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發布一個令人膽寒的消息(多圖)
 
喬驚
 
2014-8-2
 



新華網8月1日首頁頭條下面的恐怖消息!

【人民報消息】8月1日,新華網轉載法新社消息,利比里亞財政部顧問帕特里克-索耶7月下旬乘飛機前往尼日利亞拉各斯。上飛機前他還沒有出現任何病毒感染症狀,但沒到目地地就開始嘔吐、腹瀉,7月25日在拉各斯一家醫院死亡。

報導說,這一事件表明,埃博拉病毒可能「搭飛機越境」,甚至「落腳」至其它大洲。

埃博拉病毒通常通過血液和其它體液等途徑傳播,迄今尚未有確認的通過空氣傳播的情形,感染潛伏期從2天到21天不等。患者的最初症狀是突然發燒、頭痛,隨後是嘔吐、腹瀉和腎功能障礙,最後是體內外大出血,死亡。

新華網報導說,埃博拉病毒是迄今發現的致死率最高的病毒之一,死亡率超過50%,尚無有效預防和治療辦法。唯一阻止病毒蔓延的方法就是把已經感染的病人完全隔離開來。

國際民用航空組織29日說,他們將與世界衛生組織磋商可行辦法,以防止在西非幾國肆虐的埃博拉疫情「搭飛機蔓延」。經營泛非洲航空運營業務的ASKY航空公司當天早些時候宣布,暫停所有該公司進出利比里亞首都和塞拉利昂首都的航班。尼日利亞阿里克航空公司28日宣布,將暫停所有飛赴利比里亞和塞拉利昂的直航。

看起來這個消息與咱中國很遙遠,但是新華網卻用了一個罕見的手法告訴咱,並不樂觀、並不遙遠。

什麼手法呢?在新華網首頁頭版頭條下面的5個高清圖片新聞中,埃博拉病毒占據了一個位置。在中國,這意味著什麼?!

環球網的標題是「美歐拉響『埃博拉警報』,致命病毒恐『走出非洲』」。

鳳凰衛視一邊跟江跑一邊告訴讀者瘟疫可怕




埃博拉病毒的結構。

鳳凰網7月31日的文章題目更讓人害怕:「埃博拉病毒為何可怕:患者全身孔洞出血,基本沒救」。

鳳凰網介紹的比新華網更詳細並恐怖:

人一旦感染埃博拉病毒,起病非常迅急,起初是發熱、極度虛弱、肌肉疼痛、頭痛和咽喉痛,隨後會出現嘔吐、腹瀉、皮疹、腎臟和肝臟功能受損,某些情況下則會有內出血和外出血。

而外出血就比較可怖了,按維基百科的說法,這種出血是全身孔洞出血,也就是說,除了我們常說的「七竅流血」之外,身體其它地方的孔洞,比如肛門、生殖器,甚至不小心扎出的小傷口,都會出血,因為到了這個時候,人體內的器官基本已經壞死糜爛,血液奔流,無孔不出。

人最終死亡也是要麼因為臟器衰竭,要麼因為低血容量性休克,換句話說就是「流血流乾」。

鳳凰網還介紹說:首當其沖的是它的高病死率,世界衛生組織的說法是90%,如果你理解不了這有多誇張,那就給你另一個數字作為參考,2003年肆虐中國的非典,它的病死率是7%-15%。而之所以有這麼高的病死率,除了上面提到的那些急性症狀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醫學界對它所知實在太少,連究竟怎麼來的都還沒完全搞清楚,更不要提怎麼治。

鳳凰網最後的結論是「沒治」。你說可怕不可怕?!

「沒治」是人沒治,並不是神

這個症狀與古羅馬帝國連續發生的四次可怕瘟疫,非常相似。

宗教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親身經歷了第四次瘟疫。他這樣記載瘟疫的可怕爆發:「在有些人身上,它是從頭部開始的,眼睛充血、面部腫脹,繼而是咽喉不適,再然後,這些人就永遠的從人群當中消失了。有些人的內臟流了出來。有些人身患腹股溝腺炎,膿水四溢,並且由此引發了高燒。這些人會在兩三天內死去。」

在新華網和鳳凰網都提到已有兩名赴非援助的美國人確診感染埃博拉病毒,這更加劇了人們的恐懼。




2014年7月23日,在幾內亞首都科納克里,「無國界醫生」組織的成員身著防護服站在隔離區附近。

鳳凰網報導說,從西非國家幾內亞開始蔓延的新一輪埃博拉病毒(Ebola virus,又譯伊波拉病毒)疫情目前已報告1323個確診或疑似病例,其中729人喪生。國際醫療組織對此使用的形容詞是「失控」。

埃博拉病毒可怕是可怕,「沒治」是人沒治,「失控」是人「失控」,並不是神。

伊瓦格瑞爾斯寫的一段親身經歷非常值得所有人反覆閱讀和思考:「每個人感染疾病的途徑各不相同,根本不可能一一加以描述……,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間,並且還不僅僅與被感染者,而且還與死者有所接觸,但他們完全不被感染。還有人因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親人而主動擁抱死亡,並且為了達到速死的目地而和病人緊緊靠在一起,但是,彷彿疾病不願意讓他們心想事成似的,儘管如此折騰,他們依然活著」。

為什麼死去的那些人想活,瘟疫不肯成全,而想隨死去家人一起去的、和病人緊緊靠在一起的,瘟疫也依然不肯成全?這證明瘟疫行惡是有規矩、有分寸的,也不敢亂來的。

那麼,瘟疫敢沖誰耍威風呢?瘟疫最喜歡黑色物質,凡是想壞事、幹壞事的人就是給自己身上增加黑色物質,給瘟疫發誘惑信號。

所以,在平常的日子裏,好人和壞人都一樣吃飯、喝水、睡覺……,但到了災難來臨之時,神掌控著一切。

做一個被神稱讚和認同的「好孩子」就是活命的鑰匙

1963年,一位困惑的小讀者瑪莉-班尼給美國《芝加哥論壇報》兒童版《你說我說》單元主持人西勒-庫斯特先生去信。

信中寫道,她總覺得很疑惑,為什麼她幫媽媽把烤好的甜餅送到餐桌上,得到的只是一句「好孩子」的誇獎,而那個什麼都不做,只會調皮搗蛋的弟弟戴維卻能得到一個甜餅。

她想問一問無所不知的西勒-庫斯特先生,上帝真的是公平的嗎?為什麼她在家和學校常看到一些像她這樣的好孩子被上帝遺忘了。

庫斯特先生主持這個節目十多年來,他收到不下上千封信,都在問「上帝為什麼不獎賞好人,為什麼不懲罰壞人」之類的來信。每當拆閱類似信件,他的心情就非常沉重,因為他不知究竟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正當他對瑪莉的來信不知該怎樣回答是好時,一位朋友邀請他參加在教堂舉行的婚禮。在新娘新郎互贈戒指時,兩人陰差陽錯的把戒指戴在了對方的右手上。牧師看到這一過程,幽默的提醒:「右手已經夠完美的了,我想你們最好還是用它來裝扮左手吧。」

牧師的幽默讓庫斯特先生頓時茅塞頓開,回家以後,他立即給瑪莉回了一封信,題目是《上帝讓你成為好孩子,就是對你的最高獎賞》。

宗教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所經歷的滅亡羅馬帝國的第四次大瘟疫提醒我們:這個最高獎賞在生死瞬間才能體現出來。

所以,無論瘟疫多麼可怕,災禍多麼無常,做一個被神稱讚的有道德的「好孩子」就是安全和活命的鑰匙。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其它辦法。△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