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高規格紀念習仲勛看當前政治格局(多圖)(上)
 
蕭良量
 
2013-10-16
 



臨終前習仲勛曾表達希望見達賴喇嘛。



習仲勛會見達賴喇嘛的親屬。

【人民報消息】據BBC2012年10月31日的視頻報導,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2012年8月接受路透社採訪時回憶他和習仲勛的友誼,達賴喇嘛說:習仲勛曾指著他自己腕上的手錶說,這是達賴喇嘛送給我的。臨終前習仲勛曾表達希望見達賴喇嘛。

習仲勛(1913.10.15-2002.5.24),從1913年10月15日出生在陜西富平縣,到2013年10月15日在北京去世,正好是100年誕辰紀念日。

有不少人認為高規格紀念習仲勛是因為他是習近平的父親,其實不然,是習近平沾了老父親好名聲的光。

胡耀邦為習仲勛恢復名譽和工作

習仲勛20歲左右就成為中共陜甘邊區的創建人,中央紅軍到達陜北時要把他這個當地領導人活埋,毛澤東見到他,說沒想到如此年輕,一句話「還是個娃娃嘛」就逃過死劫。

1956年9月,習仲勛當上中共八屆中央委員。1959年4月至1962年10月任國務院副總理兼秘書長。1962年9月,在中共八屆十中全會上,習仲勛因所謂「《劉志丹》小說問題」,被定為「習仲勛反黨集團」。劉志丹曾是陜甘邊區的第一把手,也是習仲勛的戰友。中央紅軍到達後很快就製造劉志丹在前線「被流彈打死」的陰謀,除掉了他。後來劉志丹的弟媳婦寫了小說《劉志丹》,其中披露了一些當時的史實,習仲勛因為表態認可這部小說,於是被說成是借著小說反黨。

沒過幾年又趕上「文化大革命」,習仲勛又繼續受到殘酷迫害,被審查、關押、監護前後長達16年之久,連全家也跟著受到連累。




文革期間,習仲勛挨鬥!

1978年初,習仲勛的夫人齊心找到剛剛擔任中央組織部部長的胡耀邦和葉劍英副主席。胡耀邦專門聽取了齊心的意見,他十分關切地詢問習仲勛在洛陽的生活和身體狀況,對習仲勛在1962年蒙冤以後遭受到的各種磨難深表同情。胡耀邦當即表示說,凡是冤假錯案都要實事求是地堅決平反昭雪,不論誰說的,誰定的。習仲勛同志的案子當然也不例外。

胡耀邦立即行動,指示中央組織部迅速查清習仲勛的冤案。1978年2月,習仲勛的人生歷程出現歷史性轉折。2月中旬,中共中央辦公廳電話通知河南省委,指定由一位省委書記負責,速將在河南洛陽的習仲勛接回省委、護送進京。當天晚上,習仲勛登上北上列車,翌日抵達北京。1978年3月,在第五屆全國政協會議上,習仲勛成為全國政協常委。

葉劍英與華國鋒、鄧小平等人商定後,中共中央正式決定派習仲勛到廣東。習仲勛聽到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胡耀邦說派自己到廣東「把守南大門」(胡耀邦原話),深感責任重大。隨後,習仲勛相繼擔任中共廣東省委第二書記、中共廣東省委第一書記、廣東省省長、廣州軍區第一政治委員,主持廣東黨政軍工作。

1979年4月,廣東省長習仲勛向鄧小平提出給廣東放權,其中包括在廣東設立經濟特區。鄧小平用筆在地圖南海邊畫了一個圈,說在那個地方建「特區」。鮮為人知的是,「深圳市」這個名是習仲勛定的。

前兩年看到廣東媒體一個報導,說當時那裏非常荒涼,條件差的難以想像,沒有人煙,當然沒有房子,更不要說辦公使用的桌子,要什麼都得自己去建,習仲勛就露天站著辦公、吃飯。被關過16年,他知道現在時間的寶貴,所以拼了老命去幹,從來沒有休息過。報導說在習仲勛這樣的帶領下,每個人都不敢懈怠,不到兩年時間,1980年8月,深圳經濟特區平地而起,正式設立了,很多高官子弟都往那裏奔。9月習仲勛被補選「五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10月習仲勛回到北京。

1987年,由於總書記胡耀邦平反冤假錯案深受百姓的愛戴,於是由恩將仇報的薄一波主持會議,逼迫胡耀邦辭去總書記一職。習仲勛為胡耀邦感到不平,同時又一次感到在中共的體制下,好人自危。1989年六四前習仲勛強烈反對出兵鎮壓學生,並同情反對出兵鎮壓而下臺的時任總書記趙紫陽。

海外媒體曾報導,習仲勛主政廣東後了解並嚮往西方,要求子女們有機會都「遠走高飛」,「在國外也可以報效祖國」,留在國內「說不定某天就會受政治迫害,更不用說報效祖國了」。但他要求子女「留一個搞政治」,且希望留下的那一個是「最淳樸最沒有心機」的習近平。習仲勛還認為,中國目前的制度,「有心機未必成功,相反可能滅亡的更快。」

看到兩任總書記胡耀邦和趙紫陽的遭遇,1990年「十一」剛過,退居二線的習仲勛就離開了北京,開始了在深圳的晚年生活,直到去世前夕。習仲勛說:「現在我退居二線了,就要在深圳住下去,在深圳恢復我的健康。深圳是我的家,我要看著深圳發展。」

一張難得的合影──江澤民面露尷尬




1999年9月30日,江澤民與習仲勛在「國慶50周年」招待會上碰面,江表情尷尬。

在深圳居住期間,習仲勛的生活非常有規律,很少出門參加活動。有時候中央來人或省委市委來人看他,每次習仲勛都會說,「大家共同努力,把深圳建設好。」

網上有一張非常難得的圖片,是1999年9月30日,江澤民與習仲勛在「國慶50周年」招待會上碰面,江表情尷尬

江澤民尷尬什麼?習仲勛從1990年10月一直住在深圳,雖然足不出戶卻耳聽八方。江澤民任電子工業部部長時的姘頭、騷貨黃麗滿在六四之後,被江澤民調去深圳,搶那塊大肥肉的種種醜聞不時傳到習仲勛的耳朵裏。

據透露,中央檢查重點省市,發現貪腐及「小金庫」情況非常嚴重。深圳市委書記黃麗滿掌控的小金庫無論怎麼花銷,也總能保持五百個億。

國家審計署的調查顯示,黃麗滿每月福利三十萬元。調查指出:深圳特區市委、市政府的副省級級別的主要領導人黃麗滿等,每人每月的福利、津貼、待遇達二十五萬至三十萬元;僅每月私人宴請開支,每月租用五洲賓館高級套房,就達十五萬至二十萬,月贈送禮品五萬元。

黃麗滿到深圳的四年,在深圳灣、廣州、北京和上海各有一幢豪宅,市值共達一千四百萬至一千五百多萬。黃在北京、廣州、深圳購置的三幢住宅,都有國家津貼,實際上等於饋贈。位於廣州白雲山風景區的一幢別墅,市值四百萬元,但黃僅付了二萬五千元人民幣的裝修費。在該風景區的四十多幢別墅,都是廣東省委近屆常委的私產。黃麗滿在深圳灣的一幢歐式別墅,面積二百八十平方米,附有一百多平方米的花園,市值近五百萬,黃僅付了五萬元。無論是居住面積,還是國家對幹部的住房津貼,黃都屬於違規、超標。

黃麗滿還被舉報以市委的名義,長期包用麒麟山莊、五洲賓館十六套高級套房(供省部級高幹休假時享用),年開支高達二千萬元。

黃麗滿當政時,深圳平均每天發生的「兩搶」刑事案件達到600宗,成了罪犯的樂園。

近日,習仲勛的小兒子習遠平在撰寫的回憶文章中這樣寫道:「父親晚年,守望深圳,守望廣東,守望這塊他付出心血汗水的南粵大地,默默注視、關心著它的變化。他不說什麼,也不做什麼,只是每年國慶、元旦、春節等重大節日,在《深圳特區報》上發表一篇『祝辭』,表達他對這塊熱土的期待和對這裏人民的摯愛。」

當時的深圳市接待辦接待科科長孟發國清楚記得習老住在深圳的具體時間:從1990年10月9日到深圳休息,至2002年4月17日因病重離開深圳返回北京,習仲勛在深圳一共住了11年5個月20天。一個多月後,2002年5月24日,習仲勛在北京去世,享年89歲。

據深圳晚報2013年10月15日報導,習老在深圳的晚年生活非常節儉,他常對深圳市接待辦原副主任張國英說,「飯菜吃幾個就做幾個,不要做多了浪費,浪費就是犯罪,……」。

對於習仲勛在深圳的一切,江澤民了如指掌;對於江姘頭黃麗滿的所作所為,習仲勛也了如指掌,正因為此,1999年9月30日在天安門城樓上碰面時,習仲勛拿眼正視著江澤民,江卻把目光移開。

在習仲勛晚年生活中,陪伴他最多的除了夫人和子女,就是張國英。他常對張國英說,不要怕批評,先看看自己有沒有錯,人生的一切順其自然,不要強求,這樣才想得開,工作才會愉快。他還開玩笑說,「你把我這句話寫下來,當做你的座右銘吧。」而實際上,「順其自然」是晚年習仲勛自己的座右銘,他當時隨身攜帶的一把折扇上就題著這4個字。

習仲勛去世後,他的夫人齊心依然住在深圳。面對經常約訪的記者,她托張國英向記者表示:「記者也很忙很辛苦,我就不見了,仲勛同志在深圳的一切活動,都由深圳人民自己評說。」習仲勛自己曾對孩子們說:「我沒給你們留下什麼財富,但給你們留了個好名聲!」△(未完待續)

相關文章:
從高規格紀念習仲勛看當前政治格局(多圖)(下)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