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巍: 誰是最可恨的人
 
2000-10-25
 
【人民報訊】(博訊25日消息)  老百姓心中解不開的疙瘩

  說起腐敗,記得十年前,1991年元宵節,中央領導在中南海 召開過一次文藝座談會。筆者在發言中曾說:「腐敗現象和資產 階級自由化,是黨的肌體上兩個孿生的毒瘤。如果說有什麼足以 威脅黨的生存,就是這兩個東西。」後來這篇發言,曾作為《元 宵感言》發表在當年《真理的追求》雜誌上。不少同志還記得我 當時說過的話。回想當年我說這話的時候,腐敗現象雖已漸成氣 候,但還不是不可遏制的,我那個發言本身,也就飽含著根治它 的厚望。想不到十年過去了,腐敗頑症不僅沒有根除,反而愈演 愈烈,愈陷愈深,其泛濫的廣度和深度,已經遠非昔比了。傳說 扁鵲為蔡桓公治病,最初說他病在腠理,蔡桓公一笑置之;後來 說他病入肌膚,病入腸胃,蔡桓公仍不以為意;最後病入骨髓, 已經無藥可治了。現在腐敗究竟到了什麼程度,大家可以研究, 恐怕已經不是「病在腠理」了吧!

  應當說,近幾年來,中央領導在此花費的力氣是不小的,健全 法治,檢查黨紀的力度是大大加強了,反腐倡廉的講話已是連 篇累牘,公安紀檢部門的幹部更是跑斷了腿,但是老百姓頭腦中 解不開的疙瘩是,為什麼腐敗犯罪規模反而由個人到集體愈來愈 大,犯罪人的官職反而愈來愈高呢?既然關乎黨的生死存亡,這 個問題能否得到比較徹底或者至少得到令人滿意的解決呢?古人 說:「善除惡者察其本,善理疾者絕其源。」這無疑是至理名言 ,那麼今日之腐敗問題,其根源和症結究竟在哪裏呢?

  毛主席對腐敗的警惕性從不懈怠

  有人說,腐敗自古就有,哪個朝代都有,不足為怪。這實際 是說腐敗是人性的必然,反也沒有用。又有人說,腐敗是世界現 象,各國均如此。這也是一種不可免論。還有一種說法更惡劣, 認為腐敗是發展經濟的必然產物,既不可免,也不可怕。這簡直 把人人痛恨的腐敗現象視為可愛的寶物了。另有一種頗具普遍性 的說法,就是高薪養廉。認為今日官吏之貪財,蓋出於待遇菲薄 ,如給以高薪則自然潔身如玉了。實際上這些謬論都是為腐敗打 掩護的。

  我們說,腐敗是剝削制度,剝削階級及其思想作風的產物, 並不能說是自古有之的。建國初期,我國邊遠地區,有的少數民 族還遺留著某些古老純樸的風俗。他們之中誰借殺了一頭野獸, 還要分送給大家吃。這裏有什麼腐敗呢?還是後來出現了剝削制 度,隨著剝削階級奢靡腐化生活的散播,這才逐漸成為一個民族 的痼疾。在中國,腐敗的根子無疑是很深很深的。可以說,毛澤 東等無產階級革命家對此是深刻認識的。因此,在他的一生中對 腐敗的警惕性是從不懈怠的。當中國革命即將勝利的時候,他就 號召全黨學習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用這一頁沉痛的歷史 告誡全黨。在三大戰役的決戰聲中,他又在有名的七屆二中全會 上發出警惕資產階級糖衣炮彈的警告。進城之前,他再次提出「 進京趕考」的諍言,要人們千萬不要落入李自成的下場。進城 不久,他又對某位將軍提出嚴厲的批評,因為這位將軍對解放軍 生活太低,比城市資產階級生活相差太遠發出了抱怨。毛主席說 ,現在資產階級的污泥濁水已經淹沒了我們的胸脯,我們是要求 改造舊的城市的,而不能被資產階級的污泥濁水所吞沒(大意) 。毛主席正是用這種無產階級的徹底革命精神,才把為數不過二 三百萬的黨員和解放軍武裝起來。其結果我們的人不僅沒有被資 產階級的污泥濁水所淹沒,而且硬是把充斥著腐朽污穢的舊城市 改造過來,成為充滿著樸素的新風和富有革命朝氣的新城市。這 是一件多麼了不起的事情!接著,經過建國初期的三反、五反運 動,對劉青山,張子善事件的果斷處理,使我黨的黨風和社會風 氣出現了從未有過的好時期。不僅做到了路不拾遺,夜不閉戶, 即使哪個外國人丟了錢,都會有賓館服務員為他送到機場。當時 ,我國是國際上唯一不收小費的國家。就政府官員的清正廉潔來 說,這樣的國家不僅歷史上沒有過,恐怕也是世界上唯一的國家 了。至今回憶起來,是多麼地令人懷念和神往呵!

  腐敗毒瘤嚴重威脅黨的生存

  可是曾幾何時,腐敗這個毒瘤卻神色可疑的悄然出現了。十 餘年間,由小而大,由少而多,逐漸浸潤、擴散、蔓延開來,幾 乎已經成為咄咄逼人的龐然大物,在嚴重威脅黨的生存。那麼, 這又是什麼土壤和氣候促成了它如此惡性的瘋長呢?

  前幾年,鄭天翔同志寫了一本《論反腐敗》的著作。此文在 《求是》雜誌上發表,後又出了單行本,成為暢銷書,很受群眾 歡迎。此文在論及腐敗現象惡性發展的原因時,說「市場經濟萬 能論」的流行,是其根本原因之一,儘管不是惟一的原因。我 認為鄭老的看法,比起其他論著來,要符合實際和接近真理。因 為市場經濟是以追求最高利潤為目的的,它與資本的特性是相伴 而生的。馬克思一語道破,「資本來到世間,從頭到腳,每個 毛孔都滴著血和骯髒的東西」。這種「血和骯髒的東西」,其中 不就包括著腐敗嗎?動亂精英萬潤南就曾坦率地說,中產階級( 應讀作資產階級),要發展自己,自然要用手中的錢來換掌權者 手中的權。不然它就無所作為。權錢交易,或者權、錢、色交易 ,其實色也是錢的變種。我們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吏(過去稱他們 為革命幹部,現在很難這樣稱呼了)的被打倒,幾乎無一不是被 錢和色所擊中。錢和色幾乎成了無攻不克的東西。試看湛江 大走私案,從副市長到市委書記的兒子,從海關總署稽查司副司 長到海關的調查處長、緝私大隊長、「打私辦」主任、集裝箱科 長、海關駐港辦事處主任等等,凡海關、港務局、港務監督、商 品檢驗、船務代理等部門,無不為走私分子的「金榔頭」敲開, 走私分子如入無人之境,事實上我們的海上壁壘已經不存在了。 這是何等的可怕呵!建國以來,我們的海岸線哪裏出過這樣可怕 的局面?當年毛主席再三警告的資產階級的糖衣炮彈指的不就是 這個東西嗎?可嘆現在我們的不少大小幹部,已經深深沉醉在那 種香車寶馬、流光溢彩、燈紅酒綠的歌舞聲中,一個每年要吃 喝掉50萬元的天津市勞動局副局長原晉津曾說:「我已經對那種 地方(指歌舞廳等地)上了癮,心裡總想去。一到了晚上,就鬼 使神差地往那兒跑!」可見他們已經完全變質為吸人民血的官僚 資產者了!

  這種權錢交易,實質上就是資產階級同無產階級的階級斗爭 。它不僅會腐蝕共產黨,而且會打垮共產黨,或者按照資產階級 的面貌來改造共產黨。如果講政治,從政治上看問題,那就不僅 是經濟領域的斗爭,同時也是政治領域的階級斗爭。撇開這一點 ,只就腐敗談腐敗,從法律談法律,那就不能夠深刻理解腐敗問 題的嚴重性,也不能徹底地解決腐敗問題。要知道,法律手段也不 是萬能的。例如近年來新建的反貪局,不言而喻,是為反對貪污受 賄等腐敗行為而設的。但是有的反貪局長上任不久就被拖下水, 且連連中箭落馬,不得不一再撤換。我們的公、檢、法部門,都 是為了對付犯罪行為而設的,但是近年來這些部門的若干環節、 若干人被腐蝕下水的也頗不少。全國聞名的三盲(文盲、法盲還 兼流氓)院長、就是個知法犯法、破壞法紀的典型。

  要堅決與腐敗做斗爭

  不久前,我們黨舉行了古田會議七十周年的紀念活動。這是 有重要意義的。古田會議的深刻性在於,在黨內我們必須注重用 無產階級與一切非無產階級思想的界限,並與一切非無產階級的 意識形態進行斗爭。所以,我們黨縱然一向以農民等小生產者成 份為多,黨卻能長期保持無產階級的本色,其原因蓋出於此。這 正是毛澤東建黨思想的偉大處。現在我們黨正處在社會主義革命 與建設時期,,我們黨更需要重視劃清無產階級思想與資產階級 思想的界限,並堅決同資產階級思想進行斗爭。這才是黨的建設 的著力點。如果我們因為黨過去犯過階級斗爭擴大化的錯誤,連 階級斗爭也不敢提了,同資產階級的斗爭也不敢提了,那就會使 黨又陷入另一個極端---階級斗爭擴大化的錯誤,連階級斗爭也不 敢提了,那就會使黨又陷入另一個極端---階級斗爭熄滅論的極端 。如果用這樣的思想指導建黨,黨員就會不知不覺地解除了思想 武裝,連自己也忘記了自己的無產階級性質了。那麼,這樣的黨 員還怎麼能抵擋住資產階級的進攻呢?這樣的黨,儘管黨員數量 很大,卻虛弱得很,因為它已經喪失了作為無產階級先鋒隊的本 色了。這是我們在思考這些腐敗案件時不能不想到的。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