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别把腐败赖在女人身上
 
2000-11-13
 
【人民报讯】有一句俗话说:成功的男人後面一定有个女人。这句话现在可能要修改为:贪官的後面一定有个女人。中国大陆的制度性腐败几乎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例如远华集团走私案抖出来的一连串贪官使人触目惊心。但是当局仍然不肯面对绝对权力无法得到制衡的病灶来根治,而是编出一些歪理出来,能推就推,能赖就赖,实际上还是讳疾忌医的表现。

   说起贪官後面的女人,官方都是振振有词,例如大贪官陈希同後面有个“何平”,成克杰後面有个“李平”。其他小贪官後面也有各式各样的“大平”和“小平”。中共的贪官荒淫无耻、乱搞男女关系是一回事,但是如果把责任推到女方又是另一回事,那是在转移目标。不幸的是,在贪官被揭露以後,好些人所关心的也就是作为贪官“另一半”的女人。不要说大陆的小报、消闲杂志,乃至以“反腐”为名的报章杂志会借此贩卖色情,有的也借此“疏导”,把民怨疏导到那些女人身上。似乎如果不是那些女人的勾引,不是她们对物质的强烈欲望,我党那些特殊材料制成的干部就不会腐败。当然这些女人,有的是大婆,有的是“二奶”。

   为了针对女人,挖出腐败的根子,最近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妇联、廉政办公室开展了一个名为“廉内助”的教育活动。因为他们发现了阶级斗争的“新动向”,犯罪分子就是采取迂 策略通过干部身後的女人来腐蚀干部的。“廉内助”这个词来自“贤内助”,“内助”者,男人身後的女人也。这个教育的对象,也就是被“帮助”的对象是女人。

   这麽一个教育活动使人想起“女人是祸水”的古谚。这是中国两千年封建社会的产物,是以男权为中心的文化传统。但是还是被自称为“先锋队”的中国共产党继承了下来。

   君不见,文革十年浩劫是毛泽东“亲自点燃、亲自发动、亲自领导”的政治运动,但是一旦被否定,责任就落在江青头上,毛泽东还是“伟大领袖”,江青则是十恶不赦的“反革命”,毛泽东所做的坏事都是江青在背後煽动他做的。以致江青在法庭上说出一句传世名言:“我是毛主席的一条狗,毛主席要我做什麽就做什麽。”为了搞臭江青,有关她的淫乱生活以小道消息的形式传遍全国。但後来李志绥医生的回忆录问世,才知道真正淫乱的是毛泽东而非江青,江青也只能“纵容”毛主席乱搞男女关系来换取权力,这也算是一种的“权色交易”。

   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在这方面的观念既不改革,也不开放,因此才有无休无止的“扫黄”,矛头对着的仍是作为黄色娘子军的女人。黄业是中国发展市场经济的副产品,是根据市场的需要而发展壮大的。如果没有臭男人日益增长的需要,怎麽可能出现越来越多的黄女人?而问题也在於,这些臭男人中,除了一些“大款”之外,还有相当数量的党政干部。当然,有多少比例的干部,这数字无法统计,但是不断传出“公款嫖妓”的新闻,还有“吃喝嫖赌全报销”的顺口溜,也可以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

   最近陕西省皮肤病防治所透露,今年第叁季度,该省的性病发病率首次呈现下降趋势,但是干部患性病的人数却上升到第二位。虽然不是每个性病患者都同嫖妓有关,但的确有很大关系。在中共大肆宣传反腐败的同时,这些干部“顶风而上”,不可不谓色胆包天了。这个统计数字还显示以职业来区分,患性病最多的是工人,占百分之二十五,其次是干部,占百分之十七。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工人阶级是中国的领导阶级;按中国共产党党章规定,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他们在人口中居於少数,可是他们竟成为中国最多的性病患者和最大比例的嫖客,这个政权成了什麽样的政权岂不令人深思?因为他们都是“红五类”,“红五类”不但是大比例的嫖客,也是黄色娘子军的後台,所以扫黄不如扫红。没有嫖客和贪官污吏的支持,哪来妓女?红之不存,黄将焉附?

   当然,性病患者中也有女人,除了“性产业工作者”外,还有被在外面乱滚的臭男人带回来传染的良家妇女。这些传染方式,男人要负相当的责任,但是当局为什麽不去教育“贤外子”,而要对着“廉内助”?

   由广东省妇联参与这种教育是不是在糟蹋妇女自己?中共的妇女工作要求妇女要“自尊、自信、自立、自强”,现在岂不是在“自渎”?

   广东省想出这个歪招可能同最近走红的反腐电影《生死抉择》有关。电影中的主角是清官李高成,但他的妻子吴爱珍也贪污,因此需要他“大义灭亲”才能保住自己的清官身份和党的正确路线。但是在官场中这是极少数,更多的是夫妻勾结贪污後以“离婚”牺牲女方来保住男方,把女人当作替罪羊。

   要真正的反腐败而不是耍花枪,还请当局正视政治改革,这是回避不了的。转自(博讯)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