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中南海:中央正为十六大全面谋篇布局
 
魏思茅
 
2000-10-30
 
【人民报30日讯】近来,国际上发生的一些事情,在中共看来,正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对中国大陆实行西化和分化的政治阴谋、进而步步紧逼的一系列具体动作。对此,江泽民在中共高层重申「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著应付、韬光养晦、善於守拙、绝不当头、有所作为」的方针。这一方针是在「六四」和苏东社会主义阵营瓦解以後,邓小平针对中共的外交困境提出来的,不过,当时是「二十四字方针」,这最後四个字则是第三代领导人继承、发展出来的。

  严密控制媒体 「谋好篇、布好局」

  这些事情中,尤以南斯拉夫反对派领导人上台执政,美国与北韩发展神速的外交互访,最让中共领导人感到了某种看不见摸不著、却确实存在的威胁。当然,中共领导人十分清楚,要使国际上的种种政治图谋在中国大陆消解於无形,除了严密控制媒体,最重要的就是在内部「谋好篇、布好局」。

  不久前结束的中共十五届五中全会,就是中共「谋篇、布局」的一个步骤。不过,与外界的某些猜测相反,此次会议并未出现所谓「对江的人事布局表示不满」的人,更不存在这样的一些人。实际上,曾庆红之所以未被递补进中共政治局,根本就是会议议程本来无此项安排。而这样的议程安排,也是在更大范围内「谋篇、布局」的一个组成部分。

  五中全会  未安排人事变动

  其实,中共五中全会未出现外界预期的人事变动,大体上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是中共十六大的人事布局,总体上还未安排好。中共十六大是中共领导层换代的时刻,也是毛之後中共在任领导人第一次不必顾及台下老人指手划脚、可以根据自己意愿进行权力交接的机会,因此,他们完全可以从容行事,如此,既能稳定现有的高、中层领导人,又便於用更多时间来考察人选,安排各个位置上的人。这样,可以避免提早出现「跑官」、「要官」等串联现象,也免得造成现职领导人不安心工作、人心惶惶,以致为此横生枝节、甚至结党谋官的局面。这种局面是中共现领导核心所要极力避免的。因为没有老人垂帘听政,固然可以使「核心」成员在选人方面更随心所欲,但没有老人在背後压住阵脚,却也正是「核心」的劣势所在:一旦出现不惜鱼死网破的争权夺利团体,中共「核心」对此即使有胜算,也一定会大伤自己人的元气。这是中共上层根据党十四大和十五大人事变更的经验,而在十六大人事安排过程中所采取的一种审慎方法。

  跻身核心决策层  曾庆红列席政治局

  其二,不在此次全会上安排递补政治局委员的程序,恰是因为现在的领导核心对递补没有夜长梦多的顾虑。除了通盘考虑十六大人事安排,名不正并未影响到曾庆红发挥其作用,也可算是原因之一。况且,至少在中共高层尚未有闻对「言不顺」的抱怨。名之於曾庆红不是不重要,但各界对其预期的名中所内蕴的那些理所当然成分,却是从曾庆红在中共高层所起作用的所出来的。由是,人们对曾庆红不无道理的预期,正是基於实至必然名归的思维在起作用。其实岂止是政治局委员,曾庆红早在任职中央办公厅主任时,就已列席政治局常委会,虽无表决权,却有某种程度上对表决结果不无影响的发言权,称其为核心决策层的一员,亦不为过。当然,中共十六大的会期毕竟不是迫在眉睫,还有相当多的转圜余地和时间。

  因此,不仅是曾庆红会在核心层觉得合适的时候,顺利递补进政治局,中共十六大的「谋篇」和「布局」,也不会遇到什么阻碍。在可见的一段时间内,中共高、中层领导人中,不可能出现敢於公开质疑、更不用说反对「核心」决策和安排的人或一些人。当然,这并不表明江泽民的权威大过了毛泽东或邓小平。之所以会出现甚至在毛泽东时代都不曾出现的无一士谔谔的局面,是因为现今中共官员大都不乾不净。江泽民提出「三讲」、「三个代表」等类似的理论或其他安排,这些官员点头称是还来不及,哪还顾得上质疑或反对。现时中共官员的状态是,他们的双眼紧紧盯住上头,察言观色,亦步亦趋,只要能保住自己的位置,继续行使权力,得到自己的利益,最终能够软著陆,就谢天谢地了。对付这些官员,甚至不用江泽民说什 ,只要江泽民从口袋掏出一张纸,所有官员就会提心吊胆。今年以来,中共所处理的几个高层官员的腐败案件,更加深了这些官员「讲政治」的坚定性。也许,正是这种「不乾不净」,使中共领导层的安定团结,有一个比较靠得住的基础。

  当然,团结的基础并不全是「不乾不净」。「苏东波」以及近些年国际民主化浪潮汹涌,也使中共上层有了同舟共济的相互依赖感。他们由苏东、菲律宾、南韩、印尼、台湾等地的民主化进程,完全可以预计到,这一次如果他们的船再触礁,就不是所谓改革派登上驾驶台,保守派被扔进海里的问题,而是他们将面对些受尽颠沛磨难的人,把他们尽数扔进海里以果鱼腹的结局。

  南国反对党上台  江泽民要全党深思

  这种危机感可能会一直伴随著中共高层。在此次五中全会上,江泽民就南斯拉夫反对派上台一事,告诫中共全党,要「深思这一情况」。江泽民就「南斯拉夫政局剧变」总结到,南斯拉夫剧变的根本原因是执政党内部出了问题。此外,允许反对党存在并坐视其坐大,选举失控并导致地方政权丧失,反对派媒体的大量存在等,都是反对派上台执政的原因。由此,不难从江泽民的认识中,推断出中共若要保住政权,该会在今後坚持和采取一些什么样的措施。

  江泽民还为米洛舍维奇以及社会党下台总结了两点原因,一是经济没有搞上去,二是社会党上层腐败,米氏子女利用权势经商敛财。江泽民能够提出此两点原因,盖因中共在发展经济上有善可陈,至於反腐败,今年也处决了两个高级官员,由此,上可以向出席全会的中央委员交代(当然也不乏威慑的意味),下可以对平头百姓显示反腐败的政绩。依此逻辑,中共当然断无像南斯拉夫执政党那样下台的理由了。(联合报)(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