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贪官的“绰号”
 
2000-11-19
 
【人民报19日讯】绰号,乃浑号、外号是也。一部《水浒传》,可谓集绰号之大成。梁山的一百零八条好汉人人有绰号,如豹子头林冲、霹雳火秦明、神行太保戴宗等等。不过,这些绰号起得恰如其份,并无贬义。法制日报发表评论称,如今,一些贪官也有了绰号,而其中的蕴意则是另一番情景了。
  
文章说,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于飞,官气十足、盛气凌人,惯于利用手中的权力打压下级。1992年至1993年,他背着省委、省政府、省人大,带着省经协办的人,以搞开发的名义,压惠州市和大亚湾领导以低价将3500亩土地划给其子女的“香港德成公司”炒卖,让其子女净赚3.03亿元。于飞的“大手笔”,颇有打进威虎山上的九爷杨子荣之“魄力”和“潇洒”。于是人们送给他一个雅号——“九爷”。
  
湛江市原市委书记陈同庆,不仅支持儿子走私赚大钱,还爱看三级片、吃补药、玩“妈咪”,更喜欢喝每瓶近千元的“蓝带”酒,经常是一顿饭就要喝上几瓶。有人问他为什么爱喝“蓝带”,他沉吟半天道出了个中缘由:“蓝带这个酒味道醇和啊!”一时间,陈同庆喜欢喝“蓝带”酒的消息不胫而走。于是,人们私下给他起了一个绰号——“蓝带书记”。
  
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公安局原副局长刘少亮,热衷于玩车玩狗玩女人。为了倒车牟利,他隔三岔五到临淄、张店、济南的旧车市场寻找发财的机会,甚至乘飞机到南方搞走私车,先后倒卖汽车20多辆;为了养狗赚钱,他煞费苦心,最多时养过20多条,他整天要跑酒店为狗觅食,有时还要去河南的狗市卖狗;为了风流快活,他不仅包养情妇,还跑遍了淄川、张店、恒台、临淄等地恣意嫖娼,于是人们背地里都叫他的浑名——”飞天铁烙”。
  
山西省绛县法院原副院长姚晓红,从一个司机靠巴结“有用的人”当上办公室副主任、主任、副院长后,不仅生活腐化到喝人奶的程度,而且残害群众的胆量恶性膨胀。绛县法院有几十个人被他打过,对其他副院长、上级法院的法官也照打不误,至于打骂百姓、非法拘禁更是家常便饭。于是人们赏给他两个绰号——“三氓院长”和“活阎王”。
  
江泽民的绰号是最多的,只好依顺序排列:癞蛤蟆(蟾蜍)、too simple, naive 及瘸腿鸭,事例嘛,已经人人皆知,不象前四位还要介绍,所以为了节省读者时间,这里就省了。

贪官们能够混上个绰号,并非易事。因为达不到劣迹昭彰的程度,老百姓是不会轻易赐予的,上述五例便可以说明这一问题。不过,从这些绰号形象地勾勒出每个人的特点乃至达到惟妙惟肖的程度,证明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江泽民的绰号是最多的,只好依顺序排列:癞蛤蟆(蟾蜍)、too simple, naive 及瘸腿鸭,事例嘛,已经人人皆知,不象前四位还要介绍,所以为了节省读者时间,这里就省了。

贪官们能够混上个绰号,并非易事。因为达不到劣迹昭彰的程度,老百姓是不会轻易赐予的,上述五例便可以说明这一问题。不过,从这些绰号形象地勾勒出每个人的特点乃至达到惟妙惟肖的程度,证明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材料来源6月19日中新社(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