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焦点:关注少数领导干部的“真文凭”
 
2000-10-20
 
【人民报20日讯】徐永恒 20日供 《中国青年报》专稿原题:文凭打假最该打谁

  报载,由于干部队伍中假文凭、假学历、假学位已泛滥成灾,广东省将对全省各级国家干部的学历和学位进行一次全面清理,那些利用假文凭升官晋级者将有可能不光彩地“出局”。

  假文凭困扰我们的社会,近年来愈演愈烈。人们为什么热衷于假文凭?假文凭是怎么来的?假文凭在社会生活以致政治、经济生活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这些问题是值得好好研究的。

  记得当初在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学习时,有一堂讨论课就是由假文凭问题引起的。一位驰骋于国内外的著名经济学家,劈头就向我们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在北京街头,‘北大’、‘清华’、‘中央党校’的假文凭是价格最低的?”

  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一番,得出两点结论:文凭是拥有较高人力资本的标志,名校的文凭因此更具有标志作用,所以人们对北大、清华等名校的文凭,对能给干部带来升迁之利的党校的文凭尤为热衷,真的不易得,假的来凑合;当制作假文凭成为一门有利可图的生意时,它也必然要受到供求关系的影响,由于对‘北大’、‘清华’、‘中央党校’的假文凭需求者众,制假者也就乐意薄利多销,以达到利润最大化的供求平衡点。

  课后我到中关村街头实地观察,一位安徽农村青年凑上来问:“哥们儿,要文凭么?”我问:“一个‘北大’研究生文凭多少钱?几天能拿到?”“600元,您给我张照片,最多3天交货。”“我要一个海南农学院的毕业证呢?”“哟,那就贵了,至少得3000元。”“干嘛那么贵?”“哥们儿您想想,你要‘北大’的文凭好说,那模具、公章什么的,都是现成的,可你要海南农学院的文凭,这一切不都得现做!成本多高啊!”“时间呢?”“没个十天半月下不来。”———果然与我们在课堂上的讨论差不离。

  但在以后的工作中,我发现自己对假文凭的这点认识实在是太幼稚、太小儿科了。其实,在街头叫卖的假文凭是最原始、最低级的假文凭,它们的特点是数量巨大,制假时省略了许多程序,容易鉴别(到高校学籍管理部门一查就露馅了),购买者也大多是贪图便宜的下层人士,所以就扰乱社会正常的政治、经济秩序来说,它们根本无法和另外几种比较高级的假文凭相提并论。

  其中一种比较高级的假文凭是这样的,购买者不仅能得到硬壳子的证书,还得在有关学校的学籍簿上被记入学习时间、选修科目、学习成绩等相关事项,于是“货真价实”,不怕被查。因为腐败被枪毙的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青,就曾托人到北大成人教育学院弄一个这样的假文凭,结果受托人没有弄到,只好到中关村街头买了一个原始的假文凭糊弄胡副省长。

  在我看来,最高级的假文凭是那些披着合法外衣的假文凭,因为有合法外衣,它们实际上是“真文凭”。据观察,许多国内一流的高校、许多省级以上的党校都发放了这类假文凭,获得这类假文凭的绝大多数是干部,相当一部分是各级领导干部。这类假文凭之所以是“真文凭”,是因为有国家有关部门批准的招生计划,有与相应学历或学位对应的课程安排,其中也有一部分学员亲自参加了学习,通过了严格的考试。但是,也有相当多的学员或者请秘书代学,或者请“枪手”代考,甚至可以请导师代“改”论文———其实,只要“学费”交到一定程度,这一切学校自会安排。当然,最后获得的学历证书和硕士、博士学位,却没有秘书“枪手”们的份儿了。

  从假文凭的发展中不难看出,对社会正常秩序扰乱最大,甚至动摇着我们上千年来科举、考试立国传统的根基的,不是街头公开、半公开叫卖的假文凭,而是经过各种伪装、“包装”的假文凭。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卖假文凭和买假文凭的呢?如果组织部门提拔重用各级各类干部只重文凭不看实际工作,那这些组织部门就是老爷部门、饭桶部门,只会高高在上,对工作不负责任。如果想杜绝买卖假文凭,路只有一条:先让这些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官老爷们下岗!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