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獄遍地 民不聊生——朱镕基透露經常遇攔轎喊冤
 
周運
 
2000-11-10
 
【人民報訊】信訪大軍絡繹不絕湧向中共每一個信訪辦,據大陸《人民日報》報導,中共總理朱镕基於二月十三日到中共中央辦廳信訪局暨國務院辦公廳信訪局視察。這是朱镕基連續第二年在春節前後視察該信訪局,可見中共信訪形勢「嚴重」。

●信訪形勢不容樂觀

朱镕基在視察之中看到了匯報寫道:「從一九九九年群眾來信來訪情況看,二000年群眾信訪形勢仍不容樂觀。」朱镕基說:「這是什麼意思啊?就是說信訪越多越不樂觀嗎?我看是形勢大好!」

這說明,大陸的信訪越來越多,一年多過一年,信訪幹部疲於奔命,因此驚呼「不容樂觀」。

但是朱镕基卻認為,信訪越多表示「形勢大好」。

這恐怕是朱镕基自我解嘲。如果政通人和,百姓安居樂業,肯定看不到上訪這種事。上訪這玩意兒可不是一般人玩得起的,財力、物力不說,還不知要受多少白眼,如果不是有非上訪不可的理由,誰願意吃飽飯沒事幹跑到首都、省會、縣城上訪請願呢。

●「堵、卡、壓」是逼著人家造反

據《人民日報》報導,當匯報同志講到有些地方為了減少進京上訪數字而採取堵、卡、壓等方法時,總理斬釘截鐵地插話道,這是錯誤的。我們是社會主義民主國家,讓人家有冤無處訴,有話無處講,那怎麼行哩,這個東西太不像話啦!對正常上訪的群眾絕對不能攔……我建議你的匯報稿修改一下。

……

堵、卡、壓的做法是極其錯誤的,那是「逼」著人家造反。同志們!資本主義國家的政府都知道緩和矛盾,它採取很多假民主的辦法來緩和這個階級矛盾,也不是完全用高壓的手段。我們怎麼能夠採取高壓的手段,不讓人民說話呢?「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吶!讓人家講話有什麼害處?這個情況很值得重視。周占順同志,將來在信訪工作會上你要講這個問題,一定要讓群眾說話。不能夠攔截。

這說明,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上訪者,中共各級官僚不勝其煩,因而經常採取「堵、卡、壓」的手段對待上訪者,看來,能夠到北京成功上訪的人,只是上訪大軍中的滄海一粟。

朱镕基要信訪幹部不要「堵、卡、壓」,但信訪幹部恐怕做不到,北京每隔一段時間要整頓,抓「盲流」,把一些外地人抓回鄉。去年為了營造歌舞昇平的國慶氣氛,防止「別有用心」人士破壞,就在國慶前夕把成千上萬外地人抓走送回鄉,還有去年以來中共被法輪功搞得風聲鶴唳,一夕數驚。法輪功弟子隔三差五就跑到天安門拉橫幅抗議。不搞「堵、卡、壓」,讓法輪功在北京大行其道,誰負得起責任?因此「堵、卡、壓」將是中共對待上訪者的有效方法。

●受包公啟示總理接狀

報導還透露:

總理說,我上下班坐車,經常遇攔轎喊冤的。後來我就講,這種情況就停車,接他的狀子嘛。包公還接狀子,何況我們還是共產黨員哩!因為有這種情況,保衛部門就加布崗哨,選對了路,這樣造成人民群眾很大的不方便。我們為百姓就是辦再多的好事,這種擾民,對群眾的影響也很不好。後來我召集公安、交通、警衛等部門開會,讓他們一定不要封路。我說,你們是保衛中央領導安全的,非常有責任感。但也要考慮我是總理啊,我不能夠擾民啊!老是封鎖街道是不行的,我說對告狀的人,你不要怕。告狀的人一來,我就停車,安全沒有問題,把他的信接了,我再走,回去批。

朱镕基承認經常遇到攔轎喊冤,這說明民不聊生已到了什麼地步。

朱镕基在人民攔車告狀時,不是絕塵而去,而是停下來接狀,這是很可貴的,但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包公畢竟是一千年之前的人了。作為一個十幾億人口的國家的總理,政治、經濟、外交、社會、文化等等大事都等著他去做。而三天兩頭就碰到有人在座駕前面攔路申冤,使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命令司機急煞車,甚至有可能耽誤了要辦的大事,這決非國家之福。

●信訪局生意興隆升為副部級

報導還透露:朱镕基說,我還給大家帶來一個好的消息,信訪局已經升格為國家信訪局了,文件我來之前批了,改名為國家信訪局,副部級。這也是對同志們工作的一種肯定。大家都同意的,錦濤同志、慶紅同志、忠禹同志他們都已經批了,我劃了圈。這次來也是給大家帶來一個消息,向大家表示祝賀!

信訪局由正局級榮升為副部級。說明該局生意興隆,也就是信訪人士越來越多,所以才會在國家精簡機構之際,反其道而行之。

信訪局的頭頭們都可以官升一級,就是那些普通的科員,也不用擔心下崗了,說不定還要招兵買馬。

當明年朱镕基再來視察時,說不定又帶來「好消息」——信訪局升為信訪部。

原載《前哨》雜誌8月號(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