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纣王时代
 
2000-10-21
 
【人民报讯】苹果日报21日常山月旦专栏文章:一九八九年五月十六日,即中共决定「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对抗民主运动之后,同情民运的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对来华访问的苏联领袖戈巴卓夫说:在最重要的问题上,仍然要邓小平掌舵。」五月十九日,他更在四点钟的早寒亲自前去探望绝食求民主的学生,劝他们珍重:「你们还年轻,来日方长;我们老了,无所谓……」结果他给邓小平罢官软禁。

最近,香港特区行政长官董建华特别助理路祥安要只手掩盖民意,政务司长方安生为了平息民愤,劝董建华把路祥安辞退,结果给中共副总理钱其琛召去北京,训令她「更好地支持行政长官」。她和赵紫阳同样不懂事君之道。

孔子说:「以道事君,不可则止。」例如殷朝微子、箕子、比干屡谏纣王无功,微子抽身而去,箕子佯狂以免「彰君之恶而自悦于民」(《史记.宋微子世家》),比干则冒死守职不肯随君作孽,终于遭纣王剖腹观心。那是三种「以道事君,不可则止」的方式,所以孔子说:「殷有三仁马。」

赵紫阳、方安生都达不到三仁的境界,那么,就应学秦朝丞相李斯。李斯见秦二世繁刑严诛残民害物,要进谏反而见斥,于是「阿(曲从)二世意」,上书主张严威酷刑以治天下(《史记.李斯列传》)。这就是著名的李斯分过术,历来独裁者无有不喜欢。赵紫阳、方安生却明显不愿分担主公过失,犯了大忌。

当然,做官不一定要学殷三仁或秦李斯。闻谏即改的国君,历史上不知凡几。就以春秋齐国庸主景公为例,他有一趟役百姓起大台,时值严寒,役夫一面费力版筑一面歌唱:「冻水洗我,若之何?太上靡敝我(朝廷伤我自肥),若之何?」大臣晏婴不忍,把歌唱给景公听,景公瞿然,答应停建大台。晏婴这时反而跑去督促工程,国人都说:「晏子助天为虐!」跟,景公停建的命令传到了,国人就都称颂景公。难怪孔子说晏婴「善为人臣」(《晏子春秋》卷二)。

现在,新中国没有齐景公那样的统治者,赵紫阳、方安生即使有心,也不能像晏婴那样善为人臣,只能在「彰君之恶而自悦于民」的嫌疑下动辄得咎。今天还是纣王时代。(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