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朱镕基收信
 
2000-11-14
 
【人民报讯】世界日报14日评论文章:中国大陆国家信访局新近换了局长,周占顺出任这个吃力不见讨好的新职位,上任以后表态要进一步加强信访工作,落实密切政府和民众关系的重要任务。其实周占顺的担子不轻,一方面现在百姓们投书告状、反映情况的一天比一天多,一方面他现在的老板朱镕基是出名的重视信访工作,要求很严。

国家信访局就是以前的国务院信访局,大陆每个机关都设有信访部门,说是接待人民来信来访,是个下情上达的管道。这个管道有的地方通,有的地方不通,关键看部门领导人重不重视信访。

国家信访局这个管道比较通,起码是点名给总理朱镕基的「人民来信」,按朱镕基的要求,大多能送到朱镕基办公室,其中一部份还能得到处理。这从今年的三封信,可以得到体现。

第一封信,是辽宁营口市水源镇同志村的中学生,写信给朱镕基说,「朱爷爷,我怀着一线希望给您去信,我们生活在黑烟和污水包围之中,有时在睡梦里被薰醒,第二天上课无精打采……」。据说朱镕基收到信后,指示国家环保局、辽宁省要火速处理。在朱镕基的高压之下,地方当局出动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监护,终于把多年未解决的四十五间小炼油厂取缔掉。

第二封信,是原林业部林产工业办公室工作人员李义澧,九月二十四日给朱镕基写了一封「关于停止生产销售对二氯苯的建议」,告诉朱镕基国内外文献都证实二氯苯对人可能是致癌物,也会引起人体慢性中毒。这封信的内容,在大陆学术界尚有争议,于是由国家信访局把信转给卫生部,并在卫生监测、环境保护部门和生产商方面,再度引起争论。

第三封信比较有名,是湖北监利县乡党委书记李昌平,含着泪给朱镕基写的,反映农民负担极重,农民快跑光了,土地大部份撂荒,乡镇财政亏空的现状。朱镕基三月收到信,立即批示让农业部派员暗访,查实后五月再批示,要求重视问题的严重性。结果六七月间,湖北省和监利市大张旗鼓解决问题,进行了「一场暴风骤雨式的改革」,基本解决了问题。但悲哀的是,问题基本解决,写信的李昌平已辞职南下深圳打工,因为自己待不下去了。这一点,朱镕基肯定想不到。(云上风)(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