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稼祥:江澤民的滑鐵盧?
 
2000-11-16
 
【人民報訊】大紀元訊,十一月八日,處決遠華走私案十四個案犯的槍聲在福建廈門鳴響,但扳機是在北京的人扣的。不是一個人扣,而是兩個相互對壘的政治陣營的人同時扣的,雖然倒下去的只是十四個靶子,但子彈可都是射向政治對手的。那十四個倒霉鬼只能抱怨自己命運不濟,不小心成了政治斗爭的犧牲品,在兩軍對壘的白熱化時期,進入了前沿陣地,無意中被一派當作靶子,被另一派順勢當成擋箭牌。

●挖賈慶林擊江澤民

其中一派為江澤民為首領,當中當然有賈慶林;另一派無疑是江的反對者,首領是誰,還不得而知,但就其手法推測,幕後人物或許是喬石。非常清楚的是,抓廈門遠華走私案,意在挖出賈慶林,挖出賈慶林,意在打擊江澤民。賈和江在多年以前是國家機械部的同事,江把他從福建調入北京,據說,有栽培他當總理之意。打賈擊江,這可是當代的項莊舞劍,意在沛公。這個項莊,大家知道,當然是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主任尉健行。尉是胡耀邦當總書記時重用的人物,把他安排進中央常委又是喬石退休的條件之一。他當項莊,是再恰當不過了。

這個把戲多年以前就唱過。那時的舞臺也在福建,但項莊可是陳雲,當時的中共中央紀檢委主任,保守派的總司令。八十年代初,胡耀邦的改革開放戰略剛剛通過他的兩員大將——廣東省委書記任仲夷和福建省委書記項南(已故)在沿海推進,陳雲就通過手中的紀檢大權,以打擊經濟犯罪為名,親自抓了兩個案子,一是廣東的海豐和陸豐縣的走私案,二是福建晉江的假藥案。因為前一個案子,免掉了任仲夷的廣東省委書記職務,因為後一個案子,讓項南離開了福建。胡耀邦不僅損兵折將,丟了左膀右臂,而且自己還差一點丟了中共中央總書記職務。改革事業遭受重挫。

●江捕陳希同滅北京幫

江澤民登基後,上海籍幹部彈冠相慶,引起當時中國政壇上可與上海幫分庭抗禮的北京幫幹部的不滿。當時北京幫幹部以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為首。不消滅北京幫,未來的十五大便不好開,甚至危及江的地位。如何消滅?善於學習的江澤民從陳雲的案便獲得靈感,以反腐敗為名,非常勉強地抓捕了陳希同,把他關進監獄,一直到十五大開過以後才審判。結果,最大的贓物,好象就是一塊金錶,還是別人送的禮物。此事引起京城百姓的許多非議。

在江澤民對北京幫痛下殺手的時候,別人也沒有閑著。當時震動全國的山東省泰安市的腐敗案,就是喬石反攻江澤民的一個戰役,意在挖出姜春雲,從而側擊江澤民。當時姜春雲被江剛調到中央任副總理不久,正成為江的得力助手。引人矚目的是,姜春雲的妻子牽涉在泰安的案子中。此案是喬的嫡系張思卿親自抓的,張當時是最高檢察院院長。他派了一個副檢察長坐鎮泰安辦案,不許山東省委插手。結果,姜與其妻離婚,姜的大秘書的弟弟(原泰安市副書記)被判死緩,姜在中央從此失去了上升的機會。此案宣判時,各宣傳機關不許報導,只有山東的媒體有些炒作。由於位勢不同,喬石此役未能重傷江澤民,反而導致他和張思卿在十五大時退休。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喬的未遂之志由尉健行來繼承。尉是很好的人,是改革者,是胡耀邦的學生。中國改革者之所以失敗,就敗在道有餘而謀不足,做砧板上任人宰割的肉。喬和尉這次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用陳雲和江澤民打擊改革派和異已的辦法回敬江澤民,看來他們是長進了。雖然喬石抓的泰安案沒有板倒江澤民,但至少留下了一筆舊賬,到秋後是要算的。

與這次廈門遠華案相比,陳雲的海陸豐案和晉江假藥案,江澤民的陳希同的腐敗案,甚至喬石的泰安案,都成了小菜一碟。晉江假藥案其實是莫須有的,不過是一些藥販把糖漿當作感冒藥賣,陳希同案也有栽贓之嫌疑。遠華案走私總價值五百三十多億元,偷漏稅款三百億元,這是江澤民、賈慶林兩手包不住的。

如果江澤民死保賈慶林,他將失去政治上的道義價值,那是政治上的自殺,他以腐敗為名,關押著陳希同,同樣是更驚人的腐敗,他卻讓賈慶林坐穩北京市委書記的位子。同是腐敗,同是北京市委書記,遭遇兩樣,反映的是總書記對已對人的政治道德標準不統一。如果江澤民把賈慶林拋出去,江體系將面臨崩潰,其嘍羅和爪牙將失去安全感,背叛他的可能性大大增加。這是另一種政治自殺。不是政治價值自殺,就是政治謀略自殺。

就遠華一案看,留給江澤民的選擇餘地是有限的,比滑鐵盧戰役時英奧聯軍留給拿破侖的選擇餘地大不了多少。離十六大還有將近兩年時間,雙方的格斗已經如此精彩,我們也許還真有好戲看。

轉自大紀元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