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故而知新:美國總統大選小資料
 
王伯慶
 
2000-11-17
 
【人民報訊】這次戈爾跟布什為了佛羅里達點票的事情頂著牛幹,新總統不能馬上產生出來。11月12日的CNN民調顯示,約25%的人認為戈爾該立即繳槍投降,27%的人認為需要等到佛羅里達的官方結果出來後才認輸,39%認為必須等待佛州法院決定。

  自由派的好萊塢影星以及知識名流11月11日在《紐約時報》刊登全版廣告,為了《維護人民對政治程序的信念》,呼籲佛州棕櫚灘縣重新投票,並認為如非出現舞弊,戈爾應可贏得佛州。

  結果如何,我們拭目以待。借此時機,我們來回顧一下美國歷史上總統候選人贏了人口選票(popular vote)卻輸了總統席位的有趣故事,了解2000年當選總統的不吉利:「特科抹人詛咒」(Tecumseh Curse,有點象中共特科)。

  1824年,隨著聯邦黨人(Federalists)的消失,這時只有一個主要政黨了,民主共和黨(Democratic—Republican),最後由四人主動承擔總統工作。那時只有白人男性有權投票,傑克遜(Andrew Jackson)贏得了15.4萬選票,99席選舉人票,對手亞當(John Q.Adams)只獲得10.9萬張選票,84席選舉人票,其他票為克勞福特(William Crawford)和「泥巴」(Henry Clay)兩人獲得。

  猜猜誰當了總統?人口選票和選舉人票都少的亞當!為什麼?

  雖然那時主要看人口選票,但傑克遜在人口選票和選舉人票上的優勢均未過半數,總統選舉就交由眾議院投票。亞當與泥巴兄私下勾結,亞當允諾給泥巴國務卿的職位,在泥巴的支持下,亞當在眾議院當選為第六位美國總統。

  故事到了這裏還沒完,當過將軍的傑克遜也是鐵血男兒,有仇不報非君子。

  心字頭上一把刀,忍字不比饒字高。傑克遜贏了人口選票和選舉人票,卻丟了總統寶座,心裡這口氣怎麼也咽不下去。亞當總統一上任,傑克遜立即開始競選下屆總統,他的競選活動讓亞當總統在位期間黯淡失色。

  4年後,1828年大選來到了,民、共兩黨分裂,傑克遜集團自稱民主黨(Democrats),亞當集團叫國家共和黨(National Republicans)。傑克遜攻擊1824年亞當與泥巴的暗盤交易是「腐敗」,亞當則攻擊曾為將軍的傑克遜,說他在1812年新奧爾良戰爭中因為小錯就槍斃士兵。結果是傑克遜打敗亞當。

  老傑踩著死敵亞當走上總統寶座,味道好極了。

  1832年,民主黨和共和黨首次分別召開黨代會,總統候選人由黨代會通過。民主黨由在任總統傑克遜參選,共和黨找出老傑的死對頭「泥巴」(Henry Clay)出選。傑克遜又清洗了泥巴,連任總統。

  想來此時的傑克遜一定真是痛快,一劍挑雙雄。美女投懷,仇敵伏刀乃英雄快事。

  到了1880年,共和黨的噶菲德(James Garfield)與民主黨的漢考克(Winfield Hancock)展開了一場非常接近的總統競選。漢考克贏了人口選票,噶菲德贏了選舉人票,噶菲德成為第20位美國總統。

  其實,老噶象華國鋒同志一樣,實在不是個人才,他也不情願當總統,結果是當了總統丟了命。故事是這樣的。

  曾經做過兩屆總統的內戰北軍司令格蘭特(Ulysses Grant)1880年又想東山再起,與共和黨內另外兩位,布萊恩(James Blaine)和謝爾曼(John Sherman)爭取共和黨總統提名。相持不下,黨棍們只好折衷推出了噶菲德。

  這老噶原來是謝爾曼的馬仔,老噶一想到江湖義氣,小弟怎好端了謝大哥的碼頭?他立即從座位上跳起來,大聲叫喊「我不同意」。謝爾曼這個人是美國經濟學家和律師們所熟悉的歷史人物,1890年通過的《謝爾曼反托拉斯法》就是這位老兄的傑作,對美國工業組織結構產生了巨大影響。

  經過兩輪投票,老大謝爾曼告訴老噶「你辦事,我放心」,「布幫」大哥布萊恩也出來挺噶菲德,老噶這才半推半就地粉墨登場了。

  正應了老話「飛來的橫福要折壽」,這老噶當上總統才十個星期就被打死了。一個叫「割頭」(Charles Guiteau)的小子,背叛了原來的共和黨保守派(即Stalwarts黨人),轉而支持噶菲德競選,盼望老噶上臺後他可以弄個派往歐洲的美差。因為他實在是人微言輕,國務院沒理他,他就在華盛頓的一個火車站射殺了「負心漢」噶菲德。槍傷本不至於死,但那時醫療技術差,老噶得了敗血症死掉了。唯一安慰的是,他在治傷期間,隨著生命的消逝,平庸的他民望日增。

  八年後,也就是1888年,又出現了第三次贏了人口選票,輸了了總統的事。

  民主黨的候選人是現任總統克利夫蘭(Grover Cleveland),共和黨選了哈瑞森(Benjamin Harrison)。這個哈瑞森有個爺爺(William H. Harrison)當過美國總統,幹得還不錯。於是小哈瑞森的競選口號是「爺爺英雄孫好漢」(Grandfather's Hat Fits!)現在看來這龜兒子玩的是反動的「血統論」。

  其實,克利夫蘭和小哈瑞森都是沒有才華的好人。最後是克利夫蘭贏了人口選票,輸掉了選舉人席位,小哈瑞森成了第23任美國總統,他在位沒有什麼顯著政績,值得紀念的是,他是在白宮第一個用電的人。

  從美國總統選舉史看,每次贏了人口選票又輸了總統的都是民主黨。我們是否可以斗膽預測:前輩難逃一輸,戈爾又豈能回天?

  不過,我若是此屆落選,可能會如此安慰自己: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按迷信的說法,誰2000年當選總統,就會死在任上,這就是著名的「特科抹人詛咒」(Tecumseh Curse)。故事是這樣的。

  記得上面講的那個小哈瑞森的爺爺老哈瑞森嗎?他幹了一件「傷天理」的事,一些人相信由此而帶來了從1840年開始,每隔20年就有一位總統死於任上,到現在逃脫的只有1980年當選的里根總統。

  老哈瑞森是1841年上任的第九位美國總統。他老爸,老老哈瑞森,是《獨立宣言》的簽署人之一。老哈瑞森最初學醫,老爸死後沒錢,他就投軍了。他在美國西北地區的印地安人戰爭中(1790s)作戰勇敢當了官。1811年,身為印地安人領地的總督,他帶了一幫職業軍人和民兵,對Shawnee部落的印地安人大開殺戒,他由此而名噪全國,江湖人稱「Old Tippecanoe」,指他在Tippecanoe Creek消滅印地安人的勝利。他競選美國總統的口號是「Tippecanoe and Tyler,Too」(Tyler是其競選夥伴)。

  據說,「邪你」(Shawnee)部落的印地安人首領特科抹人(Tecumseh,)在天之靈詛咒美國總統,從1840當選總統開始,每隔20年所當選的總統一定會死在任上。

  真的嗎?

  始作蛹者,首當其沖。1840年當選的總統,輝格黨人(Whigs)老哈瑞森,上任後一個月死去,先是受涼,怎麼都醫不好。輝格黨人是由民主黨人傑克遜的政敵組建的,就是前面講過的痛快復仇的傑克遜。

  1860年當選的第16位總統,共和黨人林肯(Abraham Lincoln)1865年被刺身亡,死在第二任上。一個南方聯盟的同情人「不死」(John Booth)開槍後又逍遙法外。

  1880年當選的第20位總統,共和黨人噶菲德(James Garfield)1881年被刺身亡,死在任上第十個星期。如前所說,一個當官未遂的的小叛徒射殺了噶菲德。

  1900年連任的第25位總統,共和黨人麥坎尼(William McKinley)1901年被柯佐羅滋(Leon Czolgosz)槍殺,死在任上。刺客說「我盡自己一份責任。我不認為一個人該有這麼多的工作可以做,而另一個人(我)無事可做。」這個麥坎尼的確很忙,他的對華政策是著名的「The Open Door Policy」。這期間中國爆發了義和團運動。

  1920年當選的第29位總統,共和黨人哈丁(Warren Gamaliel Harding)1920年暴病而死。有人相信是哈丁陷入腐敗醜聞,為了免於受彈劾羞辱,哈丁夫人毒死了親夫。哈丁是25歲時娶了30歲的離婚女人,即後來的哈丁夫人。這個女人成功地發展了他們的報紙商業,並把哈丁送上了政壇。

  1940年連任的第32位總統,民主黨人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是1945年病死在任上的。

  1960年當選的第35位總統,民主黨人肯尼迪(John F.Kennedy)是1963年被遇刺身亡的。

  1980年當選的第40位總統,共和黨人里根(Ronald W.Reagan)1981年遇刺,身負重傷大難不死,是唯一逃過「特科抹人詛咒」的總統。刺客只是為了向女演員Jodie Foster獻愛心(love offering)。

  如果你信仰超自然力的話,還願意爭取2000年當選美國總統嗎?看戲不知演戲累呀。沒見老克這八年公僕幹的,功名利欲何時了,頭髮白多少?
轉自(華夏文摘)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