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克傑的「膽」
 
郁蒼(廣西)
 
2000-11-15
 
【人民報訊】本人曾在廣西媒體供職幾年,應該算是成克傑的部下,儘管沒有什麼直接聯繫,但對自治區主席有聞也有見,老百姓說他真有膽。啥膽?敢於踏破國家的政策。黨紀國法在他看來不算什麼(與我所見過的省部級幹部大不相同),下面幾例可見一斑——

「幹什麼最掙錢?」

1996年7月在區政府後院禮堂舉行的全區房改工作會議上,有參加會議的100來人和機關處以上黨員幹部六七百人。成克傑在臺上站著,對秘書寫的稿一眼也沒看,他東一嘴西一嘴地說起來,簡直是信口開河。突然,他問與會人員:「你們說這年頭幹什麼最掙錢?」下面沒一人作聲,他又大聲問了一遍,還是沒人答,人們屏住呼吸,一雙雙眼睛盯著臺上這位西裝革履的成主席。有10秒的時間吧,成自己大聲答道:「他媽的,走私一夜就成了富翁,就是走私才能發大財,你們信不信?」

頓時臺下「轟」的一聲,這聲音有嘲笑也有認同,聽得出來,有人還尖聲尖氣吹起口哨。緊接著成追加一句:「我是說笑話,各位可別當真,閑來無事說著玩唄!你們記錄、錄音也不算數。」廣西一度走私猖獗,不能不說與自治區主席成克傑的指導思想有一定關係。

「跑部錢進」

廣西許多幹部都知道,成克傑一提到引資便說:「你們(指廳級幹部、地市級幹部)不要在家裡死吃死嚼,死腦瓜骨,要活動活動,要『跑部(步)錢(前)進』!」一談到學習外地經驗時成則說:「看人家(指廣東等沿海地區)跑起部來錢就進,對上邊也一樣不活動不行。這年頭心眼兒太死就得受窮,非他媽的受窮不可!」「我就不相信,上邊的都是馬列主義。」

「就因為你混蛋!」

廣西有個市(縣級)黃災泛濫賣淫嫖娼盛行,在一次公安部門進行的全市掃黃行動中,把一個外商抓個正著。此事傳到成克傑耳裡,成當即停下會議用最快速度驅車來到這個市,下車把這個市公安局長傳來。公安局長一進門,成迎面就是一個耳光,然後命令扯掉領章、帽徽,繳了公安局長的槍,撤了公安局長的職(一說成掏出槍要斃這局長但被人攔住)。公安局長哆哆嗦嗦地問:「主席,我犯啥錯誤了,撤我的職?」成罵道:「就因為你混蛋!你是天下第一混蛋!」成斥道:「你當場給我拿出一個億來我不撤你職還封你官兒!」

公安局長為自己壯了壯膽爭辯說:「掃黃也是根據上級指示……」「你媽個×的!指示指示狗屁指示,你聽誰的都不知道,真是世界上頭號混蛋!」

「摩托車就是活廣告……」

有人針對南寧市摩托車泛濫出現的堵車現象,寫了一篇分析性文章,發表在正在試刊的某報上。在審稿時,區建委主任加了幾行字:「最近又冒出一個新觀點,說發展摩托車有好處:一方面得交一定的費;一方面顯示廣西繁榮——誰說我廣西窮,大姑娘屁股下坐兩萬元!」建委主任用大量的事實、充分的理論依據駁斥了這個觀點。

當時我任這份報紙的總編輯,我一看,「呀!這不是主席(成)說的嗎?這可不行,這捅出去還了得!不地震也得荒亂3年哪!」

這主任理直氣壯地說:「不要怕,要有正義感,黨員一樣大,這觀點不反駁一下,不是誤導群眾嗎?」

我一再堅持不發,主任一再堅持發出,我這個胳膊終究沒擰過大腿。

一見報這事可大了,比想像的還要嚴重。成把建委主任傳去臭罵一通。不幾天主任下課了,把這位很有作為的幹部掛了起來。

在那塊地上有誰不怕成主席?自然地,這份還未正式出版的報紙死在娘胎了。

「聽兔子叫還不種黃豆啦!」

那是1995年,建設部已三令五申禁止以出賣土地發財的做法,可是在廣西一次會議上,成克傑說,廣西地多得很,可以靠賣地致富。「一公頃地幾百萬,老祖宗留下的東西我們為啥不用!」

區建委主任當場提出異議,並說明道理,大意是前任市長賣地給後任市長壓上包袱……成用白眼望了望這位建委主任:「我不讀書不看報,政策水平低,你找個材料來我學一學……」

會後成在小範圍講:「他媽的聽兔子叫還不種黃豆啦!」

「讓他叫……」

成克傑不僅是高官也號稱書法家,他的字入沒入道,本人不懂。他在廣西發跡這些年給多少單位、個人題過字,率撬布遣磺淡腥斯蘭破鷴胗餷АK樟碩嗌僨膊灰淄臣疲卸嗌偃死潘獾淖終飧舜篤旄曬嗌倩凳亂布撲悴磺濉?p>1995年秋自治區政府在小會議室召開市長會議,市長們談及不法商人所作所為時,一位市長助理激動又憤怒地說:「告訴我們的老板(指成)可別到處胡亂題寫啦 !有時大老爺(指成)的墨跡還沒幹那人就出事啦 ,逃跑的被抓的都有,影響多不好,得那幾個錢有啥意思!老百姓背地裡啥都說,我是說到會上的。」

我比較熟悉這位助理,他是個轉業軍官,到地方幾年了部隊的脾氣還沒改,敢說敢幹敢頂邪風,他的牢騷也代表了大多數人的意見。這時與會者齊刷刷地望著他,我坐在他身後為他捏了一把汗。

成報沒報復這位助理我不知道,不過一般說來助理是市長的過渡職務,這位助理能幹是有口皆碑的,可是8年了他還當他的助理。

後來聽成背地罵道:「讓他叫……」

200元一個字惹下了禍

本人在廣西與同仁費九牛二虎之力創辦一份畫報,也是為了拉大旗作虎皮,人托人總算請到了成克傑給題個刊名。在付酬時一把手問我這個二把手給多少錢。我主張不給,起碼暫時不給,因為不好給,沒法給。給少了人家瞧不起,給多了咱們拿不出,反正一位高級幹部也不會計較這些。一把手沒聽我的良言,付了800元。按說4個字800元也過得去,其本身也含有拍馬之意,鄙人寫了半輩子文章真還沒得過一個字上百元的潤筆費呢!誰知這事鬧大了,主席大人大發其火,大罵不止,說是嘲笑他,耍弄他。其實,許多人溜須都找不著機會呢,豈敢耍弄這種地方王!

我們畫報創刊了應該不錯,哪知道一天比一天不順,不順到何種程度?喝口涼水都塞牙。你怎能不塞牙呢?成大人在許多場合講:「他媽的有一個什麼畫報純是騙子,你們得小心點呀!」於是乎出現記者被打,採訪車被撞,畫報社被封等一連串的事件……在廣西那一畝三分地上又有啥法子呢!在無奈之下,我們含淚寫了註銷刊號的報告。員工辭退了,轎車賣掉了,高檔辦公設備白搭了,一下損失200多萬!

800元錢惹下的禍叫我們一生也翻不過身來,當時要給8萬也許是另一景象了!

摘自南風窗2000 年第9期(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