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張德江聯手 曾慶紅終於跳到前臺(多圖)
 
——專題:形勢逼人 “鐵帽子王”現身
 
梁新
 
2016-8-12
 



新年期間,周永康地盤四川,宜賓高縣一小學挖出各10多噸重的
螃蟹和蟾蜍雕塑。寓意江澤民與其狗頭軍師2015年被捕!



這是挖出的形似逼真的螃蟹石雕,寓意曾慶紅今年完蛋!

【人民報消息】曾慶紅本來沒有政府官稱,他只是個給江澤民出謀劃策的狗頭軍師,照他自己的話講,是江的「攝政王」。正因為此,江對曾有幾分忌諱。鄧婆婆去世後,江想提拔誰就提拔誰,卻沒有給曾慶紅一個政府官職,出國帶著他,卻不給他名份。 2002年十六大,江必須退下時,才趕快把政治局候補委員曾慶紅越級提拔到政治局常委,為了制約胡錦濤,才首次給曾慶淮一個政府職位,職位還真不小,「國家副主席」,並兼管香港事務和國安、統戰部門。說白了,曾慶紅就是最大的特務頭子。

2015年新年期間,周永康地盤四川發生了一件大事,一古宅挖出了造型逼真的「蟾蜍」「螃蟹」形狀的兩塊巨石。共20噸左右重。這和貴州的那塊「藏字石」一樣,是預言。這不但挑明瞭江曾的關係,也表明江澤民沒跑兒,曾慶紅註定也得完。

廣東原來是老帥葉劍英的地盤,後來鄧小平提出改革開放,與香港一水之隔的荒涼地被習仲勛改造成「深圳經濟特區」,江澤民眼紅這塊大肥肉,把姘頭黃麗滿從北京調到深圳,把廣東省委書記都換成自己的嫡系,李長春、張德江都是因為當廣東省委書記時伺候好黃麗滿而先後被提拔當上政治局常委,進入決策層。張高麗因為把深圳市委書記的位置讓給黃麗滿而當上山東省委書記,因為張高麗在山東鎮壓法輪功力度大,又被委派到直轄市天津,任市委書記,天津成了全球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隨後張高麗進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

胡錦濤當政的10年,江澤民並未大權旁落,官場處處提拔的都是江系人馬,這些人馬再提拔自己的人。但是形勢隨著習近平當政,發生了質的變化。江澤民精心考驗後提拔的左膀右臂紛紛落馬,雖然個個都是以貪腐為由判刑,但薄家公開內幕說,判刑的真正原因是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

自此,江與習進行殊死較量的真正核心是法輪功問題。這從最近發生的幾件事情可以看出,江和曾頑抗到什麼程度,蠢到什麼程度。

《炎黃春秋》:強制占領不是習近平中央搞的

《炎黃春秋》自1991年創刊以來,以發表歷史記述和評論文章為主,力求推動中國政治體制改革。近幾年來,《炎黃春秋》持續遭江親信劉雲山掌控的中宣部打壓,這充分表明《炎黃春秋》的立場與江系不是同一個調調兒。

《炎黃春秋》常常刊發揭露歷史真相的文章,還曾透露江大秘賈廷安提拔原海軍副司令王守業的內幕文章,讓江拍桌。(本想寫「讓江跳腳」更動感些,但江得三個人連拉帶架才能起來走路,所以「跳腳」太不實事求是了,對江來說太奢侈了,因此改為「拍桌」)。

2013年1月,《炎黃春秋》網站被關閉;2014年9月,《炎黃春秋》雜誌社被變更主管主辦單位;2014年11月,《炎黃春秋》總編輯、兩位輪執主編和網路主編4人同時被迫辭職;2015年3月,《炎黃春秋》23年來每年召開的新春聯誼會,先是「被改期」,後又「被取消」;2015年7月,《炎黃春秋》主編楊繼繩被迫離職。

《炎黃春秋》現任社長為杜導正,現任顧問包括李銳等人,現任副社長為徐慶全(常務)、李晨。

因管理層遭撤換、編輯部被占領、官方網站密碼被修改,《炎黃春秋》於2016年7月17日宣布停刊。

接近《炎黃春秋》社委會的人士說,目前雜誌社方面的態度是,「先停刊,若有條件可復刊,如不具備條件就此關門了。」

同時,原《炎黃春秋》雜誌社顧問李銳曾在多個場合透露,此前《炎黃春秋》變更主管部門引起紛爭時,曾有老人上書,習近平給了八個字的批示「不要封殺、做好引導」。

為了對抗習近平的八字批示,2016年7月14日,劉雲山掌控的中國藝術研究院發布一份《炎黃春秋》人事任免通知,根據通知,《炎黃春秋》雜誌重要職務全部被劉雲山派去的人所取代,原社長、總編輯杜導正、副社長胡耀邦的兒子胡德華和總編輯徐慶全悉數被撤換。

《炎黃春秋》雜誌社隨後發表聲明:「按照《中國藝術研究院與炎黃春秋雜誌社協議書》明文約定,我社有人事任命權、財務自主權和發稿自主權,雙方蓋章,具有法律效力。我方不同意單方終止協議書,我社已委託律師對該院提起訴訟」。雜誌社表示擁護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依法治國」的方針。

《炎黃春秋》雜誌社明確表明站在復興中華的習近平一邊!

隨後的7月17日,雜誌社執行主編吳偉發出了雜誌社社長、法人代表杜導正簽名的「停刊聲明」。聲明中確認,7月15日,中國藝術研究院派員強行進入雜誌社,竊取和修改了《炎黃春秋》官方網站的密碼,導致「我刊喪失了基本的編輯出版條件」。聲明中同時提到,停刊決定經過炎黃春秋雜誌社社委會討論並一致決定,自即日起任何人以《炎黃春秋》名義發行的出版物,均與「本社」無關。

《炎黃春秋》委託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向北京朝陽區法院提出民事訴訟,朝陽區法院於7月28日發出一份裁定書,決定對中國藝術研究院違反合同裁撤管理人員一案不予受理。

北京朝陽區法院瘋了?他們非常清醒,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做。凡是這樣做的,都是下決心要跟著江澤民走到黑的。

莫少平律師表示將會在十日內向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江系境外豢養的筆桿子想嫁禍給習近平,攪局說:「習胡兩家世交因炎黃事件翻臉了!」蠢到這種程度了,以為網民都是白癡。

當了25年炎黃春秋雜誌社社長的杜導正表示,現在情況相當嚴峻,對方行動又快速又果斷,相信絕不是習近平中央搞的

屎盆子端起來扣在自己頭上,劉雲山輸的慘不慘? !

江曾全力阻撓「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亞太區初賽,但未果




港首梁振英只是江澤民反人類集團的一個卒子。

由新唐人電視臺主辦的第七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將於今年10月在紐約登臺,亞太區預賽定於8月1日在香港舉行。

4月份,香港新唐人電視臺與鄉議局大劇院簽約,5月17日江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的親信張德江去了一趟香港,口頭傳令讓港首梁振英施壓,香港鄉議局單方面毀了約。

新唐人電視臺7月4日公布,亞太區初賽將於8月1日在位於旺角的麥花臣場館舉行。這個新地點的交通更為便利,大賽於7月6日正式售票,報名、咨詢電話不斷。

梁振英自己的能力無法應付,於是曾慶紅親自跳了出來,調動自己的人馬直接出面騷擾,從7月18日晚起,突然有來歷不明的人士,在麥花臣場館左側的泉章居餐廳外欄杆上懸掛污衊展板,企圖向場館施壓、欲再次阻撓大賽。

18日起到場館外干擾的團體,經調查後證實,其中兩個組織為「香港慈愛協會」和「香港民意交流協會」。二者在港既非註冊公司,也非登記社團,都是曾慶紅麾下的流氓團體。

7月20日下午,中共「愛字頭」的反中華民族的組織「新思維力量」派出約十人,身穿統一制服,在麥花臣場館附近手持污衊性展板。另外,場館對面位 於染布房街的馬路欄杆上,還有幾名身穿「香港慈愛協會」藍色制服的成員,掛出了多個污衊橫幅和展板。曾慶紅還派人從廣州、深圳等地到香港瘋狂騷擾,甚至把紅油漆潑到法輪功修煉者身上,潑到滿身都是。

自從上古時期以來,中國文化一直被認為是上天賜予人類的瑰寶,這其中包括一種流傳至今的高超的藝術形式:中國古典舞。她奠基於傳統美學之上,經過幾千年的鍛造形成了一種豐富而完備的舞蹈體系。

中國舞是指中國傳統的舞蹈。在五千年以前,就已經在中國出現了原始舞蹈。現在主要分為古典舞、民間舞兩大類。分為古典舞和民俗舞。古典舞又可分為 雅舞和雜舞,雅舞用於國家大祭,是禮儀用舞。雜舞則是用作娛樂。新唐人舉辦的「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指定的都是雅舞動作,非常值得了解。

至7月24日1,246張門票已全部售罄,準備觀賽的包括各國領事政要、文化藝術界名人、外國使節、藝術團體人士和市民大眾;逾50名來自香港、臺灣和中國大陸的參賽選手已準備就緒,除本地選手外均已訂購來港機票和酒店。

自7月18日以來,江系的「610」辦公室屬下的香港青關會組織與其它至少8個曾慶淮控制的反華特務組織穿著統一的服裝在旺角麥花臣場館門口和場外的街道上滋擾。這些騷擾者大面積張掛污衊新唐人和法輪功的展板及橫幅,用大喇叭播放擾民的污衊錄音,竭力干擾前往購票欣賞舞蹈大賽的市民,滋擾和恐嚇住在附近及購物的市民。這些所為全都是為了阻撓香港居民,目地是不讓香港居民看到真正的中華傳統文化。

在距離這場國際舞蹈比賽只有三個半工作日前夕,7月26日,香港新唐人電視臺突然收到香港遊樂場協會關於單方取消場地的通告信。信中說,香港旺角麥花臣場館表示基於對公眾安全等方面的考慮,決定單方面取消與新唐人簽訂的租用場地的合約。為什麼呢?因為門票已全部售罄,只有取消比賽會場才能達到不讓香港居民看到。

這個迫害毫無疑問是針對香港人的,但香港沒有動靜,那麼多「占中」的學生哪裏去了?七一遊行要自由民主的市民哪裏去了?

7月28日,香港新唐人電視香港分公的司宣布:原定於2016年8月1日在香港旺角麥花臣場館舉行美國新唐人電視臺主辦的第七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亞太區初賽,改在臺灣臺北市中正區仁愛路一段17號臺北市青少年發展處三樓臺北演藝廳如期舉辦。亞太區初賽8月1日圓滿結束。

一位臺灣同胞高興的說「沒想到這個機會讓臺灣撈著了!」

這是明白人在說明白話,張德江和曾慶紅表面上阻止的是古典舞大賽預賽,真正傷害的是香港人,失去機會的是香港。

上海的公開動作說明江徹底完了

前些日子,江系境外媒體一直拼命傳一個信息:上海市委書記韓正十九大將進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怎麼可能呢?還想搞什麼正邪之間的平衡啊?甭想。

8月2日,上海市宗教學會、上海市社科院宗教研究所與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問題研究院舉辦研討會,上海媒體公開報導中,引述研討會上的的言論,說法輪功是「x教」。

三天後,8月5日,習陣營有幾個動作作為回應:

一、搜索引擎百度一度解禁英文「活摘器官」、「法輪大法」的搜索結果。在百度輸入「organ harvesting」進行搜索時,全都是對活摘器官的真實報導。輸入「Falun Dafa」時,所有的英文結果也都是正面報導法輪功。

二、有消息透露,前中央軍委委員、總政治部主任李繼耐上將和總後勤部部長廖錫龍上將已在7月的一次退休高級幹部會議中被軍紀委人員帶走。

李繼耐與廖錫龍都是江澤民提拔的軍中心腹,曾是軍隊活摘器官的關鍵人物。二人均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通告追查。

8月5日,軍方消息還說,下一步將對有償服務中「複雜敏感項目」進行處理;暗示將處理江系在軍隊醫院活摘器官謀高利的罪行。

曾慶紅最愚蠢動作:廣東海關剪掉王治文護照,阻撓其出境




公安在王治文出關之際,取消了他的護照!中共對善良民眾基本人權的
迫害,早已超出了正常人的想像。(小時候的王曉丹和父親王治文)



王曉丹(右)18歲離開父親(中),18年後的2016年才與父親在中國重逢,
可是幸福是那麼短暫。左一為王曉丹丈夫傑夫。

王治文是原中國法輪大法研究會義務負責人之一、原中國鐵道部工程師,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在全國鎮壓法輪功的行動中第一批被抓,同年12月27日被非法判刑16年。 2014年10月王治文被釋放,但仍被軟禁在家。 2014年11月份,王治文曾經到北京西城區出入境管理處去辦理護照,但沒有被受理。不過,2016年1月申請護照卻順利地辦下來。

美國公民王曉丹與丈夫近期回到中國,與分離18年的父親王治文相聚,並在廣州幫助父親辦理了赴美移民團聚的簽證手續。期間,遭遇中共特務跟蹤圍堵。 8月6日上午,三人在廣東出關的一刻,廣東海關人員卻將王治文的護照剪碎,令其無法出境。海關人員稱,王治文的護照「網上給予註銷」,又說:「註銷沒有註明原因,是公安內部註銷。」

王治文目前下落不明。8月9日王曉丹與丈夫返回美國後,曾多次來到華盛頓DC,在美國國會、非政府人權機構和中共大使館前等多處呼籲,盼望接父親來美接受牙醫治療,父女團聚。

王治文是一個真正的好人

北京軍事博物館前面的大院裏有一片松樹林,1990年的時候,那裏有很多人練氣功。剛過40歲的鐵道部非金屬材料公司的工程師王治文就是在那裏遇到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

王曉丹回憶說:我父親原來是北京豐臺橋樑廠的廠長。後來升職到鐵道部非金屬處負責全中國所有鐵路系統非金屬的調配。我父親從很早就開始修煉了。1990年父親找到了法輪功,從此後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後在北京站做了義務聯繫人。

爸爸還經常教導我如何做人。他告訴我,對朋友,對別人要真心。我記得一次我的一個同學來到家裏,把爸爸留給我急用的一千元左右的錢拿走了,當時我很氣憤,可是爸爸卻對我說:她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別怪她了,她可能也很害怕。

他還經常對我說:「曉丹,你要對人不滿意,千萬不要說人家不好。要想想人家好的地方。對於人家的好處,你要真心實意地表達出來。」他經常教我做人的道理。有時我也會受到爸爸的批評。可是他從來不和我發脾氣,總是以理服人。如果我做的不對,他會很嚴肅的告訴我:「不可以這樣做。」爸爸經常出差, 凡是爸爸能夠帶我去的地方,他總是帶著我。所以,那時候我真的感到很快樂,整天無憂無慮。

後來媽媽給曉丹辦移民去美國念書。1999年12月27日,媽媽打電話給她,說:「你快打開電視,你爸爸在電視上。」當她打開電視後,在中央電視臺上看到爸爸。 「當時心就碎了。儘管知道爸爸還活著,但是沒有想到爸爸會出現在法庭上,我心目中最好的人怎麼會受審判?」

王治文時年19歲的獨女曉丹看著電視,一遍又一遍地撫摸著爸爸的臉,嘴裏呼喚著:「爸,爸,爸……。」電視整整播放了24個小時,她就摸了24個小時電視上爸爸的臉。之後和媽媽抱頭痛哭,媽媽說:「曉丹,我千辛萬苦把你弄到美國,就是為了讓你遠離中國,不再受苦。可是,還是讓你受苦了。」「想起爸爸,我痛苦萬分,我白天哭, 晚上哭,醒時哭,睡著了還哭。」

18年後曉丹再一次被迫與父親分離

18年後,王曉丹重返家鄉,卻沒能回到家中。為了避開警察跟蹤,與父親見面都在外面。

「父親出獄後兩年,還是24小時監控,平常幹什麼事情旁邊都有兩個人同時跟著,根本就不像一個自由的公民,完全就跟在監獄差不多。」王曉丹說。

在廣東準備出關期間,一天半夜,20~30名警察砸門要查證件,夫妻倆為了保護王治文,拒絕開門,並給美國領館打電話求援。之後三人每天都被特務跟蹤。

「走到路上也有人在(給我們)照相,照相的人都拿著一模一樣的手機,有的時候還有汽車跟著。累積幾天下來,大概有幾十個特務一直跟著。」王曉丹說。

「這一次我本來非常高興,非常樂觀,有了護照,一切移民手續也都辦妥了,以為一定能把爸爸接出來。」王曉丹在美國機場對記者說:「但是出關的時候,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他們就把爸爸的護照給剪掉了。」王曉丹感覺到「崩潰」。他們不得不在8月9日返回美國,快68歲的父親則可能被迫流離失所。

王曉丹的美裔丈夫傑夫說,儘管這麼多年來他常常聽到法輪功修煉者被迫害的消息,但是親身體驗,仍然讓他感到震驚。

目前,法輪大法佛學會也呼籲各國政府和人權機構伸出援手,幫助王治文早日擺脫迫害,來美與親人團聚。

8月10日,美國國務院發布最新2015年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繼續將中國列為嚴重侵犯宗教自由的「特別關注國」。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主席、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人權小組委員會主席、資深國會議員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 )10日表示,「王治文被不公正地監禁15年。美國政府簽發給他簽證,他應該被允許來美探訪他的女兒。」

8月11日,美國國務院公共事務主管Elizabeth Tredeau在國務院公開新聞例會上呼籲中共讓王治文不受阻撓來美。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認為,這是一個悲劇,不可接受。對中共為何在今年初同意簽發王治文護照,又在離境前最後一刻強行剪掉,他們也感到難以理解。看來,這些人並不了解在中共體制內有正邪兩股力量在殊死搏鬥。

委員會還敦促奧巴馬總統,在9月初將與中國領導人舉行的會晤中直接提出此案。委員會東亞專員Tina Mafford:「這是奧巴馬總統對中國領導人提出此事的好時機。我們希望他這麼做。有三件事情要做,第一,中國政府需要立即給王治文重發護照。」

全世界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在各自所定居國家的中國大使館門前集會抗議,這讓江澤民反人類集團鎮壓佛法修煉群體的惡行再一次曝光於世界。也讓曾慶紅一夕間成全球「網紅」。

這個事件並不是偶然發生的,也同時給了各國政府、政黨、個人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選擇黑暗還是光明。

我們相信習近平必出重拳,並讓王治文盡快赴美與女兒團聚。(文/梁新) △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