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遠華走私案 (5) -- 走私的玩家和玩法
 
2000-11-12
 
【人民報訊】

【夜光新聞: 2000-11-5】5. 走私的玩家和玩法

玩家

要搞清走私的主要玩家,不妨先看看中國海關的資料,數據顯示,近幾年海關查獲的法人走私案值占查私案值的60%以上。過去,在描述走私時,「法人走私愈演愈烈」是一句常用語。現在,「法人走私已大幅下降」是打私成果的最主要的表述。

誰是法人?他們到底有何神通?

法人是相對自然人而言,一個在法律上存在,享受相應的權利和義務的人造實體。用最粗略的話說,是「單位」。雖然一個私營企業也是一個「法人」,但用在描述走私時,法人有一段時間就特指「公家」單位。事實上,這種昂貴的遊戲,沒有一點實力是玩不起的。具體而言,走私舞臺上過去大致有5種主要玩家:

一是特種企業:某些黨政軍、執法機關所辦或掛靠企業,有時包攬走私全過程,有時承擔主要環節工作,如大規模運輸。無論哪種方式和參與程度,其氣焰往往最為囂張。為其他走私團夥武裝押運也是常有的事。近年在連串整治之下,如將權力部門與企業脫鉤、大力反腐等,目前這種玩家已漸漸瓦解消失。

二是專業走私集團:在湛江、廈門我們都可看到他們的身影。早期多為臺灣、香港人設立,後來本土走私專業人士開始成長,雖然發財後往往弄個香港或其它什麼地方的境外身份,但行事方式和憑借的資源都帶有濃厚本土色彩,規模往往超過其「前輩」,編織的龐大「保護傘」更是海外同行們望塵莫及。出了不少諸如「成品油大王」、「汽車大王」、「鋼材大王」之類,算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其組織之嚴密,能量之大,破壞力之強都是空前的。他們往往壟斷一個地區的走私活動,其他人想染指這塊生意甚至得向他們「進貢」。在打私風暴中他們也是受打擊最嚴厲的,其走私規模的記錄互相趕超。至於與境外勾結、鐵桶一般的毒品走私集團,則令全世界都頭疼。

三是國企和外企:尤其是指各地主要外貿、工貿企業以及一些壟斷行業的大型企業。在實行外貿管制的中國,可以說大型走私必定要和掌握外貿進出口權的大型外貿企業打交道。連最牛氣的遠華集團每年都要花數千萬元向當地外貿企業「租借」這種權力。不過,隨著入世的臨近,進出口權的全面放開已是指日可待。到時,海關將面臨自營進出口企業真正的汪洋大海。值得注意的是,隨著加工貿易帶來的走私超過走私總額的一半,三資企業目前已成為走私的主要生力軍。

四是小團夥:一般是一個松散的聯盟。有生意則聚,無生意則分。內部分工不靠組織靠默契,各自獲取自己所在環節的利潤。雖然無明顯的中心首腦,但效率極高,產供銷一條龍運作得相當順暢,有些會在重拳打擊下作猢猻散,有些則可能會發展成更緊密的走私專業組織。在珠江口走私成品油的團夥,有些已開始劃分各自的「勢力範圍」,按「股份制」運作,共同出資、共擔風險、共享利潤。目前,在其他走私大鱷頻遭打擊、暫從前臺告退後,這些游擊隊已成為走私的主力軍。也算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

五是一般自然人:夾藏私貨的業餘走私人員而已。過邊境時帶點黃碟,捎上一些緊俏物資等。改革開放初期最為興盛。那時,不是還有人在夏天從深圳沙頭角免稅區一次穿著7件衣服過關嗎?這種小兒科走私雖已落伍,但在目前的「非常時期」,也常常被一些獨具慧眼的走私客重新挖掘出來。外幣、高檔手錶、高科技產品和毒品等是常見之物。如中國市面上的歐米茄手錶被指有4成是走私品,這其中相當部分即通過旅客過境夾帶。

玩法

走私的業務鏈雖然很長,但最驚心動魄的就是過邊境線這一關。此前買貨和事後銷售與之相比都是小事一樁。過境各有各的過法,要看走私客的興趣、資源和業務性質。

繞開海關,不和你面對面是大鱷和小蝦米們都愛採用的招數。生意興旺時期,珠江口海面上邊境線外側,常常匯聚著大量打油不打魚的小漁船,一等到緝私艇過去便數十艘齊發沖關。緝私艇抓了

這條顧不了那條。有時被抓的船主還頗不耐煩:趕緊開罰單吧。交完款他好盡快領船回去再裝油。小漁船的走私量往往不夠刑事處罰的5萬元線,海關對他們的處罰招數有限。時間一長,這種螞蟻搬家式的走私數量幾乎等同於過去「大鱷」們所走私的數量。番禺海關緝私隊過去一個月查獲一兩隻「大鱷」,繳獲走私柴油一二千噸,大鱷退場後查獲的「螞蟻」船走私油的總數一個月也是一二千噸。據粗略估計,珠江口的走私小漁船就達上千條。為對付海關,還有專人在海上用摩托艇尾隨海關緝私艇,通知「螞蟻」船到處逃竄、躲藏,駛往一些小河、小湧,與海查人員打「遊擊戰」。或者派人在海關大樓前跟蹤海查人員的行動,看見海查人員出動即遙控 「螞蟻」船四處躲避或改變接頭海域。

去年底,一些手頭積壓了大量走私品的香港、越南中轉站按捺不住,竟將走私汽車裝船後不加掩飾地直接沖關。絲毫沒有結束跡象的嚴厲打私已把他們打急了。

不過,數據顯示,80%的走私品還是通過正式的貨運渠道進來的。走私貨物實在太多,不借助大型的運輸工具、正規的裝卸設施,光在黑夜裡海灘邊小打小鬧是做不下來的。

藏匿、蒙混和偽報是貨運渠道走私客的最愛。集裝箱裡隔出個夾層,弄個大箱子沉入水下拖在船後,明清文物混在仿古家具中,冰毒夾在食鹽中,新輪胎報成翻新輪胎、冷軋鋼板報成熱軋鋼板、原料藥報成刷墻粉,或乾脆把醫療設備報成鞋跟,20噸的貨報成15噸。貨場上的集裝箱成千上萬,任何海關都不可能一個個去核查。最駭人聽聞的是,有些走私分子與個別關員勾結,在海關電腦數據上做手腳,貨物尚未到關電腦居然已顯示「驗訖」。

不過,走私客在忙乎,海關也沒有閑著。今年4月,中國海關6大口岸安裝了一種價值1.35億元人民幣的國產移動式集裝箱檢查系統,這一由清華同方研制的「同方威視」系統被稱作打擊走私的「火眼金睛」,集裝箱內裝載何物通過這一系統,便可一目了然。此前在深圳口岸安裝的兩套進口德國同類裝置在打擊貨運走私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在2000年底之前,將在全國主要口岸安裝10套固定式大型集裝箱檢查系統。 走私名詞新解:

大象: 外籍專營走私貨輪。上述走私船均為800~1000噸的貨輪,船員多是菲律賓、印尼國籍屬,他們被雇傭,收取運費,境內外走私集團遙控指揮其航行和交接私貨。 大飛: 香港走私集團慣用的現代化超大馬力摩托艇,珠江口及大鵬灣水域是其快速走私的主要通道。有些帶有裝甲,甚至敢撞擊緝私艇,近來在浙江沿海也時有出現。

螞蟻: 一百幾十噸甚至更小的運油船。有「三無」鐵殼船、水泥船、貨船、漁船、運沙船……凡是能夠裝油的地方都被「螞蟻」們想到了,船頭艙、壓水艙、貨艙……1998年全國打私工作會議之後「大鱷」們退出舞臺,取而代之的是鋪天蓋地的「螞蟻」。

飛料: 顧名思義,「料」飛走了。這個「料」可不是普通的工業原材料,而是加工貿易企業根據合同暫時免稅進口的原材料。它應該在一定期限內加工成產品後出口,同時核銷原進口記錄。否則,企業必須補稅。道理如此,但總有相當部分——幾十幾百萬噸——免稅的原材料不翼而飛,同時其進口記錄還能得到核銷。神了吧?

道具: 通常是演戲的時候用。走私客也需要在海關面前演戲,所以,適當的道具是必不可少的。話說去年下半年,為強力推動出口,政府加大了對一些商品的出口退稅率,出得越多,退給你的稅越多。那麼,要是出口一空殼而又收到大筆退稅,豈不是天下難得的「無本生意」?當然,拿空殼出口未免太囂張,總得在集裝箱裡塞些東西吧,道具因此產生。用爛紙箱裝著發黴的衣物「出口」,只值幾十萬的敢報上千萬。這樣的「出口服裝」有的還多次「出國旅行」,連道具都懶得換,不滅它是說不過去了。

附:解剖一條走私「小龍」:

廈門中洲國際有限公司為了達到「一條龍」走私的目的,陸續以入股、承包或設立子公司的方式控制了必要環節上的5個公司:

香港南星海運有限公司:負責在香港購貨、發運,製作假鉛封、櫃號;

廈門實現儲運有限公司:下設莆田、泉州、上海辦事處,負責將進口貨物偷梁換柱變為內貿貨物運至國內的目的港;

莆田秀嶼港集裝箱有限公司:由中洲公司承包,總經理也由中洲公司委派,負責碼頭堆場集裝箱的調度、管理;

中洲莆田辦事處:是中洲公司設在莆田的子公司,負責走私貨物的中轉,即負責塗改櫃號,偽造單據,設法將走私貨從碼頭提走,交到實現儲運公司莆田辦事處手裡,由他們負責聯繫托運至目的港。

莆田瑞輝貿易有限公司:和中洲莆田辦事處系兩塊牌子一套人馬。成立此公司是因為中洲公司後來因涉及其他案件被有關執法部門列為清查對象,中洲莆田辦事處亦不便開展業務,於是重新成立瑞輝公司,實際上還是原班人馬。

為做到萬無一失,中洲公司在承包莆田秀嶼港碼頭集裝箱公司的同時,租用了南安市船務有限公司的集裝箱貨輪「閩海232」(未過戶,仍沿用廈門輪船總公司的有關船舶證明材料),專門用於往返香港和莆田從事集裝箱運輸業務。

至此,中洲公司已經控制了外貿、內貿及貯運各環節,可以放心大膽地走私了。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