其错误的审干政策和肃反政策;在错误路线的统治或干扰下,这种政策可以发展到极端荒唐、极其野蛮的地步」。在法轮功问题上,这样的事情再一次出现了。人们说,一些领导人犯了什么什么政治错误。其实,政治错误首先都是一个道德上的错误,领导者应该学会尊重别人,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在任何政治制度下都应该得到保证。一个充满妒忌和仇恨的人、一个偏执和自以为是的人,谁知道他在想什么?健康正常地思维、讲究做人的道德是政治生活中的一个基本原则。

在大陆追求经济发展的今天,应该高度重视不良政治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严重危害。就像「三年自然灾害」,实质上是「左倾」错误造成的真正人祸。个别领导人政治上的错误曾经把大陆社会和民众推向毁灭的边缘,中华民族已经不能再承受类似的付出了。大陆历来恶劣的政治现实已经侵害了人们对政治的兴趣,人们对尔虞我诈、欺上瞒下的政治已经冷漠。但是,冷漠往往会构成对政治邪恶的纵容。明哲保身带来的安宁固然好,但对正义的坚守会带来良心上的真正满足,而这对于一个诚实负责的人比安宁更重要。

邪恶的政治不会长久,「整人」的时代已经过去。历史上的暴君得到的只有暂时的风光、不得好死的下场以及永久的诅咒,坚持正义的人们在暂短的痛苦后会品尝真理的回报和正义的力量。一切邪恶都会得到最后的清算,一切恶人都逃脱不了处罚。历史就是这样!

一位正直的大陆人士说,「一个政权的合法性,取决于它的作为在多大程度上符合最大多数人的利益,在多大程度上实现了它所曾宣布的诺言。不论以什么名义干出伤天害理的事,都会丧失民心」。人们希望不要让江泽民的倒行逆施败坏了中共「为人民服务」的最高理念,正直的领导人应该拿出当年胡耀邦为冤假错案平反的气魄面对当前的时局。的确,邪恶是对每一个人良知和勇气的考验。

--------------------------
大纪元时报版权所有 注明出处后随意转载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气:11,024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