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貪官的「綽號」
 
2000-11-19
 
【人民報19日訊】綽號,乃渾號、外號是也。一部《水滸傳》,可謂集綽號之大成。梁山的一百零八條好漢人人有綽號,如豹子頭林沖、霹靂火秦明、神行太保戴宗等等。不過,這些綽號起得恰如其份,並無貶義。法制日報發表評論稱,如今,一些貪官也有了綽號,而其中的蘊意則是另一番情景了。
  
文章說,廣東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於飛,官氣十足、盛氣淩人,慣於利用手中的權力打壓下級。1992年至1993年,他背著省委、省政府、省人大,帶著省經協辦的人,以搞開發的名義,壓惠州市和大亞灣領導以低價將3500畝土地劃給其子女的「香港德成公司」炒賣,讓其子女凈賺3.03億元。於飛的「大手筆」,頗有打進威虎山上的九爺楊子榮之「魄力」和「瀟灑」。於是人們送給他一個雅號——「九爺」。
  
湛江市原市委書記陳同慶,不僅支持兒子走私賺大錢,還愛看三級片、吃補藥、玩「媽咪」,更喜歡喝每瓶近千元的「藍帶」酒,經常是一頓飯就要喝上幾瓶。有人問他為什麼愛喝「藍帶」,他沈吟半天道出了個中緣由:「藍帶這個酒味道醇和啊!」一時間,陳同慶喜歡喝「藍帶」酒的消息不脛而走。於是,人們私下給他起了一個綽號——「藍帶書記」。
  
山東省淄博市臨淄區公安局原副局長劉少亮,熱衷於玩車玩狗玩女人。為了倒車牟利,他隔三岔五到臨淄、張店、濟南的舊車市場尋找發財的機會,甚至乘飛機到南方搞走私車,先後倒賣汽車20多輛;為了養狗賺錢,他煞費苦心,最多時養過20多條,他整天要跑酒店為狗覓食,有時還要去河南的狗市賣狗;為了風流快活,他不僅包養情婦,還跑遍了淄川、張店、恒臺、臨淄等地恣意嫖娼,於是人們背地裡都叫他的渾名——」飛天鐵烙」。
  
山西省絳縣法院原副院長姚曉紅,從一個司機靠巴結「有用的人」當上辦公室副主任、主任、副院長後,不僅生活腐化到喝人奶的程度,而且殘害群眾的膽量惡性膨脹。絳縣法院有幾十個人被他打過,對其他副院長、上級法院的法官也照打不誤,至於打罵百姓、非法拘禁更是家常便飯。於是人們賞給他兩個綽號——「三氓院長」和「活閻王」。
  
江澤民的綽號是最多的,只好依順序排列:癩蛤蟆(蟾蜍)、too simple, naive 及瘸腿鴨,事例嘛,已經人人皆知,不象前四位還要介紹,所以為了節省讀者時間,這裏就省了。

貪官們能夠混上個綽號,並非易事。因為達不到劣跡昭彰的程度,老百姓是不會輕易賜予的,上述五例便可以說明這一問題。不過,從這些綽號形象地勾勒出每個人的特點乃至達到惟妙惟肖的程度,證明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江澤民的綽號是最多的,只好依順序排列:癩蛤蟆(蟾蜍)、too simple, naive 及瘸腿鴨,事例嘛,已經人人皆知,不象前四位還要介紹,所以為了節省讀者時間,這裏就省了。

貪官們能夠混上個綽號,並非易事。因為達不到劣跡昭彰的程度,老百姓是不會輕易賜予的,上述五例便可以說明這一問題。不過,從這些綽號形象地勾勒出每個人的特點乃至達到惟妙惟肖的程度,證明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材料來源6月19日中新社(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