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因公殉職的優秀共產黨員猝死(多圖)
 
華鎮江
 
2017-3-22
 



從左到右:福建南平市常務副市長廖俊波、甘肅環縣合道鎮食藥監所長孫建明、黑龍江省高級法院執行局局長侯鐵男、成都交警二分局五大隊警長唐鴻。

【人民報消息】中共政府網站新華網上刊登不少優秀共產黨員猝死的消息,其實還有太多的猝死沒有寫出來,最奇怪的是想看看前兩天的新華網首頁,都不給看了。為什麼?黨害怕。黨害怕什麼?不十分清楚,反正百姓關心的、想多瞄一眼的,黨都害怕。

3月19日新華網刊登消息《福建南平市常務副市長廖俊波因公殉職 曾獲全國優秀縣委書記稱號》,這篇下面還鏈接三篇,都是中年死的,而且都是猝死。

48歲的福建省南平市常務副市長廖俊波是怎麼因公殉職的




福建省南平市常務副市長廖俊波。

新華社福州3月19日報導,「據福建省南平市政府19日消息,18日傍晚,南平市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廖俊波同志在下鄉途中遭遇車禍,經搶救無效因公殉職」。

「廖俊波,1968年8月出生,曾任福建省南平市政和縣委書記。2015年6月,廖俊波榮獲全國優秀縣委書記稱號。」

48歲的廖俊波是怎麼因公殉職的?新華社一個字都沒有吐露。新華網責任編輯的名字絕了,是「吳顏」。「無顏見江東父老」的那個同音字。

中新網南平3月19日報導說,「記者19日從福建南平市政府部門獲悉,3月18日19時30分許,長深高速建甌小橋服務區B區出口處,一輛小車(閩H00036)撞到護欄,造成車上4名司乘人員1人重傷、2人輕傷。」

報導說,經初步了解,事發時廖俊波正趕往武夷新區公務,因雨天路滑,小車在服務區出口處發生側滑並撞到防護欄。其中,重傷者為南平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廖俊波(兼武夷新區黨工委書記),輕傷者為市政府工作人員(無生命危險)。

司機加乘坐者一共四人,怎麼少報了一位?難道是因為重傷者(死亡者)在其中官兒最大,怕被人說一個車裡坐著,人家怎麼無傷,你怎麼死了,所以無傷的那個人就不報導了?

接報後,南平市委書記、市長、市人大主任、副市長等市領導第一時間趕赴建甌處置,並緊急協調省、市醫療專家前往建甌搶救。還差5個月才49歲的廖俊波副市長經福建省、市醫療專家搶救無效後死亡。

甘肅42歲鎮食藥監所長突發心肌梗死




2017年3月17日的報導刊登的是孫建明2011年當副鄉長的照片,不知為啥?

中新網甘肅環縣3月16日報導,今年1月22日,一大早,環縣合道鎮食藥監所長孫建明就和鎮長商量易地扶貧搬遷遇到的問題,準備在年前逐一落實。隨後,他和工作人員進行春節前食品安全和安全生產檢查。中午時分,他泡了碗方便麵,剛吃了兩口,就匆匆聯繫工作人員去尚西坪村。在進村的路上,孫建明因突發心肌梗死,年僅42歲。

新華網刊登了一張圖片,今年是2017年,奇怪的是圖片是6年前的,圖解是「2011年秋季,莊稼覆膜期間,時任甘肅環縣合道鄉副鄉長的孫建明在查看當地農戶覆地膜。鐘欣 攝」

鎮裡的食物藥品監查所跟「易地扶貧搬遷」完全不搭杠,所長孫建明要強拆民宅是為了鎮食藥監所霸占民宅吧?

中午時分,他泡了碗方便麵,剛吃了兩口,就匆匆聯繫工作人員去尚西坪村。要強拆的民宅看來是尚西坪村的,那裏的農民抗議了?!

在進村的路上,孫建明因突發心肌梗死,年僅42歲。

2017年2月22日,在孫建明死了一個月,中共環縣縣委追授他為「全縣優秀共產黨員」,並發起了向孫建明學習的號召。

黑龍江省高法執行局局長突發心臟病57歲猝死




黑龍江省高級法院執行局局長侯鐵男帶著相兒!

據人民法院報2月25日報導,24日上午,黑龍江省高級法院黨組成員、執行局局長侯鐵男因長期勞累,突發心臟病,經搶救無效,享年57歲。

侯鐵男,1960年生,中共黨員,生前任黑龍江高院黨組成員、執行局局長、審判委員會委員,二級高級法官。他於1985年進入法院工作,歷經刑事、審監、信訪、執行等多個作惡部門。自2013年擔任黑龍江高院黨組成員、執行局局長以來,官大幹的壞事就更大了。

最高法網站報導說,2月24日上午,侯鐵男召集執行局各庭室負責人開會,會議進行不久,侯鐵男就感身體不適,在服下幾粒速效救心丸後堅持開會布置任務。

報導最後說,同事們勸他休息一會兒,但他硬撐著把會開完才對同事說:「你們回去抓緊落實,我歇一會兒。」同事見他臉色蒼白,不斷滲出汗珠,堅持把他送到醫院。路上,他仍在布置工作。到醫院後,侯鐵男陷入昏迷,11時50分,經搶救無效因心臟病去世。

侯鐵男執行了什麼死亡指示送了命的?接他班的那位肯定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可真要好好思量思量,在這個死亡位置上如何做才能不前仆後繼啊!

成都交警大隊警長44歲車禍死亡




這是唐鴻悲痛的妻子彭玲一和捧著父親遺像的兒子唐潮做最後告別。
誰都希望全家平安,那就遠離中共!

新華社成都2016年12月15日報導,成都交警二分局五大隊警長唐鴻12月12日晚在出警途中遭遇車禍,13日凌晨搶救無效死了,死時44歲。

據報導,去年12月12日晚,成都交警二分局五大隊警長唐鴻和年輕的協警陳龍去處理交通事故,陳龍駕駛警用摩托載著唐鴻趕往事故現場的出警途中,離要處理的事故現場不到20米處,一輛貨車從左後方撞翻了唐鴻和陳龍所乘的警用摩托。唐鴻被捲到貨車底下,陳龍只是左腿受輕傷,還能一瘸一拐的跑。

搶救唐鴻的醫生王瑋松介紹說,唐鴻傷勢嚴重,主動脈破裂,多處骨折,還出現血氣胸。「他共失血4000毫升,占人體總血量的三分之二,一般失血1000毫升就很危險。」

經過6個小時的搶救後,因失血過多,唐鴻於12月13日3時50分停止呼吸。

報導寫的很感人、很英雄、很舍己為人,讓人想起3月人大會議制定的一條法律,侵害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譽、榮譽,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必須承擔民事責任。責任人從8歲兒童到停止呼吸之前。

儘管前人大委員長萬里老先生生前曾經披露《毛澤東選集》裡面的話,不是毛當時的話,而是獲得政權七八年之後,專門成立班子改寫的,然後由毛認可,但是在大陸沒人敢這麼說,更多的人由於網絡封鎖根本就不知道。儘管第四軍醫大學附屬西京醫院的肝移植麻醉醫生陳紹洋,因助惡為虐遭惡報得了肝癌痛苦死去,但是中共把這個移植器官的麻醉師樹立成英雄,由西安話劇院創作話劇《麻醉師》,從今年3月10日開始從北京到全國巡演。

按照2017年3月全國人大會議的兩點新修改的民法,說真話的人就觸犯了法律,就必須坐牢,連8歲的孩子都不許放過。所以,中共官媒的記者不但不會實事求是的報導,而且知情人為了不進監獄也會自我管制嘴巴。

網絡上一直有人問,為什麼中共的一些敏感職業猝死早死、得絕症的那麼多?為什麼中共怕提善惡有報?莫非善惡有報真的存在?!(文/華鎮江)△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