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稼祥:江泽民的滑铁卢?
 
2000-11-16
 
【人民报讯】大纪元讯,十一月八日,处决远华走私案十四个案犯的枪声在福建厦门鸣响,但扳机是在北京的人扣的。不是一个人扣,而是两个相互对垒的政治阵营的人同时扣的,虽然倒下去的只是十四个靶子,但子弹可都是射向政治对手的。那十四个倒霉鬼只能抱怨自己命运不济,不小心成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在两军对垒的白热化时期,进入了前沿阵地,无意中被一派当作靶子,被另一派顺势当成挡箭牌。

●挖贾庆林击江泽民

其中一派为江泽民为首领,当中当然有贾庆林;另一派无疑是江的反对者,首领是谁,还不得而知,但就其手法推测,幕后人物或许是乔石。非常清楚的是,抓厦门远华走私案,意在挖出贾庆林,挖出贾庆林,意在打击江泽民。贾和江在多年以前是国家机械部的同事,江把他从福建调入北京,据说,有栽培他当总理之意。打贾击江,这可是当代的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这个项庄,大家知道,当然是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主任尉健行。尉是胡耀邦当总书记时重用的人物,把他安排进中央常委又是乔石退休的条件之一。他当项庄,是再恰当不过了。

这个把戏多年以前就唱过。那时的舞台也在福建,但项庄可是陈云,当时的中共中央纪检委主任,保守派的总司令。八十年代初,胡耀邦的改革开放战略刚刚通过他的两员大将——广东省委书记任仲夷和福建省委书记项南(已故)在沿海推进,陈云就通过手中的纪检大权,以打击经济犯罪为名,亲自抓了两个案子,一是广东的海丰和陆丰县的走私案,二是福建晋江的假药案。因为前一个案子,免掉了任仲夷的广东省委书记职务,因为后一个案子,让项南离开了福建。胡耀邦不仅损兵折将,丢了左膀右臂,而且自己还差一点丢了中共中央总书记职务。改革事业遭受重挫。

●江捕陈希同灭北京帮

江泽民登基后,上海籍干部弹冠相庆,引起当时中国政坛上可与上海帮分庭抗礼的北京帮干部的不满。当时北京帮干部以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为首。不消灭北京帮,未来的十五大便不好开,甚至危及江的地位。如何消灭?善于学习的江泽民从陈云的案便获得灵感,以反腐败为名,非常勉强地抓捕了陈希同,把他关进监狱,一直到十五大开过以后才审判。结果,最大的赃物,好象就是一块金表,还是别人送的礼物。此事引起京城百姓的许多非议。

在江泽民对北京帮痛下杀手的时候,别人也没有闲着。当时震动全国的山东省泰安市的腐败案,就是乔石反攻江泽民的一个战役,意在挖出姜春云,从而侧击江泽民。当时姜春云被江刚调到中央任副总理不久,正成为江的得力助手。引人瞩目的是,姜春云的妻子牵涉在泰安的案子中。此案是乔的嫡系张思卿亲自抓的,张当时是最高检察院院长。他派了一个副检察长坐镇泰安办案,不许山东省委插手。结果,姜与其妻离婚,姜的大秘书的弟弟(原泰安市副书记)被判死缓,姜在中央从此失去了上升的机会。此案宣判时,各宣传机关不许报道,只有山东的媒体有些炒作。由于位势不同,乔石此役未能重伤江泽民,反而导致他和张思卿在十五大时退休。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乔的未遂之志由尉健行来继承。尉是很好的人,是改革者,是胡耀邦的学生。中国改革者之所以失败,就败在道有余而谋不足,做砧板上任人宰割的肉。乔和尉这次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陈云和江泽民打击改革派和异已的办法回敬江泽民,看来他们是长进了。虽然乔石抓的泰安案没有板倒江泽民,但至少留下了一笔旧账,到秋后是要算的。

与这次厦门远华案相比,陈云的海陆丰案和晋江假药案,江泽民的陈希同的腐败案,甚至乔石的泰安案,都成了小菜一碟。晋江假药案其实是莫须有的,不过是一些药贩把糖浆当作感冒药卖,陈希同案也有栽赃之嫌疑。远华案走私总价值五百三十多亿元,偷漏税款三百亿元,这是江泽民、贾庆林两手包不住的。

如果江泽民死保贾庆林,他将失去政治上的道义价值,那是政治上的自杀,他以腐败为名,关押着陈希同,同样是更惊人的腐败,他却让贾庆林坐稳北京市委书记的位子。同是腐败,同是北京市委书记,遭遇两样,反映的是总书记对已对人的政治道德标准不统一。如果江泽民把贾庆林抛出去,江体系将面临崩溃,其喽罗和爪牙将失去安全感,背叛他的可能性大大增加。这是另一种政治自杀。不是政治价值自杀,就是政治谋略自杀。

就远华一案看,留给江泽民的选择余地是有限的,比滑铁卢战役时英奥联军留给拿破仑的选择余地大不了多少。离十六大还有将近两年时间,双方的格斗已经如此精彩,我们也许还真有好戏看。

转自大纪元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