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貧扶得人心疼
 
姚庚榮
 
2000-10-10
 
【人民報訊】日前,有幾位「先富」的朋友得知蘇北某鄉有不少孩子因家庭困難而想輟學,便帶著錢物,驅車數百公里,來到這些孩子所在的中小學和他們的家。經過一天的奔波,錢送出去了,電腦也送出去了,深更半夜往回趕時,大夥兒的心裡卻一點高興勁兒都沒有,倒產生了扶貧扶得人心疼的感覺。

心疼之一是窮歸窮,卻「窮得大方」。首先來到該鎮中學,走進一間非常破舊的會客室裡時,赫然見到在課桌上擺著一溜易拉罐飲料,我們說不喝這個還是喝點白開水,可校領導怎麼也不肯,「難得難得,你們是貴客」。到了中心小學,場面更讓人瞠目:課桌上擺著老師趕了20多公里從縣城買回的各式水果和鮮花、易拉罐飲料。中午我們要求自費在街上隨便吃點什麼,可鎮領導說早已在飯店安排好了。

心疼之二是窮歸窮,但窮的是老百姓。在飯桌上,我們反覆問當地領導,這兩桌飯要多少錢,領導總是說「不多不多」。我們又說,再少也可以幫助兩名失學孩子,領導則勸以「你們難得來,我們窮歸窮,飯還是要吃的嘛」。同時,學校和鎮領導又不停地訴苦:我們這裏沒有什麼企業,老百姓靠種田過日子,一年賺不到幾個錢;學校為了鎮裡搞小城鎮建設,拆了大門重新造,一下子用去六七十萬,老師今年只發了兩個月工資。我們問,既然這麼窮,為什麼招待我們要如此破費領導王顧左右而言他,不願正面回答。

心疼之三是,窮是自己造成的。我們問鎮領導,為什麼不學學蘇南人,讓土地增值,回答說「我們這裏的人懶得很」;我們問「鄉村幹部平時做什麼」,農民們說「一是整天向老百姓收錢,這費那費多得很,四口之家,一年上交就得一千三四;二是收了錢就是吃吃喝喝,其他屁事沒有。」我們所去的人家,每家至少有兩個小孩,問家長:「既然這麼窮,為什麼還要生這麼多」答:「沒人管,就生唄」;又問:「既然生下來,就要考慮能不能養活,你們想過沒有」答:「沒想過」。

摘自《嘹望》第40期(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