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高行健中國人的悲涼
 
張銳輝
 
2000-10-20
 
【人民報訊】明報20日評論文章:當看見北京政府對高行健獲得諾貝爾獎的反應時,我們應該對中共政權的幻想破滅吧!一位特立獨行的知識份子,不甘受困於思想的籠牢,尋找自由的創作與思考的天地,何罪之有?更何況藝術家的語言,對大部分讀者來說,是艱澀而悶藝的;然而,這一點的自由思想空間,仍不見容於中共統治下的大地,生作中華大地的中國人,是何等的悲涼。

諾獎貫徹人文主義

華人文學家獲得諾貝爾獎,身為華人一分子理應感到高興;原因不在於對諾貝爾獎的神聖化,事實上有關諾貝爾獎評審方法不足的批評,已是公認的事實。然而,當中貫徹讚揚以人為本、令人類物質和精神生活更有尊嚴的精神,始終得到世界廣泛的認同。於是,華人文學家能獲獎,正可藉此機會將華人文學中的人文主義元素,介紹予全世界。

中共政府的泛政治式批評,我們早已見怪不怪。只是我們再一次在得到世界一致肯定,心底湧出對華人成就的自豪之時,反而只有自己的「所謂」中國政府持相反意見,對一位既不從政、甚至不會去鼓動群眾的藝術家,大肆鞭撻;看見這荒謬一幕,只會令思想清醒者的無奈、矛盾與挫折感,不斷累積。

作家協會莽言批評

對中國人的殘害,不在於對諾貝爾獎或是高行健的否定本身,而在於對廣大人民情感的公然摧殘:黨性大於人性。一個唯我獨尊,連思想也要箝制的社會,自然培養不出對人的尊重,再引伸為對自然、對文化的尊敬與尊重。即使有人擁有這些胸懷,也會變成「異見」而不見容於權力架構之中。權力權架構之中,只余與極權者一脈相承的思維,或是委曲求存左右妥協的理想者,卻又不知何日理想消磨殆盡化作極權一員。劣幣淘汰良幣的結果,便會出現了身為作家協會發言人,說出「有好幾百個中國作家都寫得比他好」此等鹵莽而不科學的言論。此等言論發自「作家」的口,比發自政府官員,更覺悲涼。

社會沒有多元的思想,不可能有長足的發展;多元思想亦不由某些人去下定義。但若以強權高壓去鎮壓異見,平民百姓自然無話可說,甚至久而久之視為必然,不尊重個人,不獨立思考,一個民族的活動,就在政權的短視與私利下斷送。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