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克杰的“胆”
 
郁苍(广西)
 
2000-11-15
 
【人民报讯】本人曾在广西媒体供职几年,应该算是成克杰的部下,尽管没有什么直接联系,但对自治区主席有闻也有见,老百姓说他真有胆。啥胆?敢于踏破国家的政策。党纪国法在他看来不算什么(与我所见过的省部级干部大不相同),下面几例可见一斑——

“干什么最挣钱?”

1996年7月在区政府后院礼堂举行的全区房改工作会议上,有参加会议的100来人和机关处以上党员干部六七百人。成克杰在台上站着,对秘书写的稿一眼也没看,他东一嘴西一嘴地说起来,简直是信口开河。突然,他问与会人员:“你们说这年头干什么最挣钱?”下面没一人作声,他又大声问了一遍,还是没人答,人们屏住呼吸,一双双眼睛盯着台上这位西装革履的成主席。有10秒的时间吧,成自己大声答道:“他妈的,走私一夜就成了富翁,就是走私才能发大财,你们信不信?”

顿时台下“轰”的一声,这声音有嘲笑也有认同,听得出来,有人还尖声尖气吹起口哨。紧接着成追加一句:“我是说笑话,各位可别当真,闲来无事说着玩呗!你们记录、录音也不算数。”广西一度走私猖獗,不能不说与自治区主席成克杰的指导思想有一定关系。

“跑部钱进”

广西许多干部都知道,成克杰一提到引资便说:“你们(指厅级干部、地市级干部)不要在家里死吃死嚼,死脑瓜骨,要活动活动,要‘跑部(步)钱(前)进’!”一谈到学习外地经验时成则说:“看人家(指广东等沿海地区)跑起部来钱就进,对上边也一样不活动不行。这年头心眼儿太死就得受穷,非他妈的受穷不可!”“我就不相信,上边的都是马列主义。”

“就因为你混蛋!”

广西有个市(县级)黄灾泛滥卖淫嫖娼盛行,在一次公安部门进行的全市扫黄行动中,把一个外商抓个正着。此事传到成克杰耳里,成当即停下会议用最快速度驱车来到这个市,下车把这个市公安局长传来。公安局长一进门,成迎面就是一个耳光,然后命令扯掉领章、帽徽,缴了公安局长的枪,撤了公安局长的职(一说成掏出枪要毙这局长但被人拦住)。公安局长哆哆嗦嗦地问:“主席,我犯啥错误了,撤我的职?”成骂道:“就因为你混蛋!你是天下第一混蛋!”成斥道:“你当场给我拿出一个亿来我不撤你职还封你官儿!”

公安局长为自己壮了壮胆争辩说:“扫黄也是根据上级指示……”“你妈个×的!指示指示狗屁指示,你听谁的都不知道,真是世界上头号混蛋!”

“摩托车就是活广告……”

有人针对南宁市摩托车泛滥出现的堵车现象,写了一篇分析性文章,发表在正在试刊的某报上。在审稿时,区建委主任加了几行字:“最近又冒出一个新观点,说发展摩托车有好处:一方面得交一定的费;一方面显示广西繁荣——谁说我广西穷,大姑娘屁股下坐两万元!”建委主任用大量的事实、充分的理论依据驳斥了这个观点。

当时我任这份报纸的总编辑,我一看,“呀!这不是主席(成)说的吗?这可不行,这捅出去还了得!不地震也得荒乱3年哪!”

这主任理直气壮地说:“不要怕,要有正义感,党员一样大,这观点不反驳一下,不是误导群众吗?”

我一再坚持不发,主任一再坚持发出,我这个胳膊终究没拧过大腿。

一见报这事可大了,比想像的还要严重。成把建委主任传去臭骂一通。不几天主任下课了,把这位很有作为的干部挂了起来。

在那块地上有谁不怕成主席?自然地,这份还未正式出版的报纸死在娘胎了。

“听兔子叫还不种黄豆啦!”

那是1995年,建设部已三令五申禁止以出卖土地发财的做法,可是在广西一次会议上,成克杰说,广西地多得很,可以靠卖地致富。“一公顷地几百万,老祖宗留下的东西我们为啥不用!”

区建委主任当场提出异议,并说明道理,大意是前任市长卖地给后任市长压上包袱……成用白眼望了望这位建委主任:“我不读书不看报,政策水平低,你找个材料来我学一学……”

会后成在小范围讲:“他妈的听兔子叫还不种黄豆啦!”

“让他叫……”

成克杰不仅是高官也号称书法家,他的字入没入道,本人不懂。他在广西发迹这些年给多少单位、个人题过字,率撬布遣磺澹腥斯兰破鹇胗馇АK樟硕嗌偾膊灰淄臣疲卸嗌偃死潘獾淖终飧舜笃旄晒嗌倩凳乱布扑悴磺濉?p>1995年秋自治区政府在小会议室召开市长会议,市长们谈及不法商人所作所为时,一位市长助理激动又愤怒地说:“告诉我们的老板(指成)可别到处胡乱题写啦 !有时大老爷(指成)的墨迹还没干那人就出事啦 ,逃跑的被抓的都有,影响多不好,得那几个钱有啥意思!老百姓背地里啥都说,我是说到会上的。”

我比较熟悉这位助理,他是个转业军官,到地方几年了部队的脾气还没改,敢说敢干敢顶邪风,他的牢骚也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意见。这时与会者齐刷刷地望着他,我坐在他身后为他捏了一把汗。

成报没报复这位助理我不知道,不过一般说来助理是市长的过渡职务,这位助理能干是有口皆碑的,可是8年了他还当他的助理。

后来听成背地骂道:“让他叫……”

200元一个字惹下了祸

本人在广西与同仁费九牛二虎之力创办一份画报,也是为了拉大旗作虎皮,人托人总算请到了成克杰给题个刊名。在付酬时一把手问我这个二把手给多少钱。我主张不给,起码暂时不给,因为不好给,没法给。给少了人家瞧不起,给多了咱们拿不出,反正一位高级干部也不会计较这些。一把手没听我的良言,付了800元。按说4个字800元也过得去,其本身也含有拍马之意,鄙人写了半辈子文章真还没得过一个字上百元的润笔费呢!谁知这事闹大了,主席大人大发其火,大骂不止,说是嘲笑他,耍弄他。其实,许多人溜须都找不着机会呢,岂敢耍弄这种地方王!

我们画报创刊了应该不错,哪知道一天比一天不顺,不顺到何种程度?喝口凉水都塞牙。你怎能不塞牙呢?成大人在许多场合讲:“他妈的有一个什么画报纯是骗子,你们得小心点呀!”于是乎出现记者被打,采访车被撞,画报社被封等一连串的事件……在广西那一亩三分地上又有啥法子呢!在无奈之下,我们含泪写了注销刊号的报告。员工辞退了,轿车卖掉了,高档办公设备白搭了,一下损失200多万!

800元钱惹下的祸叫我们一生也翻不过身来,当时要给8万也许是另一景象了!

摘自南风窗2000 年第9期(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