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军事交流势头强劲 功能受质疑
 
徐尚礼
 
2000-10-29
 
【人民报讯】华讯28日专题报导:解放军总政部主任于永波上将目前正进行访美活动,于为近年来访美最高阶将领,象徵华府与北京军事交流达到十年以来最高峰。最近,美官方解密文件透露,在美国空军及海军协助下,一九九三年至一九九九年间,解放军赴美接受飞行模拟作战训练,解放军并掌握最新卫星定位系统及监控系统。同时,解放军陆、海、空各军种将领化名在美听取军情、军事科技简报。美安全智库专家认为,这样的军事交流直接危害台湾安全及美国太平洋第七舰队战力。而美中两军交流迄今,解放军配合度如何?美国家利益是否受损。虽然这些问题长期遭到美国政界及学术界质疑,但两军交流仍势头强劲。

据「softwar」网引述美国官方「联邦航空局」(FAA)解密文件透露,柯林顿政府藉航太交流,让解放军将领及飞行员化名赴美取得第一手战术、战技。一九九九年五月,解放军军官在爱德华空军基地接受战斗训练,项目包括轰炸扫射、战斗准备。一九九四年,美国防部长裴利和解放军「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丁衡高进行「共同防卫」对话,其中一项美中合作计画是将中国大陆航空交通管制现代化。众所周知,大陆航空管制主控权在空军。

文件说,柯林顿政府有意隐藏和解放军之间的交流。一九九三年,解放军一代表团化名参观FAA华府总部,参观名单上只列印某先生,手写便条才注明真实身分。例如「隗先生」其实是解放军副总参谋长隗福临(时任中将最近升上将),至于「中国航空管制委员会」的「李先生」,就是目前解放军空军副司令员李永德中将。

一九九七年,解放军海、空军代表在加州太阳谷一高科技公司听取最新卫星定位系统「GPS」简报。美智库「兰德」公司九七年报告指出,解放军取得新式GPS将加强其攻台能力,并增加其远洋巡弋作战。因而,一旦台海情势危急,解放军将提高吓阻美军太平洋第七舰队驰援台海。一九九九年,柯林顿政府还提供解放军最先进的「移动雷达」及作战指挥控制系统、GPS,及针对空对空、地对地、平地移动目标等最新式航空电子监控系统。

一九九九年,美方提供解放军关于美国空军「特别空域」详情,细节包括爱德华空军基地战机起降航路,该基地是美国航太计画实验重镇,太空总署的太空梭就在该基地测试。

最新解密文件指出,美空军第三三四中队训练手册使用英文和中文,说明柯林顿政府训练解放军用意。解放军受训的科目主要是模拟作战任务,例如攻击「二艘战舰伴有F-十六战机护航」,其他科目有超时飞行、地面轰炸,更特别的是美军进行模拟作战时,还出动空中加油机、预警机。

总体观察,美方从卡特到柯林顿的六任总统,无论是共和党或民主党都主张和解放军进行两军交流。中共方面,八十年代藉两军交流,选择性购买美军「防卫性」武器装备,结果因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而受挫。九十年代后,外界以为中共将焦点专注于掌握美军各项新武器装备及人员训练、士气等,直到最近解密报告出炉才知道,在柯林顿政府掩护下,中共取得不少美国新式装备。

有鉴于此,美国会「二○○○年国防授权法案」禁止国防部长与解放军代表交流有「危害国家安全」情况。国会还提议两军交流不得改进解放军战力,不得增强解放军兵力投射能力,不得加强其对台武吓能力。由于反对力量一直存在,在美国传出华裔人士李文和涉嫌核武泄密案后,美国家安全机构主动要求在美中两军交流中扮演「监督者」(跟监),以确保美军不会泄露国家机密,危害国家利益。然而安全单位的建议被美军方首长以各种理由拒绝。

据美国「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格特上校发表的「美军与解放军关系本质」分析报告指出,八十年代美中两军关系因一九八九年解放军武力镇压「天安门学运」而中辍。布希总统下令全面停止与解放军交流。但隔年解放军武官即在五角大厦活动。报告指出,对美国来说,和中共发展「建设性战略夥伴关系」总比两者兵戎相向好。而美中一九七九年建交,看中的就是人数众多的人民解放军这张「王牌」。

美国「传统基金会」研究员费雪观点和格特相反。他形容美中军事交流为「不公平的外交」,即「美国对中国极尽巴结,对台北却嗤之以鼻」。他认为,在美中签署各项军事交流后,五角大厦希望透过交流访问揭开解放军神秘面纱,但北京配合度及开放度都很低。连美国防部长柯恩一九九八年访问北京,要求参观解放军军事设施,都遭中共拒绝,最后中共只允许柯恩到北京近郊一地方性空防指挥部参观。

相较之下,美军让解放军代表参观的项目包括:美国新式武器装备及核子攻击潜舰,F-一一七隐形战斗轰炸机、台湾有意采购的神盾级巡洋舰,准许解放军代表团观摩美军演习等。

费雪指出,解放军遮遮掩掩,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共方面始终认为,中美可能因「台湾问题」产生冲突,双方终究难免一战。他指出,即使是接受美国教育的解放军军官都长期对美心怀敌意。在这种不对等的交流情况下,一些鼓吹美中军事交流者,如果仍以为让解放军了解美军军容壮盛,就足以吓阻解放军,可说是一相情愿。「传统基金会」研究员瓦滋尔则警告,美国对美中军事交流严重后果认识不足,国家利益已受损。

美中大规模军事交流溯自一九八○年元月美国防部长布朗访问北京,其后两军高阶军官络绎不绝往来华府、北京之间。一九八三年,继任国防部长的温伯格将美中「功能性」军事交流归纳为三大内容。即军事及安全事务专家交流、军售中共防卫性武器装备、提供中共科学技术,三者构成美中安全合作「三大支柱」。

在打「中国牌」制衡苏联的大战略背景之下,一九八一年至一九八八年,美军积极推动美中安全合作「三大支柱」。首先是学员交流,一九八四年至一九八九年,解放军学员在门罗堡基地及维吉尼亚军校受训,学习战术指挥。其他功能性人员交流包括工程兵和解放军研究员共同受训(一九八六-一九八九年),美军代表团首次访问中国(一九八七年),美国防部主办的后勤、医疗及教育交流。

尤其引人注意的是,美方对中共军售武器装备及科技转让。中共对美式装备感兴趣的计有,拖式反坦克飞弹、肩射刺针对空飞弹、火炮改良、炮兵雷达侦测及侦察机舰、运输及攻击直升机等。针对中共军方所提项目,美国军方在美国年度对外军售计画中,准备转让相关科技以提升解放军火炮性能,主要项目为「大口径火炮现代化计画案」(LCMP)。另外就是准备军售解放军AN/TPQ-三七「火力侦察」雷达寻标系统。在未交运这些美式装备前,解放军军官在奥克拉荷马州的西尔堡陆军基地接受雷达寻标系统训练。

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可说是美中军事交流的分水岭,天安门动乱打乱了美中军事交流进程。在美国朝野看来,军事交流不仅未改变解放军,到了紧要关头解放军还是断然将枪口对准平民百姓及学生。布希总统在六月五日下令国防部中止所有和解放军的军事合作计画,预定交付中共的两套「火力侦察」雷达寻标系统停运。「大口径火炮现代化计画」软硬体装备宣告夭折。

另一彻底改变美中军事交流本质是一九九○年柏林围墙倒塌,以及华沙公约组织瓦解及苏联红军撤离东欧,这似乎表明「中国牌」再也没有利用价值。美中军事交流似乎已走到穷途末路。但到一九九○年夏季,美国又修正和解放军交流计画。

美国对解放军解禁主要是美军准备在波斯湾打仗。为了有效制裁海珊入侵科威特,美国希望得到中共的支持,包括中共在联合国不要动用否决权,希望解放军提供伊拉克武器装备性能。美军在「沙漠盾牌」行动初期(一九九○年),布希有限度的恢复美中军事交流,允许中国武官到国防部以个案方式和中将以下军官交往,到了「沙漠风暴」尾声之际(一九九一年),在华府的中国武官可以会见美军高阶将官,并定期听取美军在波斯湾行动简报。美军在凯旋的同时,将解放军捧为「协同作战夥伴」。但由于美中在人权、武器扩散、贸易最惠国待遇互起争执,布希总统执政末期美中军事交流未能恢复昔日水准。

直到柯林顿就任满一年,美国才解开中止军事交流禁令。柯林顿指派国防助卿傅利曼前住北京会见解放军领导。双方达成「审慎军事交流」协议,从而重启军事交流大门。

一九九四年元月美方主动出击,陆军中将沙坚率国防大学代表访问北京。八月间,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徐惠滋访问华府,并会见国防部长裴利。十月间,裴利以国防部长身分首次访问中国。次年,双方军事交流再度攀上高峰。即使中共在一九九五年质疑美方搞「两个中国」允许台湾总统李登辉访美,也没有改变美方和解放军在和平时期的交往政策。北京方面,虽然因李登辉访美推迟国防部长迟浩田访美,但仍派出较低层次的功能性访问团。

今年初,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熊光楷访美,打开因「炸馆」事件两军交往僵局。至今,柯恩已访华,美军舰也访问青岛军港。「中国军事科学院」院长王祖训上将也于八月访美,中央军委委员兼总政治部主任于永波目前正在美国进行正式访问。于永波随行的将领来自各军种及地方军区,由于柯林顿政府积极推动美中两军交流,加上好几年未有中央军委级别高阶将领访美,于永波此行的实质收获,可能还要再等下一个解密文件。(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