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東亞行力不從心
 
淩鋒
 
2000-11-17
 
【人民報訊】隨著中共十六大高層換班爆發出的權力斗爭及江澤民的日益衰老,中共的強勢外交已經力不從心,而更重要的是它背離了世界自由民主的潮流,因此最終將注定它的破產。看著江澤民拖著老邁而臃腫的軀體東奔西跑,像趕場一樣,從中南半島飛回深圳為鄧小平銅像揭幕,幾個小時後再趕到汶萊參加亞太經濟合作會議,連老命都不要了,更感到共產制度的殘酷無情。為此而不給香港記者到深圳採訪,不是余怒未息,而是沒有精力作秀回答香港記者的問題。

外交上二個挫敗

近來中共在外交上的大失敗主要有兩個方面,一是失去了南斯拉夫米洛舍維奇這個在極端民族主義立場和踐踏人權上引為知己的盟友;一是同北韓長達五十年「牢不可破」的友誼已經千瘡百孔。前者為南斯拉夫國內人民所推翻,後者則為「美帝國主義」的物質金錢所腐蝕。

對前者,據中共在香港的喉舌透露,江澤民在十五屆五中全會上總結失敗的教訓說,一是經濟沒有搞好,二是權貴掌控經濟導致人民的不滿。中共的「一黨專政」政權必然也是權貴掌控經濟,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恒做他的「電訊大王」就是鐵證。在可見的將來,這種情況不會改變,因此中共為免垮臺起見,就不能使第一種因素出現,也就是一定要搞好經濟。

太子黨危及政權

南斯拉夫的經濟沒有搞好有兩個原因,一是連年戰爭拖垮了經濟,二是聯合國的制裁。根據這個教訓,江澤民就不敢輕易發動對臺戰爭,所以在五中全會上重申把經濟工作放在首位;但是美國和臺灣對大陸的投資則是在為中共輸血,加強它的生命力,客觀效果就是在支持它發動一場戰爭,除非這種投資是以中共放棄獨裁統治為條件。

對北韓的「變節」,中共以越南作為前車之鑒,一九七九年鄧小平對越南發動了「自衛反擊戰」就是血的教訓。所以才有最近江澤民寮國和高棉之行,以抵銷越南在中南半島的影響。而江澤民從高棉直接趕回深圳為鄧小平銅像揭幕,也大有警告越南別忘了鄧小平發動的那場戰爭。但是看來影響有限;其一是克林頓也來越南湊熱鬧,同中共唱對臺,越南學中共實況轉播克林頓在北京大學的講演一樣,也轉播克林頓在河內大學的講話,明顯在討好美國。北京的窮兵黷武,必然迫使周邊國家拉攏美國來制衡中共的霸權。

出訪高棉遇示威

而江澤民的高棉之行也夠晦氣了。這次到寮國前夕,碰上首都萬象機場的炸彈爆炸使他膽戰心驚,在高棉又遇到學生示威更使他大失顏面。以往江澤民周遊列國,只有在西方國家才碰上群眾的示威活動,在「第三世界」國家,因為類似的專制和腐敗而禁止群眾的敵對示威,因此在高棉撞到可說是第一遭了,這也許和當局的暗中支持有關。

高棉學生要他為中共當年支持紅色高棉屠殺一百七十萬高棉人民而道歉。此情此景,使人想起每當日本領導人訪問中國大陸時,大陸人民要日本為當年的侵略中國道歉一樣。從人口比例來說,紅色高棉殺害的老百姓比日軍侵華殺害的中國老百姓更多。而沒有中共的支持,紅色高棉根本不可能奪取政權。對高棉人民的正義要求,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竟語無倫次的回答說中共不干涉高棉內政。這正如日本的軍國主義分子說日本沒有侵略中國一樣。也怪不得中共官方低調對待日本的道歉問題。中共欠下國內外人民的血債還算少嗎

中共霸權難發威

除了這些較大規模的外交活動外,其他如中共利用法國總統希拉克訪問中國大陸期間,江澤民在家鄉揚州盛情接待,然後再向他施壓要法國停止向臺灣出售衛星,但至今為止,還沒有顯示壓力奏效。而中華民國前總統李登輝出訪捷克參加國際會議,中共的壓力被捷克當局頂住。這些說明中共的國際霸權主義並不可怕,各個國家不必因而自縛手腳。

而十月份朱熔基日本之行,行前冒著被大陸老百姓罵他是「漢奸」的風險,還親自拉二胡娛樂日本人,才使中共同日本的關係暫時沒有進一步的惡化。

中共唯有同俄國才有外交上的成就,然而那是建立在把大量老百姓的血汗錢去購買俄國的武器充場面,並且共同對付美國,以及對割讓中國領土的確認上。前者只能引起美國、臺灣的反彈及全世界的軍備競賽,後者可能激發大陸的民族主義,而使中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