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江剃头”其人其事
 
2000年11月19日发表
 
【人民报19日讯】据说十几年前,在现今己是庞然大物的江泽民主席还是市长当儿,他在上海市民中有过“江剃头”的绰号。精明的上海人,喜欢他们的”芮书记”而讨厌“江市长”,因而把对苏北--扬州帮地方主义歧视的贱称赏了他。

  这当然大大的不好!特别是因为作者正是占祖籍宁波地域优势的上海 人,所以必须格外地加以反对。

  不过,平心而论,尖刻的上海市民并非完全没有道理。早年扬州人闯 上海滩,一盆清汤一把刮刀一条牛皮串家过巷来剃头,后来形成了地域性 行业的传统,当然是有贡献的。但上海人是借“小剃头”来昵(谑?)称 那些油头粉面、小里小气、“假仔假眼”、不男不女、不三不四、流里流 气或惯于装腔作势的可伶小人物的。你看我们的江,不是就象剃头匠一般 ,在上衣口袋里还插一把梳子时不时忽然扭头来那么一下,甚至到西班牙 卡洛斯国王面前也不忘即兴表演搔首弄姿么?看来,“江剃头”并非出于 富裕上海人对贫苦扬州帮的地方主义歧视。

  谑(昵)称江泽民为”江剃头”,一开始主要是讲他的”善于作秀” ,为的是掩盖潜意识的心虚胆怯、毫无自信。你看他又弹琴来又唱歌、念 完古诗背英文,外加一段西皮二黄倒板!只有对自己的能力、权威、姿格 完全丧失信心的大人物,才须这些花拳绣腿。

  国王有着乞丐的心理,穿着笔挺西装却觉得自己是赤裸裸的。你没见 他从芝加哥飞机弦梯危颤颤抬腿而下时,那腿肚子是打抖的吗?你没见他 面对小克在记者会的“恶毒攻击”,那笑假笑苦笑就象嘴里塞了一把盐呢 !而今你打开电视看江剃头接见外宾,就会发现他永远“抿着小嘴”笑, 象是喝了一杯醋,有人说是怕流涎,有人说是怕假话说多了而假牙掉出来 ,其实是“秀”得成了习惯,脸的“秀”定了型而已。

  爱作秀的人,一定又是两面派,色厉内荏、嘴硬骨头酥的。七年前, 江剃头正打算全面反和平演变,孰料邓小平南巡,虚声恫吓:“主要是反 左”,并声称要把阻碍深化改革者拉下马。这一下,立即使江泽民魂飞魄 散,直到邓西去二年的今日,才刚刚恢复元气,又老调重弹,重吹甚么“ 讲政治”,并全面镇压民主党。不过,他将硬不了几天,是一定要反映他 那气装蛮牛腔子里的“鼠胆”的。十三年前,作为市长的江,因被交大学 生当面怒责吓得鼠窜,而在仓皇进轿车时头撞个大包。十年前,江剃经济 导报钦本立的头,不料遇上赵紫阳的压力,立刻稀松,暗中讨价还价,求 钦检主编检讨使之过关,可知不过一名政治小丑而已。最近他又要在台海 搞文攻武吓--也不过放放礼炮罢了。剃头匠,还能指望有雄才大略?

  四川有民谣谓:“胆大骑龙又骑虎,胆小只骑抱鸡母”,可知爱作秀 的“老剃头”对于压迫老百姓时却是不会手软的。你们没见到正是江剃头 在近日下令镇压一亿法轮功,北京可以用警棍把八十岁老太打翻在地,大 连可以对八十岁老汉施擒拿锁喉术!“中国政府养活了十三亿人民”,宰 儿杀女家务事,“内政不得干预”,便可以放胆剃头了。

  忽然想起,江主席曾经号召全党干部读《曾国藩》传,那曾国藩又名 “曾剃头”,看来是“剃头惜剃头”了。再联想到江主席对日本人吹嘘要 学习春秋时节郑国子产“御民如水火”的烈火之势,那么他是要在九百六 十万方公里点燃一场燎原大火了罢?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十年前他 不是在上海首开杀戒的么?可虑的是,罗马帝国镇压基督教的后果。江泽 民恐怕会成为民运的“大功臣”呢。不过,“小剃头”变成“老剃头”, ”江剃头要剃人头,绰号也就名符其实了!

摘自99年11月11日 两国论论坛送交者鬼谷子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气:13,235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