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觀察》:朱镕基收信
 
2000-11-14
 
【人民報訊】世界日報14日評論文章:中國大陸國家信訪局新近換了局長,周占順出任這個吃力不見討好的新職位,上任以後表態要進一步加強信訪工作,落實密切政府和民眾關係的重要任務。其實周占順的擔子不輕,一方面現在百姓們投書告狀、反映情況的一天比一天多,一方面他現在的老板朱镕基是出名的重視信訪工作,要求很嚴。

國家信訪局就是以前的國務院信訪局,大陸每個機關都設有信訪部門,說是接待人民來信來訪,是個下情上達的管道。這個管道有的地方通,有的地方不通,關鍵看部門領導人重不重視信訪。

國家信訪局這個管道比較通,起碼是點名給總理朱镕基的「人民來信」,按朱镕基的要求,大多能送到朱镕基辦公室,其中一部份還能得到處理。這從今年的三封信,可以得到體現。

第一封信,是遼寧營口市水源鎮同志村的中學生,寫信給朱镕基說,「朱爺爺,我懷著一線希望給您去信,我們生活在黑煙和污水包圍之中,有時在睡夢裡被薰醒,第二天上課無精打采……」。據說朱镕基收到信後,指示國家環保局、遼寧省要火速處理。在朱镕基的高壓之下,地方當局出動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監護,終於把多年未解決的四十五間小煉油廠取締掉。

第二封信,是原林業部林產工業辦公室工作人員李義澧,九月二十四日給朱镕基寫了一封「關於停止生產銷售對二氯苯的建議」,告訴朱镕基國內外文獻都證實二氯苯對人可能是致癌物,也會引起人體慢性中毒。這封信的內容,在大陸學術界尚有爭議,於是由國家信訪局把信轉給衛生部,並在衛生監測、環境保護部門和生產商方面,再度引起爭論。

第三封信比較有名,是湖北監利縣鄉黨委書記李昌平,含著淚給朱镕基寫的,反映農民負擔極重,農民快跑光了,土地大部份撂荒,鄉鎮財政虧空的現狀。朱镕基三月收到信,立即批示讓農業部派員暗訪,查實後五月再批示,要求重視問題的嚴重性。結果六七月間,湖北省和監利市大張旗鼓解決問題,進行了「一場暴風驟雨式的改革」,基本解決了問題。但悲哀的是,問題基本解決,寫信的李昌平已辭職南下深圳打工,因為自己待不下去了。這一點,朱镕基肯定想不到。(雲上風)(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