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江剃頭」其人其事
 
2000-11-19
 
【人民報19日訊】據說十幾年前,在現今己是龐然大物的江澤民主席還是市長當兒,他在上海市民中有過「江剃頭」的綽號。精明的上海人,喜歡他們的」芮書記」而討厭「江市長」,因而把對蘇北--揚州幫地方主義歧視的賤稱賞了他。

  這當然大大的不好!特別是因為作者正是占祖籍寧波地域優勢的上海 人,所以必須格外地加以反對。

  不過,平心而論,尖刻的上海市民並非完全沒有道理。早年揚州人闖 上海灘,一盆清湯一把刮刀一條牛皮串家過巷來剃頭,後來形成了地域性 行業的傳統,當然是有貢獻的。但上海人是借「小剃頭」來昵(謔?)稱 那些油頭粉面、小裡小氣、「假仔假眼」、不男不女、不三不四、流裡流 氣或慣於裝腔作勢的可伶小人物的。你看我們的江,不是就像剃頭匠一般 ,在上衣口袋裡還插一把梳子時不時忽然扭頭來那麼一下,甚至到西班牙 卡洛斯國王面前也不忘即興表演搔首弄姿麼?看來,「江剃頭」並非出於 富裕上海人對貧苦揚州幫的地方主義歧視。

  謔(昵)稱江澤民為」江剃頭」,一開始主要是講他的」善於作秀」 ,為的是掩蓋潛意識的心虛膽怯、毫無自信。你看他又彈琴來又唱歌、念 完古詩背英文,外加一段西皮二黃倒板!只有對自己的能力、權威、姿格 完全喪失信心的大人物,才須這些花拳繡腿。

  國王有著乞丐的心理,穿著筆挺西裝卻覺得自己是赤裸裸的。你沒見 他從芝加哥飛機弦梯危顫顫抬腿而下時,那腿肚子是打抖的嗎?你沒見他 面對小克在記者會的「惡毒攻擊」,那笑假笑苦笑就像嘴裡塞了一把鹽呢 !而今你打開電視看江剃頭接見外賓,就會發現他永遠「抿著小嘴」笑, 象是喝了一杯醋,有人說是怕流涎,有人說是怕假話說多了而假牙掉出來 ,其實是「秀」得成了習慣,臉的「秀」定了型而已。

  愛作秀的人,一定又是兩面派,色厲內荏、嘴硬骨頭酥的。七年前, 江剃頭正打算全面反和平演變,孰料鄧小平南巡,虛聲恫嚇:「主要是反 左」,並聲稱要把阻礙深化改革者拉下馬。這一下,立即使江澤民魂飛魄 散,直到鄧西去二年的今日,才剛剛恢復元氣,又老調重彈,重吹什麼「 講政治」,並全面鎮壓民主黨。不過,他將硬不了幾天,是一定要反映他 那氣裝蠻牛腔子裡的「鼠膽」的。十三年前,作為市長的江,因被交大學 生當面怒責嚇得鼠竄,而在倉皇進轎車時頭撞個大包。十年前,江剃經濟 導報欽本立的頭,不料遇上趙紫陽的壓力,立刻稀松,暗中討價還價,求 欽檢主編檢討使之過關,可知不過一名政治小丑而已。最近他又要在臺海 搞文攻武嚇--也不過放放禮炮罷了。剃頭匠,還能指望有雄才大略?

  四川有民謠謂:「膽大騎龍又騎虎,膽小只騎抱雞母」,可知愛作秀 的「老剃頭」對於壓迫老百姓時卻是不會手軟的。你們沒見到正是江剃頭 在近日下令鎮壓一億法輪功,北京可以用警棍把八十歲老太打翻在地,大 連可以對八十歲老漢施擒拿鎖喉術!「中國政府養活了十三億人民」,宰 兒殺女家務事,「內政不得干預」,便可以放膽剃頭了。

  忽然想起,江主席曾經號召全黨幹部讀《曾國藩》傳,那曾國藩又名 「曾剃頭」,看來是「剃頭惜剃頭」了。再聯想到江主席對日本人吹噓要 學習春秋時節鄭國子產「禦民如水火」的烈火之勢,那麼他是要在九百六 十萬方公里點燃一場燎原大火了罷?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十年前他 不是在上海首開殺戒的麼?可慮的是,羅馬帝國鎮壓基督教的後果。江澤 民恐怕會成為民運的「大功臣」呢。不過,「小剃頭」變成「老剃頭」, 」江剃頭要剃人頭,綽號也就名符其實了!

摘自99年11月11日 兩國論論壇送交者鬼谷子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