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水灾“江泽民”
 
陈破空
 
2000年11月13日发表
 
【人民报13日讯】一九九八年中国长江大洪水的话题,似乎还没有降温,眨眼间,一九九九年的大洪水又接踵而至。

入夏以来,天公震怒,长江一带,从西到东,普降暴雨或梅雨。上海的梅雨量达到758毫米,是126年以来最大的梅雨;湖北、安徽、四川等省的降雨量和水位也部份地达到历史高度。

尤其自6月22日以来,中国长江中下游沿江地区连降暴雨、大暴雨,部份地区的降雨量达到或超过历史最高水平,部份地区的降雨量甚至是常年的两到三倍,致使这些地区河流湖泊水位暴涨,导致包括湖北、四川、浙江、江苏、安徽、江西,甚至青海等省,再次成为严重的洪涝灾区。

经过去年的抗洪救灾,应该说,各级政府吸取了不少的经验和教训,按照中共当局的宣传性说法,“增强了防洪抗灾意识”,按国内报纸上的报导,似乎一度也部署了加修增固堤坝、检查防洪设施、储备防洪物质等措施,应该说,该做的似乎都做了。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大雨一降,水位一涨,洪峰一旦形成,人民仍然要付出巨大的生命与财产损失,丝毫不压于往昔。仅仅一个多星期以来,暴雨和洪水就在长江中下游各省造成近150人死亡,1500万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高达百亿人民币以上。许多交通干线遭到中断,淹没的农田超过两百万公顷。其中,很多惨剧的发生,是因为江河或水库的决堤,仅浙江一省,洪水就切断了37条公路,引发910起决堤。

这些险情和惨剧的发生,不得不令人对当局的防洪工作产生怀疑,究竟去年大洪水之后,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都到哪里去了?全国,以至于海外侨胞和国际人道主义团体的慷慨捐献又到哪里去了?或许不久,种种贪污腐化的丑闻又会不径而走;对抗灾物质的侵吞,又会成为中共干部对人民犯下的新的罪行。

联想到去年,大洪水刚刚结束,中国政府高层的人物们,便急于庆功,通过各种形式,包括舆论宣传、文艺演出、开庆功会等,争相为自己树碑立传,竟然把大洪水的发生和消退,当成是他们自己可以载入史册的政绩。

如果将那么多做表面文章的工夫,花到检查设施、加固堤坝等实事上;如果在那些庆功会上,深刻反省当年“大跃进”时期号召大炼钢铁、滥砍滥伐,以及“文革”时期盲目推动“学大寨”运动、大造梯田而造成的水土流失、生态失衡,那么,天灾或许可以更好地防范,人祸也可以得到应有的避免,于国于民,岂不两全其利?

目前,一阵暴雨虽然刚刚过去,但据气象专家们预测,今年夏季,暴雨还可能再下,长江水位还会继续上涨。饱受天灾人祸的中国老百姓,不知还要吃多少苦头,白白赔上多少生命?难怪民间盛传:年年水灾何时了?年年水灾“江泽民”。

摘自[陈破空文集](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气:10,719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