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觀賊記
 
素質和職業修養
 
2000-10-12
 
【人民報訊】這幾天忙的屁股冒煙了,工作排的滿滿的。到今天才可以繼續為賊立傳。想來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窗外璀璨的夜色,萬家燈火,放著我剛買的CD,音樂流淌在周圍,喝口牛奶,點上一隻香煙,讓長長的工作表見鬼吧。心情象水底的魚般的舒暢,我們繼續開始我們的話題。

在武漢觀賊的那天,是一個冬日的清晨。武漢的冬日還是很冷的,和大多數污染嚴重的城市一樣,剛下過小雪的路面象是一塊髒抹布一樣。兩旁的路樹病怏怏的無精打采。清潔工人正推著破爛的工具車,給馬路幹洗臉。天色還不明朗,空氣沈滯。時間還早,馬路上騎車上班的人還零零散散,我精神抖擻的縮著我的脖子,在東張西望的找一家乾淨舒適的地方吃早餐。

正當我幻想著熱騰騰的早餐的時候,馬路對面另一側走著兩個人,(絕大多數本國的男士衣著都差不多,走在大街上,很難能引起人的注意),其中的一個人突然跑動了起來,按理說,我見過的大多數都是用兩隻腿來跑步,這個人也一樣,除非採用兔子的姿勢使用前肢,否則,沒有什麼可看的。但好象有什麼不妥哦,我仔細一看,原來這個人跑步的姿勢很特別,腳步很輕細,弓著腰脖子好象上面有東西吊著,整個上身提起,前肢中的一個,壓低朝前探出,頭向前下方看。如果你一邊跑一邊力圖用手觸摸一個東西,就會是這個姿勢。有好事的朋友,現在可以站起來,找個避免產生誤會的地方試驗一下這個動作。

現在讓我們將鏡頭前移少許,看看他在苦苦追求著什麼。首先,進入我們的視野的是一個滾動的車輪,在向前又是一個滾動的車輪,中間有一些支架,這種東西,通常我們把它叫自行車,輪子粗一點的,我們幻想可以用做耕地,叫山地車。我所看到的是有曲線的那種,是女式自行車。朋友們不要心存任何幻想,坐在輪子上方的這位女士的樣子,基本和你女朋友30年後的樣貌一樣,乏善可陳。這位女士平視前方,正在做循環運動。最重要的是她斜跨在身上的女士坤包,比較大。旁邊有一直正上下晃動的手,這隻手的主人正是我上面描繪的那位採取不尋常姿勢的那位男士。

這時候的場景在今天,我想來還是覺得充滿了滑稽。在此之前,我只見過有女士騎自行車的時候後面栓著狗,意氣風發的一塊奔向未來。我曾幻想是否可以栓著豬風光一下。可幸見到了栓著人,這真是教我念頭感到慚愧。

現在我們知道現在整個場景的影象,當然這一切都是寂靜無聲的上演著,他們保持著同速朝一個方向無聲的前進。我心裡叫到「原來是賊」,我立即打量周圍,另外一個同夥正穩步的跟隨,同時打量四周的環境。這兩位的長相,我到現在才有機會仔細打量,他們顯然屬於新疆地方的少數民族的長相。這兩個人目光閃爍,面相陰翳。

我楞了一下,還沒有想好怎麼辦,我第一個念頭想喊,不過馬上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為周圍沒有幾個人,我沒有任何品種的自行車,沒法在必要的時候快速的撤離,否則緊接著下來我該喊救命了。接著下來,我想到報警,我手不動聲色的摸向我的手機,儘管等警察來可能早結束了,但也許附近就有警察,也許會有用。但我不能當著街就打,畢竟距離太近,我很難做現場報導。於是,我準備朝樹後移動。

這時,那邊的情況正在發展,很快出現了變化,也許要維持這種高難度動作畢竟不是那麼容易,那個賊的動作還是被那名女士發覺了。我們都有這種經驗,如果一個人很難如此近的距離在你的身後跟著你,你似乎有第六感一樣能覺察到這種危險性。那位女士顯然很驚訝,隨即罵了一句我聽不懂的方言,隨即加快了速度,那名賊馬上戛然而止,身體馬上恢復了直立狀態,從猴到人的演變的特徵和此相同。然後立即轉身,快速後撤,但撤離的時候,並沒有驚慌失措,使我覺得他很有專業的素質和職業修養,保持了體面和風度,體現了專業選手和業餘選手的區別。緊接著,那位女士回頭看了一眼,確認自己已經安全,然後下車,快速的檢查了自己的坤包。發覺並沒有什麼損失後,迅速上車,再罵一句,作為總結,然後快速離去。那兩名賊一直沒有回頭和她開展辯論,很自覺的迅速從另一個方向消失了。

一切都已經恢復正常,還是零零散散的早起上班的人。好象剛才的一切只是幾個熟人碰到一起,互相問候了對方的腸胃,然後各自離開。我站在樹後,和我旁邊的垃圾桶還在回味,很不想就此下課。但是,我不能自己上前去再表演一些,沒有槍戰,也沒有愛情,就...結束啦?!。我心有未幹,意有未盡,站出來,東張西望看著謝幕後的街道,沒有一個人顯得不正常,好象什麼都沒發生過,唯一不正常的就是我這個外鄉佬。我真懷疑我是不是走了眼。悻悻然的,半天沒有脫離角色。

還要提到的是,在那天的下午,在漢正街的服裝市場,我親眼見到了一個賊摸遍了一件店內幾乎所有女士的皮包,發覺的只是迅速的將自己的皮包護住。店主和顧客都保持了緘默,在一位女士引起所有人注意的回避動作後,這名賊度才面帶微笑的步出了這家店舖。然後一切迅速的恢復了正常,由於早晨的經驗,我保持了沒有任何表情的臉,平靜的看了這場演出。我一直用試探性的目光試圖找這個賊的目光,我的目光中包含了敬佩和嘉許和請教般的虔誠,他掃過我的眼,象掃過一個孩子。

我想說,我不是一個充滿了絕對正義感的優秀青年,在我還小的時候,我被兩個比我長的難看的大孩子用小刀頂著,搶過一次。我敬佩的看著他們拿走我上衣裡的錢,並和他們探討了是否可以給我留下一些零錢,我真誠的表示我需要那些零錢,然後,我滿意的獲得了我想要的那一部分。我事後想這兩位大哥哥也不算太壞。在以後的歲月裡,我慢慢的長高長大,我發現很少被賊和騙子光顧,也幾乎沒有讓他們得逞。我的老板說我的臉很冷漠,時常面無表情,讓人很沒底,如果我沒張嘴。我想我得益於這項優點,我暗自將其繼續發展。使用在和老板探討增加工資和掩蓋無知的時候。我和女士踩馬路的時候,很少有小孩來賣花和要錢,我懷疑他們以為我是便衣或者窮困潦倒,或者兩者兼有。

在遇到被偷的危險的時候,我依然不忘,我自以為的幽默和惡作劇的心理,並總想保持我的紳士風度。我有正義感,但我同時自以為聰明,總想有一些巧妙的辦法來解決。向大家介紹一種方法,如果你在公共汽車上發現有賊偷別人的錢包,你可以裝做沒看見,然後,突然的大喊一聲「我的錢包呢?」,然後滿地的自己找自己的錢包,接著從自己的褲袋裡把他掏出來,然後向周圍緊張的觀眾,表示歉意,在大家表示理解你的智商的時候,你訕笑著向大家和賊表示打擾,然後,繼續緊緊的捂住褲包,目視前方,旁若無人。這樣的方式唯一困難的就是,如果你旁邊有位只重風度不重相貌的邂逅異性。

哎,孩子們,我把你們教壞了。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