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動車憤怒燃燒的時候…胡溫第一次直面江家幫(多圖)
 
蕭良量
 
2011-7-29
 

活死人江澤民目前的病情報告:只差拔管子!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曾對江綿恒說,要悶聲大發財。前提是「大發財」,怎麼樣能大發財又不讓人知道呢?那就是「悶聲」。鐵道部就是個悶聲大發財的最好領地,所以直到2011年還是江系人馬掌控的。

江一「活死人」震動鐵道部

江活著,就要全力保住這塊大肥肉,但2010年10月,江的身體健康很糟糕,當胡溫知道江每況愈下,而沒有半點恢復的跡象時,2010年10月小試牛刀,先把貪腐嚴重的中鐵集裝箱運輸公司董事長羅金寶免職,並展開調查。 這一調查,牽出了麻繩上的一串螞蚱。

2011年2月,《前哨》雜誌刊登了一篇文章,題目是《江澤民終生後悔的兩大事件》,說的是1999年5月9日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和1999年7月20日一意孤行鎮壓法輪功。

這篇文章並不是要悔過自新或總結教訓,而是通篇都在辯解。意思是什麼呢?江希望自己死後對他的「中國第一貪」的兒子手下留情。原來,江快要死了,想給兒孫們留後路。

接下去發生了什麼事?別的領域不說,今天單說江系把持的鐵路系統。

2011年2月,貪污金額高達20億人民幣的鐵道部黨組書記、部長劉志軍被免職接受調查。

2011年2月,鐵道部運輸局局長、副總工程師張曙光被免職接受調查。

張曙光是鐵道部部長劉志軍的馬前卒,是劉志軍實施賄賂、分配高鐵工程的執行者。張曙光髮妻在美國洛杉磯有三處豪宅,在美國和瑞士有存款28億美元。

劉志軍的貪腐問題是老問題了,糾纏了好多年就是解決不了,在劉志軍出事當晚,張曙光仍有出席鐵道部召開的全系統視訊會議──牛!但牛了沒幾天就被免職接受調查了。

先別說張曙光,就說說這個劉志軍,如果他能貪污金額高達20億人民幣,那麼周永康會拿到多少?江澤民能拿到多少?

財路斷了,周永康氣急敗壞的去向癌症晚期、行將就木的江澤民告狀。聽到侄女婿周永康添枝加葉的匯報後,江氣上加急。但是此時的江連摔杯子發泄怒氣的力氣都沒有。江說:「我還沒咽氣,他們就動手了!」

江澤民本來就氣量極小,妒忌心極強,聽完匯報後,一股股的恨意不斷衝擊而來,使江的病情加重加速。2011年4月,癌細胞隨著恨意布滿江的全身重要臟器,專家們都認為挺不過去5月,醫療小組並把江的病情匯報給中央。

當江進行大手術時,鐵道部上上下下的江地盤也在進行大手術。

2011年6月,南昌鐵路局局長邵力平被雙規。

2011年6月,呼和浩特鐵路局局長邵力平被雙規。

2011年6月,呼和浩特鐵路局局長馬俊飛被雙規。

2011年6月,哈大鐵路客運專線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杜厚智被免職接受調查。

2011年6月,鐵道運輸局副局長蘇順虎雙規。

2月免職的鐵道部運輸局局長張曙光招供,6月鐵道運輸局副局長蘇順虎直接雙規。

7月6日,知道內情的亞視宣布江死亡,7月7日江的鐵桿兒、政治局常委李長春命令新華網宣布江不但沒有死,還牛B的活著。隨後亞視吱拗了半天才道歉。但隨後傳出,醫學專家診斷的腦死亡就是死亡,但江系就是不同意給江拔喉。因為沒拔喉,心電圖還沒成一條直線。就是個活(死)人!

政治局常委會裡的江系人馬賈慶林、李長春和周永康天真的認為,江沒被燒了,就算活著。但是,你們擋不住7月23日下午賴昌星在北京下飛機,擋不住7月23日晚上8點27分溫州雙嶼「和諧號」動車組發生重大惡性追尾事故。

江在2002年曾對賈慶林說:「你不幹了,我就完了!」現在遠華走私大案的主角賴昌星回來了,不但賈慶林完了,活死人江澤民也完了,還有23日上午新晉升為上將的、江的昔日大管家賈廷安也得說說清楚。

誰會想到7月23日竟是江與江系的剋星,這僅僅是開始。

周永康跳出來發的哪家子指示?

動車事故發生的第二天,7月24日,「胡錦濤總書記、溫家寶總理、周永康同志、張德江副總理等中央領導分別作出重要指示。」

奇怪,四人中只有周永康沒有冠上頭銜,而只用「同志」。難道他沒有頭銜嗎?有哇,「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員會書記,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主任」,那麼給動車事故作「重要指示」時,為何卻沒了頭銜呢?因為不搭嘎喔。不搭嘎為什麼要跳出來發指示?這……你得問鐵道部原部長劉志軍啦。

周永康是石油系統出身,北京石油學院勘探系地球物理勘探專業畢業,1967年到大慶油田六七三廠地質隊當實習員、技術員,1985年當石油工業部副部長,1996年到1998年在中國石油天然氣總公司任總經理、黨組書記,直到1998年調到國土資源部當部長前,21年沒有離開過石油系統。

雖然周永康從1970年開始擔任遼河石油會戰指揮部地質團區域室黨支部書記、大隊長起一路往上升,但真正使他進入「黨和國家領導人」圈子的是江澤民。1999年至2002年周永康任四川省委書記,人所共知他經常借工作之便強姦賓館女工作人員。他的妻子風聞後忍無可忍,與周永康分居。

後來,省委秘書很奇怪,不知周書記為何往北京跑的次數超過了去賓館,難道北京還有更大的誘惑?

原來,周永康去北京向江澤民大獻殷勤、猛表忠心時,無意中聽到王冶坪的侄女枕邊有個空位。周永康哪裏肯放過這個機會,於是跑的就更勤了,江也正好想在公安部安插上自己家的人,然後讓周永康接替政法委書記羅幹的職位。於是一拍即合。

回四川,周永康先讓親信開車撞死自己分居的老婆,然後在2002年離開成都,到北京低調上任公安部部長。這麼大的事新華網居然沒有報導,只在公安部自己出的小報上透露說,原部長賈春旺調任最高檢察院檢察長,四川省委書記周永康任公安部新部長。後來被揭發出來,新華網才補登。

石油系統出身的周永康,現任職務又是政法委書記,怎麼在動車出事後跳出來發指示呢?於情於理都講不過去。

過去的內燃機車使用的是柴油,與周永康還勉強能搭上點兒關係,可內燃機車現在已經不用了。現在使用的動車,全部為電力動車。動車的動力全部由外部的電源提供。也就是鐵路線路上方的電網,提供25000V的電,動車通過受電弓,將電網的電引入車內,再通過變壓器將電壓轉為可用電壓範圍內的電,給車下的電動機供電。與石油完全不貼邊兒。

周永康跳出來幹什麼?原來鐵道部是江的地盤,2月和6月從鐵道部部長到各地分支的頭頭兒們拿下去了七人,江系損失慘重。江的娘家人周永康不能不親自出馬命令銷屍滅跡。

從頭到尾都是人禍造成的


把掛在橋上的車廂勾起來扔到30米深的橋下,進行第二次謀殺!



7月23日晚8點27分,北京南至福州的D301次列車與杭州至福州南D3115次列車發生追尾事故。說是追尾都不符合實際,D3115次列車被調度命令原地停車,讓D301次列車加速超過,結果後面的車沿著前面行駛的車的軌道加速前進,撞上了前面的車。D301次列車第1至4節車廂脫軌,從30米的高架橋上墜落,年輕的司機當場死亡。遵命等待超車的D3115次列車第15、16節車廂被衝撞脫軌。後來司機癱在地上,說,「這輩子永遠不再開車!」

剛才還在說笑的乘客,有的摔得血肉模糊,有的已經殘肢斷臂,這一切都發生在瞬間。

高速行駛的兩車相撞後,8點50分援救人員來了,但排成兩隊,靜靜等待領導講話。傷者說40分鐘之內沒有任何人援助,而且也不許聞聲趕來的民眾援救。

地震的救人黃金時間是72個小時,但在動車事故發生後僅僅6個小時(24日凌晨2點左右)就停止搜救,說儀器檢測車廂內沒有生命跡象,也就是沒有活人。但在這道冷血的命令下達14小時後,又發現了在殘骸中等待近20個小時的年僅兩歲零八個月的小女孩項煒伊,她被搶救過來說以為媽媽不要她了!她的父母均遇難,但身上傷勢很輕。而另一個停止呼吸的三歲男孩身上沒有傷,20個小時的等待使他窒息而死。還有多少人是斷肢斷臂血流盡而死的。

溫州市特警支隊長邵曳戎表示,他在24日下午接獲指令,要求將撞毀車廂吊起來,並放到橋下來清理,但遭他拒絕,認為仍有機會找到生還者,並堅持要在鐵軌上原地清理。邵曳戎說:「我這麼堅持,也有壓力的。」結果真尋找到一個兩歲半的女孩。

鐵道施工隊趕到後,他們不是救人第一,而是銷毀證據第一!他們趕緊把摔得血肉模糊的屍體和摔斷的殘肢斷臂都放在第一個車廂裏,這一節車廂連著車頭,前半部已經被摔爛了。鐵道施工隊破壞車體,肢解車體,掩埋車體,掩埋人和物……

他們把高高架在高架橋與地面之間的車廂,用挖掘機鉤下來,重重地摔在地上,進行第二次謀殺!

當局宣布領取賠償金要憑火化證明,可是鐵道施工隊用7、8個挖土機挖了一個很深的大坑,把死去的乘客和行李統統就地埋了,讓家屬連屍體也看不到,領不到家屬遺體,怎麼火化,又如何領取賠償金?


動車事故罹難者家屬痛不欲生!
7.23事故遇難家屬爆料:鐵道部對外宣稱賠償50萬,但實際只給17.5萬:協議賠50萬,實付17.5萬,鐵道部負責人解釋,扣除20萬喪葬火化費,3萬運屍費,5萬醫院停屍冷藏費,2萬家屬接待開銷費,2萬救援現場飲料費,5千元裹屍塑料袋成本費。這還是能看到遺體的家屬。

「誰讓你鐵道部消耗裹屍塑料袋成本費、喪葬火化費、運屍費、停屍冷藏費、家屬接待開銷費、救援現場飲料費的???我們的家人出門時都是大活人,就是上了你們的死亡動車才沒的,你們還向我們要錢!!!」

在7.23溫州動車慘劇中,遇難者50萬元賠償金中其實是包含了火車票價2%的「人身意外傷害強制保險費」。鐵道部從1951年開始至今實施按火車票價2%提取「人身意外傷害強制保險費」的規定,費用歸鐵道部自己使用。僅1999年至2010年11年間,從乘客身上收取的費用就高達超160億元,並且去向不明。

中共鐵道部宣布,雷電導致前車停火,後車才會撞上。電訊部門出來闢謠說,沒有雷電,也沒有停電。遵命停車的D3115次列車司機證實了這一點,他說,「我這一生都不會再開車了,我沒有責任的。當時我說(那輛車)能過去的,(我們車)應該走的,但他非要讓我停!」

從頭到尾都是人禍、都是謊言。

李長春命令中宣部盡一切力量禁止動車真相報導


江親信李長春主管傳媒,下令屏蔽一切真相!
江的鐵桿兒親信李長春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在政府沒有任何職稱,但主管黨政宣傳口,淩駕於一切宣傳部門,中宣部就是一個。

7月24日開始,傳中宣部連續下發禁令著手為報導溫州動車追尾事故降溫。

中宣部通知各媒體稱,「溫州動車追尾事故,各媒體要及時報導鐵道部發布的消息,各地媒體不派記者去採訪,特別是要管好子報、子刊和網站,不要鏈接高鐵發展相關信息,不做反思性報導。」

另一禁令則要求,「1、死傷數字以權威部門發布為準;2、報導頻度不要太密;3、要多報導感人事跡,如義務獻血和出租車司機不收錢等等;4、對事故原因不要挖掘,以權威部門的發布為準;5、不要做反思和評論。」

中宣部向多家媒體發出了以「新華社報導為準」的死命令,除了直接指令記者的報導方向外,中宣部還採取「引蛇出洞」的方法,通過向媒體施壓,點名要求召回記者的辦法,為此事報導降溫。

7月24日,中宣部召開動車新聞發布會,有多家派出記者,會議組織者通過這場發布會的簽到名單,收集出席記者名單與從業媒體,並上報中宣部相關部門。隨後,中宣部官員就打電話給報社的主管單位,要求召回記者。詭異的是,這些電話「不是直接打給報社,還不准問是哪個部門、哪個人打的電話。關鍵是無條件服從。」

到了全國的空氣點根火柴就可以燃燒的時候

溫州火車脫軌後,鐵道部門作為相關部門第一時間就是要查明原因,但草草救援、草菅人命以及就地掩埋火車頭殘骸的決定都來自北京,來自北京的指令是 「把影響降到最低」。消息傳出後,面對血淋淋的慘劇,全國人民憤怒到了極點。一些人把矛頭指向胡錦濤和溫家寶。

全國的空氣點根火柴就可以燃燒。

7月28日,正在生病的溫家寶出現在車禍現場記者會上,他稱自己抱病前來,並借記者的提問,特意公開澄清自己和胡錦濤二人與「埋車命令」沒有任何關係,且給出證人──鐵道部負責人。

溫家寶表示,在事故發生以後,「胡錦濤當即指示要把搶救人放在第一位,我得到這個消息立即給鐵道部負責人打電話,他可以證實我只說了兩個字,就是救人!」「鐵道部門有關方面是否做到這一點,要給群眾一個實事求是的回答!」

這是溫家寶當總理以來,第一次親赴出事現場,不再用讓別人漫天解讀的「仰望星空」之類的詩情畫意的語言來講話,他直接了當的澄清他和胡錦濤都沒有如此冷血,他們下了「救人」的命令,但鐵道部不執行!

鐵道部執行的是江的侄女婿周永康的魔鬼命令。劉雲山執行的是李長春的命令。

胡溫感到問題的嚴重性,第一次在媒體面前直面江家幫,直接戳破他們把責任栽到自己頭上的陰謀。

胡溫早就應該這麼做。△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