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东亚行力不从心
 
凌锋
 
2000年11月17日发表
 
【人民报讯】随著中共十六大高层换班爆发出的权力斗争及江泽民的日益衰老,中共的强势外交已经力不从心,而更重要的是它背离了世界自由民主的潮流,因此最终将注定它的破产。看著江泽民拖著老迈而臃肿的躯体东奔西跑,像赶场一样,从中南半岛飞回深圳为邓小平铜像揭幕,几个小时后再赶到汶莱参加亚太经济合作会议,连老命都不要了,更感到共产制度的残酷无情。为此而不给香港记者到深圳采访,不是余怒未息,而是没有精力作秀回答香港记者的问题。

外交上二个挫败

近来中共在外交上的大失败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失去了南斯拉夫米洛舍维奇这个在极端民族主义立场和践踏人权上引为知己的盟友;一是同北韩长达五十年「牢不可破」的友谊已经千疮百孔。前者为南斯拉夫国内人民所推翻,后者则为「美帝国主义」的物质金钱所腐蚀。

对前者,据中共在香港的喉舌透露,江泽民在十五届五中全会上总结失败的教训说,一是经济没有搞好,二是权贵掌控经济导致人民的不满。中共的「一党专政」政权必然也是权贵掌控经济,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做他的「电讯大王」就是铁证。在可见的将来,这种情况不会改变,因此中共为免垮台起见,就不能使第一种因素出现,也就是一定要搞好经济。

太子党危及政权

南斯拉夫的经济没有搞好有两个原因,一是连年战争拖垮了经济,二是联合国的制裁。根据这个教训,江泽民就不敢轻易发动对台战争,所以在五中全会上重申把经济工作放在首位;但是美国和台湾对大陆的投资则是在为中共输血,加强它的生命力,客观效果就是在支持它发动一场战争,除非这种投资是以中共放弃独裁统治为条件。

对北韩的「变节」,中共以越南作为前车之鉴,一九七九年邓小平对越南发动了「自卫反击战」就是血的教训。所以才有最近江泽民寮国和高棉之行,以抵销越南在中南半岛的影响。而江泽民从高棉直接赶回深圳为邓小平铜像揭幕,也大有警告越南别忘了邓小平发动的那场战争。但是看来影响有限;其一是克林顿也来越南凑热闹,同中共唱对台,越南学中共实况转播克林顿在北京大学的讲演一样,也转播克林顿在河内大学的讲话,明显在讨好美国。北京的穷兵黩武,必然迫使周边国家拉拢美国来制衡中共的霸权。

出访高棉遇示威

而江泽民的高棉之行也够晦气了。这次到寮国前夕,碰上首都万象机场的炸弹爆炸使他胆战心惊,在高棉又遇到学生示威更使他大失颜面。以往江泽民周游列国,只有在西方国家才碰上群众的示威活动,在「第三世界」国家,因为类似的专制和腐败而禁止群众的敌对示威,因此在高棉撞到可说是第一遭了,这也许和当局的暗中支持有关。

高棉学生要他为中共当年支持红色高棉屠杀一百七十万高棉人民而道歉。此情此景,使人想起每当日本领导人访问中国大陆时,大陆人民要日本为当年的侵略中国道歉一样。从人口比例来说,红色高棉杀害的老百姓比日军侵华杀害的中国老百姓更多。而没有中共的支持,红色高棉根本不可能夺取政权。对高棉人民的正义要求,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竟语无伦次的回答说中共不干涉高棉内政。这正如日本的军国主义分子说日本没有侵略中国一样。也怪不得中共官方低调对待日本的道歉问题。中共欠下国内外人民的血债还算少吗

中共霸权难发威

除了这些较大规模的外交活动外,其他如中共利用法国总统希拉克访问中国大陆期间,江泽民在家乡扬州盛情接待,然后再向他施压要法国停止向台湾出售卫星,但至今为止,还没有显示压力奏效。而中华民国前总统李登辉出访捷克参加国际会议,中共的压力被捷克当局顶住。这些说明中共的国际霸权主义并不可怕,各个国家不必因而自缚手脚。

而十月份朱镕基日本之行,行前冒著被大陆老百姓骂他是「汉奸」的风险,还亲自拉二胡娱乐日本人,才使中共同日本的关系暂时没有进一步的恶化。

中共唯有同俄国才有外交上的成就,然而那是建立在把大量老百姓的血汗钱去购买俄国的武器充场面,并且共同对付美国,以及对割让中国领土的确认上。前者只能引起美国、台湾的反弹及全世界的军备竞赛,后者可能激发大陆的民族主义,而使中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气:14,534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