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軍事交流勢頭強勁 功能受質疑
 
徐尚禮
 
2000-10-29
 
【人民報訊】華訊28日專題報導:解放軍總政部主任于永波上將目前正進行訪美活動,於為近年來訪美最高階將領,象徵華府與北京軍事交流達到十年以來最高峰。最近,美官方解密文件透露,在美國空軍及海軍協助下,一九九三年至一九九九年間,解放軍赴美接受飛行模擬作戰訓練,解放軍並掌握最新衛星定位系統及監控系統。同時,解放軍陸、海、空各軍種將領化名在美聽取軍情、軍事科技簡報。美安全智庫專家認為,這樣的軍事交流直接危害臺灣安全及美國太平洋第七艦隊戰力。而美中兩軍交流迄今,解放軍配合度如何?美國家利益是否受損。雖然這些問題長期遭到美國政界及學術界質疑,但兩軍交流仍勢頭強勁。

據「softwar」網引述美國官方「聯邦航空局」(FAA)解密文件透露,柯林頓政府藉航太交流,讓解放軍將領及飛行員化名赴美取得第一手戰術、戰技。一九九九年五月,解放軍軍官在愛德華空軍基地接受戰斗訓練,項目包括轟炸掃射、戰斗準備。一九九四年,美國防部長裴利和解放軍「國防科學技術委員會」主任丁衡高進行「共同防衛」對話,其中一項美中合作計畫是將中國大陸航空交通管制現代化。眾所周知,大陸航空管制主控權在空軍。

文件說,柯林頓政府有意隱藏和解放軍之間的交流。一九九三年,解放軍一代表團化名參觀FAA華府總部,參觀名單上只列印某先生,手寫便條才註明真實身分。例如「隗先生」其實是解放軍副總參謀長隗福臨(時任中將最近升上將),至於「中國航空管制委員會」的「李先生」,就是目前解放軍空軍副司令員李永德中將。

一九九七年,解放軍海、空軍代表在加州太陽谷一高科技公司聽取最新衛星定位系統「GPS」簡報。美智庫「蘭德」公司九七年報告指出,解放軍取得新式GPS將加強其攻臺能力,並增加其遠洋巡弋作戰。因而,一旦臺海情勢危急,解放軍將提高嚇阻美軍太平洋第七艦隊馳援臺海。一九九九年,柯林頓政府還提供解放軍最先進的「移動雷達」及作戰指揮控制系統、GPS,及針對空對空、地對地、平地移動目標等最新式航空電子監控系統。

一九九九年,美方提供解放軍關於美國空軍「特別空域」詳情,細節包括愛德華空軍基地戰機起降航路,該基地是美國航太計畫實驗重鎮,太空總署的太空梭就在該基地測試。

最新解密文件指出,美空軍第三三四中隊訓練手冊使用英文和中文,說明柯林頓政府訓練解放軍用意。解放軍受訓的科目主要是模擬作戰任務,例如攻擊「二艘戰艦伴有F-十六戰機護航」,其他科目有超時飛行、地面轟炸,更特別的是美軍進行模擬作戰時,還出動空中加油機、預警機。

總體觀察,美方從卡特到柯林頓的六任總統,無論是共和黨或民主黨都主張和解放軍進行兩軍交流。中共方面,八十年代藉兩軍交流,選擇性購買美軍「防衛性」武器裝備,結果因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而受挫。九十年代後,外界以為中共將焦點專注於掌握美軍各項新武器裝備及人員訓練、士氣等,直到最近解密報告出爐才知道,在柯林頓政府掩護下,中共取得不少美國新式裝備。

有鑒於此,美國會「二○○○年國防授權法案」禁止國防部長與解放軍代表交流有「危害國家安全」情況。國會還提議兩軍交流不得改進解放軍戰力,不得增強解放軍兵力投射能力,不得加強其對臺武嚇能力。由於反對力量一直存在,在美國傳出華裔人士李文和涉嫌核武泄密案後,美國家安全機構主動要求在美中兩軍交流中扮演「監督者」(跟監),以確保美軍不會泄露國家機密,危害國家利益。然而安全單位的建議被美軍方首長以各種理由拒絕。

據美國「戰略研究中心」研究員格特上校發表的「美軍與解放軍關係本質」分析報告指出,八十年代美中兩軍關係因一九八九年解放軍武力鎮壓「天安門學運」而中輟。布希總統下令全面停止與解放軍交流。但隔年解放軍武官即在五角大廈活動。報告指出,對美國來說,和中共發展「建設性戰略夥伴關係」總比兩者兵戎相向好。而美中一九七九年建交,看中的就是人數眾多的人民解放軍這張「王牌」。

美國「傳統基金會」研究員費雪觀點和格特相反。他形容美中軍事交流為「不公平的外交」,即「美國對中國極盡巴結,對臺北卻嗤之以鼻」。他認為,在美中簽署各項軍事交流後,五角大廈希望透過交流訪問揭開解放軍神秘面紗,但北京配合度及開放度都很低。連美國防部長柯恩一九九八年訪問北京,要求參觀解放軍軍事設施,都遭中共拒絕,最後中共只允許柯恩到北京近郊一地方性空防指揮部參觀。

相較之下,美軍讓解放軍代表參觀的項目包括:美國新式武器裝備及核子攻擊潛艦,F-一一七隱形戰斗轟炸機、臺灣有意採購的神盾級巡洋艦,準許解放軍代表團觀摩美軍演習等。

費雪指出,解放軍遮遮掩掩,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共方面始終認為,中美可能因「臺灣問題」產生衝突,雙方終究難免一戰。他指出,即使是接受美國教育的解放軍軍官都長期對美心懷敵意。在這種不對等的交流情況下,一些鼓吹美中軍事交流者,如果仍以為讓解放軍了解美軍軍容壯盛,就足以嚇阻解放軍,可說是一相情願。「傳統基金會」研究員瓦滋爾則警告,美國對美中軍事交流嚴重後果認識不足,國家利益已受損。

美中大規模軍事交流溯自一九八○年元月美國防部長布朗訪問北京,其後兩軍高階軍官絡繹不絕往來華府、北京之間。一九八三年,繼任國防部長的溫伯格將美中「功能性」軍事交流歸納為三大內容。即軍事及安全事務專家交流、軍售中共防衛性武器裝備、提供中共科學技術,三者構成美中安全合作「三大支柱」。

在打「中國牌」制衡蘇聯的大戰略背景之下,一九八一年至一九八八年,美軍積極推動美中安全合作「三大支柱」。首先是學員交流,一九八四年至一九八九年,解放軍學員在門羅堡基地及維吉尼亞軍校受訓,學習戰術指揮。其他功能性人員交流包括工程兵和解放軍研究員共同受訓(一九八六-一九八九年),美軍代表團首次訪問中國(一九八七年),美國防部主辦的後勤、醫療及教育交流。

尤其引人注意的是,美方對中共軍售武器裝備及科技轉讓。中共對美式裝備感興趣的計有,拖式反坦克飛彈、肩射刺針對空飛彈、火炮改良、炮兵雷達偵測及偵察機艦、運輸及攻擊直升機等。針對中共軍方所提項目,美國軍方在美國年度對外軍售計畫中,準備轉讓相關科技以提升解放軍火炮性能,主要項目為「大口徑火炮現代化計畫案」(LCMP)。另外就是準備軍售解放軍AN/TPQ-三七「火力偵察」雷達尋標系統。在未交運這些美式裝備前,解放軍軍官在奧克拉荷馬州的西爾堡陸軍基地接受雷達尋標系統訓練。

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可說是美中軍事交流的分水嶺,天安門動亂打亂了美中軍事交流進程。在美國朝野看來,軍事交流不僅未改變解放軍,到了緊要關頭解放軍還是斷然將槍口對準平民百姓及學生。布希總統在六月五日下令國防部中止所有和解放軍的軍事合作計畫,預定交付中共的兩套「火力偵察」雷達尋標系統停運。「大口徑火炮現代化計畫」軟硬體裝備宣告夭折。

另一徹底改變美中軍事交流本質是一九九○年柏林圍牆倒塌,以及華沙公約組織瓦解及蘇聯紅軍撤離東歐,這似乎表明「中國牌」再也沒有利用價值。美中軍事交流似乎已走到窮途末路。但到一九九○年夏季,美國又修正和解放軍交流計畫。

美國對解放軍解禁主要是美軍準備在波斯灣打仗。為了有效制裁海珊入侵科威特,美國希望得到中共的支持,包括中共在聯合國不要動用否決權,希望解放軍提供伊拉克武器裝備性能。美軍在「沙漠盾牌」行動初期(一九九○年),布希有限度的恢復美中軍事交流,允許中國武官到國防部以個案方式和中將以下軍官交往,到了「沙漠風暴」尾聲之際(一九九一年),在華府的中國武官可以會見美軍高階將官,並定期聽取美軍在波斯灣行動簡報。美軍在凱旋的同時,將解放軍捧為「協同作戰夥伴」。但由於美中在人權、武器擴散、貿易最惠國待遇互起爭執,布希總統執政末期美中軍事交流未能恢復昔日水準。

直到柯林頓就任滿一年,美國才解開中止軍事交流禁令。柯林頓指派國防助卿傅利曼前住北京會見解放軍領導。雙方達成「審慎軍事交流」協議,從而重啟軍事交流大門。

一九九四年元月美方主動出擊,陸軍中將沙堅率國防大學代表訪問北京。八月間,解放軍副總參謀長徐惠滋訪問華府,並會見國防部長裴利。十月間,裴利以國防部長身分首次訪問中國。次年,雙方軍事交流再度攀上高峰。即使中共在一九九五年質疑美方搞「兩個中國」允許臺灣總統李登輝訪美,也沒有改變美方和解放軍在和平時期的交往政策。北京方面,雖然因李登輝訪美推遲國防部長遲浩田訪美,但仍派出較低層次的功能性訪問團。

今年初,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熊光楷訪美,打開因「炸館」事件兩軍交往僵局。至今,柯恩已訪華,美軍艦也訪問青島軍港。「中國軍事科學院」院長王祖訓上將也於八月訪美,中央軍委委員兼總政治部主任于永波目前正在美國進行正式訪問。于永波隨行的將領來自各軍種及地方軍區,由於柯林頓政府積極推動美中兩軍交流,加上好幾年未有中央軍委級別高階將領訪美,于永波此行的實質收獲,可能還要再等下一個解密文件。(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