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貪腐官員的四種「枕邊人」
 
2000-11-15
 
【人民報訊】不久前,浙江省紀檢委宣教室向新聞界披露:1994—1999年間,浙江省各級紀檢監察部門共查處違紀黨員幹部39681人,其中縣處級幹部817人,地廳級幹部67人。在這些領導幹部經濟犯罪中,存在一個令人深思的現象:夫妻聯手作案比例很高,許多貪官後面有一個推波助瀾的「貪內助」。

無獨有偶,山東省泰安市郊區檢察院近日也向新聞界披露:近期立案查處的37起領導幹部受賄案中,有34名案犯的「夫人」充當夫君的「收銀員」,夫妻聯手作案率高達90%以上。

這兩組數據從一個側面說明:一個貪官的背後,往往站著一個貪婪的女人。

現實中,貪內助們「助貪」的手段多種多樣,對各地公布的案例做一歸納,大致可以分成以下四種類型。

垂簾聽政型。她們大多數站在丈夫的身後,越權干預,有的甚至代丈夫對外許諾,收取好處費。原中共中央候補委員、浙江省委常委、寧波市委書記許運鴻的妻子傅培培便是這樣的「貪內助」。五洲公司總經理胡教華為了解決貸款問題,想求市領導出面打招呼,但是直接接近領導不方便,胡教華便請傅幫忙,答應事成給她巨額報酬。傅便多次在許運鴻面前替胡說話。許禁不住妻子的一再吹風,終於率領市政府要員和銀行負責人到胡的公司「看看」,這一看就為胡「看」來了540萬美元和1800萬元人民幣的貸款。1998年,胡因公司缺乏流動資金陷入困境,再次求助於傅,在傅的鼓動下,許再次到胡的公司「看看」,胡又因此得到了3767萬元的貸款,而傅得到的是胡送的400萬元人民幣。

坐地收贓型。她們對丈夫的下屬或丈夫所管轄的單位以禮券、禮物等形式送上門的東西,不管多少,性質如何,一律收下。蕭山市原市長莫妙榮的妻子朱金寶,普通工人出身,原先默默無聞,但是隨著丈夫職務的提升,夫貴妻榮,成了一些人攀龍附鳳的對象。她先後在自己的家裡收受有求於莫的人各種禮品、錢財計人民幣32萬元,成為丈夫名符其實的「收銀員」。廣東省湛江市原市委書記陳同慶大量賣官、受賄,他老婆幾乎成了專職的家庭會計。最多一天陳同慶接待四批「客人」,他老婆一天內跑四趟銀行去存款。

狐假虎威型。她們利用丈夫的權力和影響,打著丈夫的牌子,四處活動,找關係、走門子、批條子、拿傭金、吃回扣,將丈夫的權力用到了「極致」。湖南省機械工業廳原黨組書記、局長林國悌收受巨額賄賂被推上法庭,他的妻子趙幼娟和兒子林如海因為幫助收受賄賂等也成為被告人。在林國悌擔任廳黨組書記、局長期間,趙幼娟利用丈夫的招牌,為有關客商向機械廳下屬企業事業單位推銷大件產品,被她看中的單位雖有心推辭,但是懾於其丈夫的權勢,不得不購買,趙從中收取了高額回扣。

使勁慫恿型。她們整天對丈夫灌輸「有權不用過期作廢」,「大家都在拿,為什麼你不能拿」等等,同時還為丈夫出謀劃策,索賄受賄。在這種「耳邊風」影響下,丈夫經不住金錢的誘惑,走向犯罪的深淵。海南省東方市原市委書記戚火貴的妻子符榮英原系中國銀行東方支行行長,在丈夫任市委書記期間,她為丈夫出點子,找由頭,「幫助受賄」金額高達200餘萬元,另有1000萬元,被法院認定為「來源不明」,從而被判處有期徙刑16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而丈夫則被判處死刑。

應該說,妻子參與丈夫收受賄賂非自今日始,但是,為什麼如今愈演愈烈?這個問題耐人尋味,從中我們不難看出當前反腐敗的艱鉅性和複雜性。近幾年反腐敗工作的經驗表明,反腐敗不僅要抓大案要案,健全監督機制,還要從源頭抓起,從領導幹部身邊抓起。雖然不能斷言腐敗的官員背後都有一個推波助瀾的妻子,但一般來說,一位清正廉潔的領導幹部背後,往往有一個廉潔賢惠的配偶。因此,從領導幹部的身邊抓起,呼喚「廉內助」,將反腐敗的防線前移,也是反腐敗的一條思路。

腐敗「家庭化」的核心是腐敗了的領導幹部本人。一個清廉的領導幹部必須有一個正確的家庭觀念,以國家集體的利益為重,關心人民群眾疾苦,這樣才能在家庭中嚴格要求妻子兒女,管好身邊的人。

安徽蕪湖縣委組織部
沈小平《人民日報》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