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高行健中国人的悲凉
 
张锐辉
 
2000-10-20
 
【人民报讯】明报20日评论文章:当看见北京政府对高行健获得诺贝尔奖的反应时,我们应该对中共政权的幻想破灭吧!一位特立独行的知识份子,不甘受困于思想的笼牢,寻找自由的创作与思考的天地,何罪之有?更何况艺术家的语言,对大部分读者来说,是艰涩而闷艺的;然而,这一点的自由思想空间,仍不见容于中共统治下的大地,生作中华大地的中国人,是何等的悲凉。

诺奖贯彻人文主义

华人文学家获得诺贝尔奖,身为华人一分子理应感到高兴;原因不在于对诺贝尔奖的神圣化,事实上有关诺贝尔奖评审方法不足的批评,已是公认的事实。然而,当中贯彻赞扬以人为本、令人类物质和精神生活更有尊严的精神,始终得到世界广泛的认同。于是,华人文学家能获奖,正可藉此机会将华人文学中的人文主义元素,介绍予全世界。

中共政府的泛政治式批评,我们早已见怪不怪。只是我们再一次在得到世界一致肯定,心底涌出对华人成就的自豪之时,反而只有自己的「所谓」中国政府持相反意见,对一位既不从政、甚至不会去鼓动群众的艺术家,大肆鞭挞;看见这荒谬一幕,只会令思想清醒者的无奈、矛盾与挫折感,不断累积。

作家协会莽言批评

对中国人的残害,不在于对诺贝尔奖或是高行健的否定本身,而在于对广大人民情感的公然摧残:党性大于人性。一个唯我独尊,连思想也要箝制的社会,自然培养不出对人的尊重,再引伸为对自然、对文化的尊敬与尊重。即使有人拥有这些胸怀,也会变成「异见」而不见容于权力架构之中。权力权架构之中,只余与极权者一脉相承的思维,或是委曲求存左右妥协的理想者,却又不知何日理想消磨殆尽化作极权一员。劣币淘汰良币的结果,便会出现了身为作家协会发言人,说出「有好几百个中国作家都写得比他好」此等卤莽而不科学的言论。此等言论发自「作家」的口,比发自政府官员,更觉悲凉。

社会没有多元的思想,不可能有长足的发展;多元思想亦不由某些人去下定义。但若以强权高压去镇压异见,平民百姓自然无话可说,甚至久而久之视为必然,不尊重个人,不独立思考,一个民族的活动,就在政权的短视与私利下断送。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