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线边缘 日本如何处理1996年台海危机
 
刘黎儿
 
2000-10-29
 
【人民报讯】中国时报30日刘黎儿/特别报导日本如何处理1996年台海危机:

 台海危机爆发之后,首相桥本龙太郎有一个夜里睡不着觉。

 桥本笑容消失,绷得紧紧的。

 「从没看过总理如此倦怠的表情!」连日守候的政府高官说出此话。「如果开战的话,日本应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对美军,应做些什么?」

美日如何启动安保条约 桥本绞尽脑汁笑容全失

 桥本递出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在台海危机中,美日安保条约应该如何发动?首先必须镇住此点才行。「应该如何提供设施区域以及种种方便?「应该如何进行海上补给?」「大概不会发生武力冲突吧?但是,或许有万一,必须尽最大限度来确认其可能性。」

 桥本唤来内阁安全保障室、外务省、防卫厅的负责官员,这么说着,催促一番。

 另一件让桥本睡不着的事,是紧急时如何救出在台湾的侨民。「台湾有几处机场?」「政府专机能降落的跑道有几条?」「地点在那里?那里?」「如果从那里快速往返输送的话,能运多少人呢?」「为了撤出侨民而派船的情形,不是台湾海峡的那边,而是相反的一边,有几个港口能靠港呢?可以开进多大的船呢?」桥本接二连三发出问题,回答的人跟不上。安全保障室手忙脚乱。

 即令如此,安全保障室在此之前获得外务省、防卫厅、运输省的合作,制作了一份「纸上计画」(安全保障室室长三井康有如此称之),因为全是假定的事,因此好像是「头脑的体操」(三井如此说)。

从台湾撤侨为当务之急 下达危机管理四点指示

 侨民、定居者及旅行者各约一万人:旅行者之多是特色,现在日本人在世界各地均有人在旅行,其数量是过去所无法比拟的多,随时都有可能陷于危险状态。

 利用日本离台湾最近的机场的那霸机场,从该处迅速往返输送侨民。管制从日本往台湾的旅行,藉此得以加速让侨民返国。不仅用飞机,也使用船舶,届时为了安全起见,不靠离中国近的台湾西侧,而靠东侧的港口。

 如果从台湾出现难民时,以及其中混有武装游击队的情形等等,也都检讨了初步的对应策略。

 桥本指示,应稍稍检讨如果日本从国内管制旅客,则对中国是传递出什么讯号?以及台湾将会有何种感受?

 过去「三景物产」马尼拉分行行长若王子在菲律宾遭绑架时,桥本身为运输大臣而对到菲律宾的旅行加以管制,桥本记得当时菲律宾政府表示不快之意。

 桥本在此时所作的危机管理方面的指示,其后一般化为「危机管理四点指示」,即

 -救出在外侨民;大量难民对策;沿岸警备、恐怖行为对策;对美支援。

台湾海峡若遭中共封锁 桥本未雨绸缪思考对策

 「这种时候最为恐怖的是偶然」,桥本对官员们说、「如果计画的演习依计画完成的话,实际上不会出现危机,我们不知道中国飞弹的精确度如何,而且如果有偏差而发生状况时,台湾会有什么反应呢?台湾现在是民主主义,总统民选,因此这边也很可能有偶然的因素作祟,那才恐怖」。

 台湾海峡如果遭封锁时,会对石油输送有何影响?对于到东南亚的物流有何影响?对中国贸易如何?桥本侧近人士认为桥本虑及这种对国民生活的影响,系因桥本曾经当过通产大臣才会有此感觉。

 桥本对于台海危机是以危机管理的观念来加以对应。

 「日本如果面临不能不有所行动的事态时,一

定不能闹出像一九九○年-九一年的波斯湾岸战争及一九九四年的朝鲜半岛危机时的丑态。」

 「像九四年朝鲜半岛危机时一样紧急事态的对策,由官僚们悄悄地采取对策也不好,这正是政治家该作的事」。

 桥本在心中如此发誓。

 桥本对来简报中国演习的意图以及具体的军事作战的防卫厅防卫局长秋山昌弘在结束时说,「总之,这是很重要的事,你去对内阁法制局长官也作和现在一样的说明」。

 秋山虽然吃了一惊,马上与内阁法制局联络。

 法制局的干部们到齐后,秋山做了简报。

 秋山不便带军职人员去,觉得自己像是「统幕第五室的调整官」的气氛,做了军事上的背景说明。

 统合幕僚会议第五室,是负责中长期战略问题与防卫对话的部署,也包括进行美日防卫合作指针的修订作业,调整官是在该处工作的课长级的中坚官员。

 核心是有关安保条约第六条。

 周边的事态对日本的安全保障有重大影响的,究竟是什么事态?届时,日本能做什么?做到那里?

 但是,在此当儿,政府并未深入研究。

 「总理的脑中或许想过,但是政府并未加以讨论,未作任何决定」。

黄灯闪闪

 日本政府如何预测武力冲突的可能性?政府以内阁情报调查室、驻外使馆、外务省、防卫厅为主搜集情报。

 「内调」的情报预测是「搞不好,可能会有武力冲突」。黄灯闪闪。

 「也有情报显示已经动员了苏恺二七战斗机」。

 苏恺二七是旧苏联引以为傲的战斗机;中国在一九九二年采购了四十六架,并加以部署,其后增至七十二架,其目的说起来是在对抗美国出售F一六战斗机给台湾。

内阁情报调查室预测正确 美国果派尼米兹号到台海

 「内调」分析了苏恺二七调动到哪里,将会如何飞,并模拟其为何种战力等。

 「内调」还报告中国有打算登陆作战的准备。

 可能是在金门、马祖周边的「台湾之岛」以小规模兵力来登陆作战;但是因为能动员的登陆舰数量有限,如果要登陆的话,只能快速往返输送,但是这不大可能,因此认为实际上应该不至于在台湾本岛登陆。

 「内调」还预测美国在航空母舰独立号之外,还会派遣航空母舰尼米兹号到现场附近。

 这很正确。桥本对「内调」的情报给予很高的评价。

 「情报精确度最高的是大森,出类拔萃」,这是桥本在危机后透露的。大森,就是内阁情报调查室室长大森义夫。

 政府内部对于「内调」的情报有所批判,认为混一些「应时产品」而原封不动便上口提报给层峰是很危险的事。

研判中国想逼台湾戒严 以破坏总统直选正当性

 但是桥本并不在意,比起这些批判,他更欣赏大森在报告时所表现的政治感觉的敏锐;例如大森对于中国以飞弹恐吓的目的,掺进了一个观点,认为中国藉此让台湾不得不下戒严令,总统选举如果是在戒严令下举行,则选举的正当性便遭完全破坏无遗。

 关于这点,大森后来这么说:「如果炮轰或是攻击比金门、马祖更为小的一个岛,台湾大概会支持不下去吧!如果有一个岛遭占领,李登辉总统便不得不让最讨厌的戒严令复活,这样一来,「中国有史以来,首次民主投票直接选举领袖」也就无法实现,变成在戒严令下的选举,因此我认为反而会有相当限定范围的战斗行为,如果有的话,则不能不加以对应」。

 闪着黄灯的不仅是「内调」而已,防卫厅也一样。

 「金门、马祖附近有一些岛,或许会登陆其中一个岛」这样的情报提报到官邸。

 桥本马上指示要求更详细的简报。

防卫厅认共军会攻一小岛 靠电波获知飞弹只打4枚

 三月十一日,外务省、防卫厅高官相继被唤到官邸。

 防卫厅分「中国的动向」、「美国的动向」、「日本的对应」,准备了一页的摘记。

 *中国,看情形可能登陆台湾的小岛。

 *美国会派遣尼米兹。

 *日本的对应,只要美国派遣尼米兹,则没有出动的必要。

 防卫厅在桥本二月下旬到圣塔摩尼加去开首次的美日元首会谈之前便已经简报过台海危机的可能情节。

 -中国在台湾总统选举前后预定大演习。

 -演习包括登陆训练的可能性很大。

 -预定发射飞弹。

 -届时,或许会用新型飞弹。

 新型飞弹是指飞行距离长的飞弹,结果,不是长程,而用了射程距离六百公里的东风一五号。

 「中国结果是用较有自信的产品来对应,因为不能笨拙地出现偏差,是看相当安全才发射的」(一位自卫队高官)。

 三月十一日的「派遣尼米兹」是很快、很正确的。

 但是中国并未登陆金门、马祖附近的岛,这点防卫厅的情报没料中。

 防卫厅出动航空自卫队的预警机E-2C和海上自卫队的电子情报搜集机EP-3,让通常一周飞一次的E-2C每天飞一次,加强监视体制,EP-3则让其连续飞行廿四小时。

 将通讯部队移动到石垣岛的体制也算是准备妥当,但是结果并未移动,而以那霸与宫古之间的雷达基地所进行的一般性活动来对应。

 「上级若有指示,准备移动;但是没有指示,部队的部署完全没有变更」,当时在统合幕僚会议负责连日指挥的自卫队高官作证说。

 电波、通讯情报发挥威力。

外务省冷静对应较低调 研判不会发生武力冲突

 「在相当早的阶段便掌握了飞弹发射演习将打四发便结束的情报,是以电波得知的,中国方面也知道日本方面的动静」(防卫厅高官)。

 外务省对于「内调」、防卫厅这些闪黄灯的报告,内心一直很难受地注视着。

 「说来说去,和气象预测一样,说会下雨,结果放晴,不会受到责难;但是说会放晴,结果下雨则会遭斥责,所以这夥人(内调及防卫厅)拚命想说会下雨。」外务省一位干部如此说。

 外务省的判断是「不会发生武力冲突」,一言以蔽之,便是「应该冷静对应处理」;来自美国的情报也是「不会发生纷争」,极为低调。

 即使派遣尼米兹,美国也故意降低速度,让中国能争取时间来斟酌,亦即有时间来缩小演习,外务省重视这点,外务省干部形容「这好像是心理上虚拟的部署一样」。

 原本这是因为各机构其任务不同所造成的。

 「我们很能理解外务省的主张,但是防卫厅是

和美国国防部一样,是发生什么便想该怎么办的部会,原本,我们也同样重视中国演习是采有所节制的举动的这一点」(防卫厅高官)。

依赖美国

 日本的情报是片段的,不全的。一定得依赖美国才行。

 桥本因来自美国的情报不足而不满。

 波斯湾岸战争时的恶梦再度重现。

 「美国那般称赞与日本的同盟关系,但是在紧要关头时却不送情报过来,这还称得上是同盟吗?」

 白宫连日遭攻击。

独家情报残缺难敷所需 只能要求华府大量供应

 「外务省及防卫厅都很拚命,连日一直讨情ǎ伲ò钛澹┐笫辜付戎崔值匾笙胗肜卓嘶崽福谴游;跗冢卓说娜粘膛诺媒艚舻模苣讶缢诖诔鍪奔淅础拱坠吖倩叵肫鹄础?

 「想必是官邸,其实是桥本首相一直嚷着要情报、情报,所以外务省、防卫厅也都拚命地搜集,日本因为欠缺即时的情报以及独家的情报,因此一定得依赖美国才行;独家的情报都是只字片语,搔不着痒处,虽然想要自行判断,但是因为缺乏足以支持判断的独家情报,结果只好看美国怎么办」。一点不错。

 不久,从美国流入大量的情报。

 「为了中国的要人视察演习,正在搭建看台」。「中国现刚登陆台湾附近的无人岛,但是并非属于台湾领土,不是在金门、马祖周边」等,日本得到这些「深层简报」。

 从美国最拿手的侦查卫星得到情报,日本也买卫星情报而加以分析,但是在这种时候来不及。

 美国派出独立号航空母舰时,曾事前通知。

 「并非属于事前协商的性质,毕竟是当作一种礼仪(COURTESY)加以通报」(美国驻日公使拉斯特·但明),但是驻日大使孟岱尔对于华盛顿迟了三个小时才通知美国大使馆,其结果「对日本政府的通知也晚了三小时」之事十分焦躁,「在华盛顿庞大的官僚组织之中,不知道是谁忘记了,这是不容发生的事」(孟岱尔)。

美出动尼米兹号未照会 日本震惊、孟岱尔抱怨

 但是派出航空母舰尼米兹时,日本完全被排在门外,自卫队出动和美军私下的情报管道,防卫厅虽然在很早的时期便已经得到情报,但是外务省则没得到任何照会。

 日本十分震惊。

 「美军真正展开吓阻行动,但是对于同盟国却没有任何照会、任何谘询、任何说明」。「作为同盟国非常紧张」,日本对美国诉苦,美国辩解表示并无恶意。

 原本此项决定是国防部长裴利及其以下的极少数的层峰所作的决定,连国防部次长华德· 施罗特以及国防部助理部长卡特及副助理部长坎贝尔也不知道。

 连驻日大使馆也不知道。孟岱尔大使竟然马上打电话给裴利部长抱怨此事。

 「因为和日本是同盟国,做此种决定时不让日本知道,日本也无法支持美国政府的决定,今后希望不要发生这种事,希望能悄悄地给我更多台海危机的情报,由我在适当时机转达给日本政府」。

 「孟岱尔大使一直说,美国在台海危机之际,不论采取什么行动,都应让日本理解,应该与日本共享情报,这在维持美日安保上非常重要;必须与日本共享更为即时、更为详细、以及与作战更有直接关系的情报;我们因为基于大使的要求而每次都提供情报,并非我们过去未提供情报,而是大使说了之后,我们更为即时,更为详细地提供情报」(白宫高官的证言)。

 自从孟岱尔与裴利的热线接起来之后,情报的流动便十分顺利。

 「美日间首次共享情报到这种程序」其后甚至听到美国如此自夸;例如,尼米兹在其后的行踪等均逐一传达给日本。

潜意识的

 台海危机之际,琉球的美军基地也变得忙碌起来。

 「因为有独立号以及尼米兹号出动,美国海军当然很忙,空军并不是那么忙,像嘉手纳第十八飞行队,除了雷达以外并没有什么活动,原本这里是支援日本航空自卫队的雷达活动」嘉手纳基地的空军将官回忆说。

 「比起日本侦查机,美国侦查机的活动范围要广泛多了,所以对日本提供用雷达侦测到的中国军队的动向」(这是指对统合幕僚会议高官)。

 海军陆战队当时并未怠忽准备。如果中国对台湾的岛屿进行登陆作战的话,海军陆战队或许不得不作某种对应。

 三月十五日,琉球第卅一海军陆战远征部队(31MEU)二千人接到廿四小时战备待机的命令。

 嘉手纳基地的哈利亚航空队、汉森营的炮兵、普天间基地的直升机部队均在待命状态,普天间基地的廿四架直升机忙着装备、检点燃料。

琉球美军动员关切台海 意外引发基地归还议题

 三月十七日,从佐世堡驶出了为航空母舰独立号搬运补给物资的船;装载了五千二百人份的粮食、一天七千八百瓶的清洁饮料以及二万八千个汉堡。为了补给燃料,补给舰也装载了十天份共四百五十万公升开往当地。结果,海军陆战队并未出动。但是结果不经意地显示了琉球对美军的作战行动而言依然是一个重要的基地。

 美日的防卫当局之中,认为因为「台湾因素」或许使琉球基地的角色发生改变的看法弥漫。

 防卫厅中坚干部当时以「个人意见」而预测「将来,在虑及中国的因素时,琉球的意义或许会改变,海军陆战队的份量也许会加重」。

 其中也有看法开始强调海军陆战队,「台海危机是让大家重新认识到美国海军陆战队在战略上的必要性的事件」(海军陆战队高官),不过美日外交当局均对这种海军陆战队的「热气」,当时仅说是扰人的事而已。

 外务省高官说「海军陆战队大概想中国如果实施对金门、马祖的登陆作战的话,那就是海军陆战队上场的时候了,中国大概也从此观点再开始凝视海军陆战队吧!」美日「再加强论」不仅止于琉球基地的角色。

 前国防部助理次长·阿米塔吉以及前国防部日本部部长詹姆斯·艾华等「加强美日同盟派」,以此危机为契机,逮到加强美日协商、对日本争取优势的良机。

 这又卷起完全不同的另一阵风潮。

 美国方面尤其是在白宫之中以此为藉口,欲暂缓归还普天间基地决定的想法变强。但是这在政治上未免太敏感,日本方面无法接受这种藉口。这种一下就会遭看穿的作法,是将日本当作很深的不信任体,那才会从根本动摇同盟吧!

 日本方面大概会开始怀疑美国这次想以中国威胁论为由而持续美日同盟、搁置现行的不平等体制而妨害基地问题的解决吧!

 台海危机与普天间基地的归还、与琉球基地的角色,与日本安保共同宣言,与美日防卫合作指针,以及与美日安保体制,以及与宪法,最好还是切割开来处理才是。

 「那仅止于潜意识的领域,因为是太过于敏感的事了」(驻日大使馆的美国外交官)。

 那是有背景、让人有知觉,但是又不能明确地意识其存在,也就是背后有这种潜意识的影像。

 桥本再三反覆表示不要刺激中国,要以慎重的姿势来对应。

 遭飞弹着落溅起的飞沫淋到的琉球西端的与那国岛群起要求派遣护卫舰时,桥本也持否定的态度表示「动用海自(海上自卫队)太招摇」,结果派了海上保安厅的巡逻艇。

 当(自民党)众议员玉泽德一郎在国会要求追究对中国抗议、将外长钱其琛的访日延期时,桥本也以「我的心情毋宁是希望他访日的日期能稍微提前也好」而强调「对话」(一九九六年三月十三日在众议院外务委员会的答辩)。

 桥本是想避免因为批判中国而凸显只有日本最为突出的印象。

 他说「对于中国的飞弹演习已经表明忧虑的国家目前只有美国与日本的,在这种国际情势中,只有日本胡乱采取行动或是反覆发言的效果」(众议院外务委员会答辩)也应该加以检讨。

谨慎因应中共飞弹演习 桥本不愿凸显批判角色

 虽然亚太各国相继表明支持美国派遣航空母舰的态度,桥本指有些国家对此有复杂的感情,而且以高八度的声音来批判中国并非上策。但是国会中爆出对中国的批判以及对日本政府的对应处理的不满。

 「日本国民平稳、和平的生活遭到威胁-日本政府的国家利益遭到侵害,对此,我们以主权国家的权利不能不对中国作强烈的抗议」(一九九六年四月四日,众议院安全保障委员会,新进党众议员平田米男)。

 「最近美国派出二艘航空母舰来警备防护台海周边,成为相当大的吓阻力-但是对此我国所采取的态度以及政府各种的发言,却极为脆弱、暧昧,在公海上的演习,所以在国际法上没有问题,特意说一些像是中国会说的,实在太没出息了!不是要求去抗战或是庇护台湾,但是中国那种恫吓行为算什么?」(新进党众议员石井一)。

 「希望政府采取毅然的态度」好几位议员异口同声地呼吁。

 有人批判外务省亚洲局局长对驻日中国公使代办抗议的层次太低,应该将对中日圆借款的协商延期,更有要求重新评估日圆借款的。

 也有表明「美日安保是不是在睡觉」的不满。

 政府的答辩如下:「航空母舰独立号等美军舰艇因为监于台湾海峡紧张升高的状况,在台湾到琉球的海域进行通常的训练、持续监视活动的实态,政府都知道,类似这样的活动,我们认为不是事前协商的对象」(一九九六年三月十三日,参议院内阁委员会答辩,外务省亚洲局局长加藤良三)。

 这项回答是表示,独立号的行动并非「作战行动」,不过是「监视行动」,因此并非「事前协商」的对象。但是,「事前协商」的问题,对于美日两国投出一个超过「美国航空母舰的行动是否符合发动的必要条件」的深奥的问题。

事前协商

 日本政府虽然判断事态并不符合事前协商的发动事前协商必要条件,但是并不仅止于此,甚至在此时与美国连在前一步的政策协商都很慎重。「毕竟日本无意成为主体的参与者」(防卫厅干部)。

 美国也不认为这属于事前协商的对象事项。在白宫中,也有意见认为与日本的事前协商不充分,在事前不加以通告在政治上是很不智的。

 「美国系有意避免和日本在作战上采取共同行动,因为从日本联合内阁等国内政治情况来看,判断会冒出遭卷入风波的论调,反正去商量什么都会说NO」(白宫高官)

 前首相宫泽喜一其后在「产经新闻」的专访中介绍美国高官的发言为「在台湾海峡的紧张发展为纷争时,大概不会作事前协商吧!」(一九九六年六月十三日晚报)。该高官说「事态相当复杂,虑及内战,(美军的行动)会从人道的观点来加以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