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別把腐敗賴在女人身上
 
2000-11-13
 
【人民報訊】有一句俗話說:成功的男人後面一定有個女人。這句話現在可能要修改為:貪官的後面一定有個女人。中國大陸的制度性腐敗幾乎已經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例如遠華集團走私案抖出來的一連串貪官使人觸目驚心。但是當局仍然不肯面對絕對權力無法得到制衡的病竈來根治,而是編出一些歪理出來,能推就推,能賴就賴,實際上還是諱疾忌醫的表現。

   說起貪官後面的女人,官方都是振振有詞,例如大貪官陳希同後面有個「何平」,成克傑後面有個「李平」。其他小貪官後面也有各式各樣的「大平」和「小平」。中共的貪官荒淫無恥、亂搞男女關係是一回事,但是如果把責任推到女方又是另一回事,那是在轉移目標。不幸的是,在貪官被揭露以後,好些人所關心的也就是作為貪官「另一半」的女人。不要說大陸的小報、消閑雜誌,乃至以「反腐」為名的報章雜誌會借此販賣色情,有的也借此「疏導」,把民怨疏導到那些女人身上。似乎如果不是那些女人的勾引,不是她們對物質的強烈欲望,我黨那些特殊材料製成的幹部就不會腐敗。當然這些女人,有的是大婆,有的是「二奶」。

   為了針對女人,挖出腐敗的根子,最近中共廣東省委宣傳部、婦聯、廉政辦公室開展了一個名為「廉內助」的教育活動。因為他們發現了階級斗爭的「新動向」,犯罪分子就是採取迂 策略通過幹部身後的女人來腐蝕幹部的。「廉內助」這個詞來自「賢內助」,「內助」者,男人身後的女人也。這個教育的對象,也就是被「幫助」的對象是女人。

   這麼一個教育活動使人想起「女人是禍水」的古諺。這是中國兩千年封建社會的產物,是以男權為中心的文化傳統。但是還是被自稱為「先鋒隊」的中國共產黨繼承了下來。

   君不見,文革十年浩劫是毛澤東「親自點燃、親自發動、親自領導」的政治運動,但是一旦被否定,責任就落在江青頭上,毛澤東還是「偉大領袖」,江青則是十惡不赦的「反革命」,毛澤東所做的壞事都是江青在背後煽動他做的。以致江青在法庭上說出一句傳世名言:「我是毛主席的一條狗,毛主席要我做什麼就做什麼。」為了搞臭江青,有關她的淫亂生活以小道消息的形式傳遍全國。但後來李志綏醫生的回憶錄問世,才知道真正淫亂的是毛澤東而非江青,江青也只能「縱容」毛主席亂搞男女關係來換取權力,這也算是一種的「權色交易」。

   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在這方面的觀念既不改革,也不開放,因此才有無休無止的「掃黃」,矛頭對著的仍是作為黃色娘子軍的女人。黃業是中國發展市場經濟的副產品,是根據市場的需要而發展壯大的。如果沒有臭男人日益增長的需要,怎麼可能出現越來越多的黃女人?而問題也在於,這些臭男人中,除了一些「大款」之外,還有相當數量的黨政幹部。當然,有多少比例的幹部,這數字無法統計,但是不斷傳出「公款嫖妓」的新聞,還有「吃喝嫖賭全報銷」的順口溜,也可以知道問題的嚴重性了。

   最近陜西省皮膚病防治所透露,今年第叁季度,該省的性病發病率首次呈現下降趨勢,但是幹部患性病的人數卻上升到第二位。雖然不是每個性病患者都同嫖妓有關,但的確有很大關係。在中共大肆宣傳反腐敗的同時,這些幹部「頂風而上」,不可不謂色膽包天了。這個統計數字還顯示以職業來區分,患性病最多的是工人,占百分之二十五,其次是幹部,占百分之十七。按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工人階級是中國的領導階級;按中國共產黨黨章規定,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工人階級的先鋒隊;他們在人口中居於少數,可是他們竟成為中國最多的性病患者和最大比例的嫖客,這個政權成了什麼樣的政權豈不令人深思?因為他們都是「紅五類」,「紅五類」不但是大比例的嫖客,也是黃色娘子軍的後臺,所以掃黃不如掃紅。沒有嫖客和貪官污吏的支持,哪來妓女?紅之不存,黃將焉附?

   當然,性病患者中也有女人,除了「性產業工作者」外,還有被在外面亂滾的臭男人帶回來傳染的良家婦女。這些傳染方式,男人要負相當的責任,但是當局為什麼不去教育「賢外子」,而要對著「廉內助」?

   由廣東省婦聯參與這種教育是不是在蹧蹋婦女自己?中共的婦女工作要求婦女要「自尊、自信、自立、自強」,現在豈不是在「自瀆」?

   廣東省想出這個歪招可能同最近走紅的反腐電影《生死抉擇》有關。電影中的主角是清官李高成,但他的妻子吳愛珍也貪污,因此需要他「大義滅親」才能保住自己的清官身份和黨的正確路線。但是在官場中這是極少數,更多的是夫妻勾結貪污後以「離婚」犧牲女方來保住男方,把女人當作替罪羊。

   要真正的反腐敗而不是耍花槍,還請當局正視政治改革,這是回避不了的。轉自(博訊)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