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远华走私案 (5) -- 走私的玩家和玩法
 
2000-11-12
 
【人民报讯】

【夜光新闻: 2000-11-5】5. 走私的玩家和玩法

玩家

要搞清走私的主要玩家,不妨先看看中国海关的资料,数据显示,近几年海关查获的法人走私案值占查私案值的60%以上。过去,在描述走私时,“法人走私愈演愈烈”是一句常用语。现在,“法人走私已大幅下降”是打私成果的最主要的表述。

谁是法人?他们到底有何神通?

法人是相对自然人而言,一个在法律上存在,享受相应的权利和义务的人造实体。用最粗略的话说,是“单位”。虽然一个私营企业也是一个“法人”,但用在描述走私时,法人有一段时间就特指“公家”单位。事实上,这种昂贵的游戏,没有一点实力是玩不起的。具体而言,走私舞台上过去大致有5种主要玩家:

一是特种企业:某些党政军、执法机关所办或挂靠企业,有时包揽走私全过程,有时承担主要环节工作,如大规模运输。无论哪种方式和参与程度,其气焰往往最为嚣张。为其他走私团伙武装押运也是常有的事。近年在连串整治之下,如将权力部门与企业脱钩、大力反腐等,目前这种玩家已渐渐瓦解消失。

二是专业走私集团:在湛江、厦门我们都可看到他们的身影。早期多为台湾、香港人设立,后来本土走私专业人士开始成长,虽然发财后往往弄个香港或其它什么地方的境外身份,但行事方式和凭借的资源都带有浓厚本土色彩,规模往往超过其“前辈”,编织的庞大“保护伞”更是海外同行们望尘莫及。出了不少诸如“成品油大王”、“汽车大王”、“钢材大王”之类,算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其组织之严密,能量之大,破坏力之强都是空前的。他们往往垄断一个地区的走私活动,其他人想染指这块生意甚至得向他们“进贡”。在打私风暴中他们也是受打击最严厉的,其走私规模的记录互相赶超。至于与境外勾结、铁桶一般的毒品走私集团,则令全世界都头疼。

三是国企和外企:尤其是指各地主要外贸、工贸企业以及一些垄断行业的大型企业。在实行外贸管制的中国,可以说大型走私必定要和掌握外贸进出口权的大型外贸企业打交道。连最牛气的远华集团每年都要花数千万元向当地外贸企业“租借”这种权力。不过,随着入世的临近,进出口权的全面放开已是指日可待。到时,海关将面临自营进出口企业真正的汪洋大海。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加工贸易带来的走私超过走私总额的一半,三资企业目前已成为走私的主要生力军。

四是小团伙:一般是一个松散的联盟。有生意则聚,无生意则分。内部分工不靠组织靠默契,各自获取自己所在环节的利润。虽然无明显的中心首脑,但效率极高,产供销一条龙运作得相当顺畅,有些会在重拳打击下作猢狲散,有些则可能会发展成更紧密的走私专业组织。在珠江口走私成品油的团伙,有些已开始划分各自的“势力范围”,按“股份制”运作,共同出资、共担风险、共享利润。目前,在其他走私大鳄频遭打击、暂从前台告退后,这些游击队已成为走私的主力军。也算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五是一般自然人:夹藏私货的业余走私人员而已。过边境时带点黄碟,捎上一些紧俏物资等。改革开放初期最为兴盛。那时,不是还有人在夏天从深圳沙头角免税区一次穿着7件衣服过关吗?这种小儿科走私虽已落伍,但在目前的“非常时期”,也常常被一些独具慧眼的走私客重新挖掘出来。外币、高档手表、高科技产品和毒品等是常见之物。如中国市面上的欧米茄手表被指有4成是走私品,这其中相当部分即通过旅客过境夹带。

玩法

走私的业务链虽然很长,但最惊心动魄的就是过边境线这一关。此前买货和事后销售与之相比都是小事一桩。过境各有各的过法,要看走私客的兴趣、资源和业务性质。

绕开海关,不和你面对面是大鳄和小虾米们都爱采用的招数。生意兴旺时期,珠江口海面上边境线外侧,常常汇聚着大量打油不打鱼的小渔船,一等到缉私艇过去便数十艘齐发冲关。缉私艇抓了

这条顾不了那条。有时被抓的船主还颇不耐烦:赶紧开罚单吧。交完款他好尽快领船回去再装油。小渔船的走私量往往不够刑事处罚的5万元线,海关对他们的处罚招数有限。时间一长,这种蚂蚁搬家式的走私数量几乎等同于过去“大鳄”们所走私的数量。番禺海关缉私队过去一个月查获一两只“大鳄”,缴获走私柴油一二千吨,大鳄退场后查获的“蚂蚁”船走私油的总数一个月也是一二千吨。据粗略估计,珠江口的走私小渔船就达上千条。为对付海关,还有专人在海上用摩托艇尾随海关缉私艇,通知“蚂蚁”船到处逃窜、躲藏,驶往一些小河、小涌,与海查人员打“游击战”。或者派人在海关大楼前跟踪海查人员的行动,看见海查人员出动即遥控 “蚂蚁”船四处躲避或改变接头海域。

去年底,一些手头积压了大量走私品的香港、越南中转站按捺不住,竟将走私汽车装船后不加掩饰地直接冲关。丝毫没有结束迹象的严厉打私已把他们打急了。

不过,数据显示,80%的走私品还是通过正式的货运渠道进来的。走私货物实在太多,不借助大型的运输工具、正规的装卸设施,光在黑夜里海滩边小打小闹是做不下来的。

藏匿、蒙混和伪报是货运渠道走私客的最爱。集装箱里隔出个夹层,弄个大箱子沉入水下拖在船后,明清文物混在仿古家具中,冰毒夹在食盐中,新轮胎报成翻新轮胎、冷轧钢板报成热轧钢板、原料药报成刷墙粉,或干脆把医疗设备报成鞋跟,20吨的货报成15吨。货场上的集装箱成千上万,任何海关都不可能一个个去核查。最骇人听闻的是,有些走私分子与个别关员勾结,在海关电脑数据上做手脚,货物尚未到关电脑居然已显示“验讫”。

不过,走私客在忙乎,海关也没有闲着。今年4月,中国海关6大口岸安装了一种价值1.35亿元人民币的国产移动式集装箱检查系统,这一由清华同方研制的“同方威视”系统被称作打击走私的“火眼金睛”,集装箱内装载何物通过这一系统,便可一目了然。此前在深圳口岸安装的两套进口德国同类装置在打击货运走私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2000年底之前,将在全国主要口岸安装10套固定式大型集装箱检查系统。 走私名词新解:

大象: 外籍专营走私货轮。上述走私船均为800~1000吨的货轮,船员多是菲律宾、印尼国籍属,他们被雇佣,收取运费,境内外走私集团遥控指挥其航行和交接私货。 大飞: 香港走私集团惯用的现代化超大马力摩托艇,珠江口及大鹏湾水域是其快速走私的主要通道。有些带有装甲,甚至敢撞击缉私艇,近来在浙江沿海也时有出现。

蚂蚁: 一百几十吨甚至更小的运油船。有“三无”铁壳船、水泥船、货船、渔船、运沙船……凡是能够装油的地方都被“蚂蚁”们想到了,船头舱、压水舱、货舱……1998年全国打私工作会议之后“大鳄”们退出舞台,取而代之的是铺天盖地的“蚂蚁”。

飞料: 顾名思义,“料”飞走了。这个“料”可不是普通的工业原材料,而是加工贸易企业根据合同暂时免税进口的原材料。它应该在一定期限内加工成产品后出口,同时核销原进口记录。否则,企业必须补税。道理如此,但总有相当部分——几十几百万吨——免税的原材料不翼而飞,同时其进口记录还能得到核销。神了吧?

道具: 通常是演戏的时候用。走私客也需要在海关面前演戏,所以,适当的道具是必不可少的。话说去年下半年,为强力推动出口,政府加大了对一些商品的出口退税率,出得越多,退给你的税越多。那么,要是出口一空壳而又收到大笔退税,岂不是天下难得的“无本生意”?当然,拿空壳出口未免太嚣张,总得在集装箱里塞些东西吧,道具因此产生。用烂纸箱装着发霉的衣物“出口”,只值几十万的敢报上千万。这样的“出口服装”有的还多次“出国旅行”,连道具都懒得换,不灭它是说不过去了。

附:解剖一条走私“小龙”:

厦门中洲国际有限公司为了达到“一条龙”走私的目的,陆续以入股、承包或设立子公司的方式控制了必要环节上的5个公司:

香港南星海运有限公司:负责在香港购货、发运,制作假铅封、柜号;

厦门实现储运有限公司:下设莆田、泉州、上海办事处,负责将进口货物偷梁换柱变为内贸货物运至国内的目的港;

莆田秀屿港集装箱有限公司:由中洲公司承包,总经理也由中洲公司委派,负责码头堆场集装箱的调度、管理;

中洲莆田办事处:是中洲公司设在莆田的子公司,负责走私货物的中转,即负责涂改柜号,伪造单据,设法将走私货从码头提走,交到实现储运公司莆田办事处手里,由他们负责联系托运至目的港。

莆田瑞辉贸易有限公司:和中洲莆田办事处系两块牌子一套人马。成立此公司是因为中洲公司后来因涉及其他案件被有关执法部门列为清查对象,中洲莆田办事处亦不便开展业务,于是重新成立瑞辉公司,实际上还是原班人马。

为做到万无一失,中洲公司在承包莆田秀屿港码头集装箱公司的同时,租用了南安市船务有限公司的集装箱货轮“闽海232”(未过户,仍沿用厦门轮船总公司的有关船舶证明材料),专门用于往返香港和莆田从事集装箱运输业务。

至此,中洲公司已经控制了外贸、内贸及贮运各环节,可以放心大胆地走私了。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